汪剑钊 ⊙ 汪剑钊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之雷列耶夫

◎汪剑钊



雷列耶夫(1795-1826)诗四首
 
致N·N
 
当心灵与致命的疾病
已搏斗得筋疲力尽,
我的朋友,你希望
来拜访我偏僻的一隅。
 
可爱的眼神,迷人的眼神,
你希望赋予受苦者活力,
你希望把有益健康的安宁
注入焦躁不安的灵魂。
 
亲爱的朋友,你的关心,
你令人愉快的同情,
再一次把幸福送还我,
治愈了我的病痛。
 
我并不祈求你的爱情,
我不能将它据为己有;
我没有力量予以回报,
你我的灵魂并不相投。
 
你的灵魂总是充满
一些美好的感觉,
它不能理解狂躁的感觉,
无法懂得严峻的思绪。
 
你会宽恕自己的敌人——
我并不熟悉这温柔的感情,
不认识那折磨我的人,
我为不可避免的复仇哭泣。
 
我的软弱只是暂时的,
我控制着灵魂的运动;
我不是基督徒,不是奴隶,
我无法原谅欺辱的恶行。
 
我不需要你的爱情,
另有要事等着我完成:
让我感到兴奋的,唯有战争,
唯有搏斗的焦虑不安。
 
我的理智不会有爱情降临:
呜呼!我的祖国正在受难,——
灵魂正激荡着沉重的思想,
而今唯有自由才是它的期盼。
1824或1825
 
致亚·亚·别斯土热夫
 
像一名忧郁、孤独的漂泊者,
在空旷的阿拉伯草原上,
怀着深愁,从天边走到地角,
我像个孤儿似的到处流浪。
在我的灵魂深处显然
已渗透了对人们冷漠的憎恨,
我丧失了理智,竟然狂妄地
怀疑慷慨无私的友情。
你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蒙住双眼的绷带顷刻掉落;
我彻底放弃以前的意念,
一颗希望的星星重新
在高高的天空闪现。
请你接受我这劳动果实,
朋友,我知道,你不会嫌弃,
你拥有友谊全部的真挚。
作为阿波罗苛刻的儿子,
你在其中看不到什么艺术,
但是可以找到生动的感情,
我不是诗人,而是一个公民。
1825
 
公民
 
在凶险不祥的时刻,
我是否会玷污公民这个称呼,
是否会效仿你们,堕落的斯拉夫人
那个娇生惯养的部族?
不,我不会在你淫荡的怀抱中沉沦,
在可耻的闲散中将年轻的时光消磨,
腐蚀热血沸腾的灵魂,
让它承受专制重轭的压迫。
任随年轻人不知自己的命运,
也不去寻思时代赋予的使命,
不曾准备好为未来而斗争,
不去争取被压制的人的自由。
且让他们怀着冷漠的灵魂对祖国的灾难
投去冷漠的眼神,
不去关注自己未来的耻辱,
毫不在乎子孙后代正义的责问。
他们将后悔不迭,一旦人民挺身而起,
发现他们沉湎在安逸慵闲的怀抱里,
通过激烈的暴动寻找自由的权利,但他们中间
既找不到雷戈,也找不到勃鲁图斯[1]
1825
 
监狱在我是一种荣誉
 
监狱在我是一种荣誉,而不是惩处,
我为正义的事业而身陷囹圄,
这些锁链让我感到羞耻,
我身戴镣铐是为了我的祖国。
1826


[1]雷戈(1784-1823),西班牙将军和自由主义政治家。因主张废除国王权力,被处绞刑。勃鲁图斯(公元前85-公元前42),古罗马政治家,曾主张共和,反对独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