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不美梦   不回到

◎铁哥



不美梦
 
 
今夜的小柿子挤在树叶的乌云中
圆帽里青涩的脸,像不像以前
停电后的晚自习课堂,点亮蜡烛
哪有什么惊悚在想不到的地方
 
笨黄瓜的嫩粉刺谁忍心去挤,他
注定要荡悠息县的竹子,摘掉后
还躺在泥地上,被絮絮叨叨的雨
有时是带翅膀的小妻子用细针挑
 
这一场有头尾的战斗剧,在园子里
在各自的床上,帘子一般开合的梦
栀子花在她自己的时光里梳洗,哎呀
铁锹头插进土里,沉醉中忘了危险
 
 
2016.6.3
 
 
不回到
 
 
不如在商贸城正午的牌戏里深埋
 
水泥罐车窗外嗡嗡,我是一朵什么花
被讽刺,被浇灌,被说成肉泥
电话没说出人话,野坡阳光盎然
 
老英,我们之前所设想的风景
因为等待而面临黑暗,因为拖延而形同乞丐
早晨,训斥伸手的假老者
晚上,又要服侍偏瘫的父亲,他是
一朵不想腐烂的花
 
这多么难,天空中的铁已经撒下
我的轮胎不饱满,他像别人那样
喘息,我的听见不完全,她琐碎
像钢丝扣
 
那是一把什么样的刀,任你细端详
左右都不是嵌在骨髓的宝石,任你
砍掉假手,它触摸到了,不说朝代
不看壁上的贾医生。正午的废铁
 
不如几句狗皮,那腔调有你不能忍受的妖娆
 
2016.6.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