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平海镇看海

◎余文浩



欢喜
 
校园里
最多的是芒果树、榕树
和大王椰
每天在榕树下走过
每天都看到它们
“旁边的芒果树结果没有”
“榕树比前几天又绿了多少”
更高远的蓝天还是那样的蓝
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走过身边
他(她)们步履轻快
带来了一阵微风和香
落后面的我,看看蓝天
看看榕树和青青的芒果
有时候,我只关心这样一棵树
静静的事物
起了明朗的变化
 
2016.5.26
 
 
 
 
 
 
打个电话给我的姆妈

 
打个电话给姆妈
只能问一下她
“家里天气如何
不要天天出去做事
下雨天房子结不结实
每天吃些啥”
一辈子只熟知庄稼、粮食和每个孩子秉性的姆妈
前几年装上了电话
一个星期,我打一通电话
和姆妈说一会儿话
过年回家
看到姆妈脸上的皱纹又多了
满头白发,忙不停,闲不下的妈妈
我不能和她说她不懂的母亲节
今天打个电话给我的姆妈
 
 
2016.5.
 
 
 
 
 
记录

 
大雨落在深圳的时候
我正读到一本书的259页
“果林里累累结实,在相竞成熟,等待收获季来到,这样等待着的,
听蜜蜂来回歌咏,蚊蚋在隐蔽的方位盘旋,蜗牛三五出动,以扭曲
的纵队梭巡过肥沃的菜园,过莴苣,菠菜,番茄,芋叶,芫荽,苋
菜,豌豆,萝卜,韭菜,芦笋,番薯叶,蘼芜,荷兰豆,瓠爪,丝
瓜,黄瓜,过葱,过姜,过蒜,过辣椒,露水凝聚在葫芦架上,沉
重地,压抑着硕大的绿叶,而终于因为一阵小风无缘由地吹过,滚
落松软的土地,发出微小的声响,这么微小的声响也惊醒了一只芽
虫,抬头左右看看,复匆匆向前爬行,没入茄花干燥的香气里。”
当我抄写完这些
窗外的雨停了
绿树的绿深了
杨牧的《奇来前书》
他笔下台南奇来山的风景
和我家乡一样
尤其在初夏
“过莴苣,菠菜,番茄,芋叶,芫荽,苋菜,豌豆,萝卜,韭菜,芦
笋,番薯叶,蘼芜,荷兰豆,瓠爪,丝瓜,黄瓜,过葱,过姜,过蒜,
过辣椒,露水凝聚在葫芦架上”
从早上下起的大雨
终于停了
我也要出门去
过川流不息的车道
过熙熙攘攘的地铁
 
 2016.5.21上午

 
 
正午的阳光下,事件有感,遂记

 
正午的阳光下
突然想到
现在谈论面前的春暖花开
显得昂贵和在大地上
的跑调
我只能
想象大海在咆哮
并作为一个事件
去看大海
的咆哮
然后告诉每一个人
真实的大海和
花开季节性的
欺骗以及
奔涌而来残忍的
五月
对大地的鞭挞,像暴雨
打在
一个真正的人身上
 
 
2016.5.11
 
 
 
母亲

 
风吹到屋内
吹到老母亲的眼角
看着挤在角落
双手剥开的
白晃晃棉花
卖不出一个价钱
母亲觉得好亏欠
“自己
哪里没有做好呢”
经过一个晚上
的辗转
早上5点
母亲出门又去
另一块地里摘棉花
 
 
2010
 
 
观海

 
在海边的
一张凳子上
我坐下来
面对浩瀚的海
用一种我理解不了的语言
把一切演变成流水
流去了
流回来
又流去
流水是新
似旧?
不过,这是不同于以前
我的少年和青年
在洲上,在武昌
在黄石
看到的那江
………
遥远的一切,那么有力地
推动着,日复一日的消逝
 
2016.1.12
 
 
 
从前和现在

 
以前回乡
走在小路
迎面总走来几个
看着我长大的
乡亲
“回来啦?”
“回来了。”
这样平淡的一问一答
平淡地
走过了岁头年尾
像那土地
一擦肩
是过去的事情
如果我
现在回乡
小路还是
那小路
(回家的一条路)
原来的人,几乎碰不到
有的,像我一样
远走,有的得病
没钱救,死了
房子,拆了
河塘,干了
很多很多,没有的地方
野草丛生
在屋基上
在池塘边
在我们曾经踩过的土地
红的开红花
绿的长绿叶
风顺着风吹
草顺着草长
几年不见的草木
终究变成了野外
 
 
2016.1.21
 
 
 
 
 
入梦之时

 
时光就是
坐G1015高铁
经过了
咸宁南
岳阳东
长沙南
衡阳
郴州西
韶关
广州南
虎门
深圳北
5个小时一千公里
叶路乡这样
在梦里,像潮汐
 
我腊月28回湖北省
正月初七返深圳市
后来紧张的上班
除非夜深人静
除非触景生情
那依稀的,要入梦去
才可以捕风捉影
 
2016.2.17
 
 
 
 
 
去外婆家

 
走过麦地、竹林,泥泞的路上
我们专挑有黄沙或碎石的那一边
上坡、下坡,几个来回,饮烟升起的地方
快到外婆家了
我还要从一排芭蕉树边走过
看到了外婆种在高坡上的甘蔗
(到外婆家后,砍来几根)
外婆家前后面的水呀宽阔,茅草下边
鸭、鹅、鱼和蛙忙碌或悠闲
没有理会我们的来到,除非我
去追赶和捕捉,这样的午后如此充实
看到稻田,外公从稻田里赤脚归来
小姨小舅在公路一侧的塘里
不惧寒风,我们抓鱼摸虾
尽管最后捞起的还有水
一滴滴滴下
但却不能冲洗出
现在,完整的底片
水泥取代芭蕉
乡村小楼竖立那塘的地方
天地狭小了,忆起旧事来
在舅舅的一间房子里
我走近外婆外公的遗像面前
静静的站着
外婆逝于1987年10月
外公逝于2014年4月
20多年如一片叶子
孤独地在门前吹落下来
 
2016、2、20
 
 
 
山中

 
坐车到香山,从门口进去
经过一丛丛桃树、梅树
山中开了带着一点粉色的
簇簇白花,他们是热闹
和中心的人群
但眼前的松树非常寂静
寂静中
不知不觉到了碧云寺
仿佛大浪尽头
破碎、喧哗的声音
变为云层里
透出的柔光
不时照在寺顶和
零星的几个人身上
有些无声的
落在地面的枯叶
随人脚底移动
 
2016.3.26
 
 
 
 
圆明园的下午

 
现在记得
2010年夏天的
一个下午
和儿子在圆明园里
走了半天
停在圆明园
遗址的位置上
那些坍塌的石块
用铁栏杆
已经围了起来
在栏杆外,对着石头
我们拍了几张照片
大概相当到此一游
 这个地方
据说从前相当繁华
现在这样接近
暮晚的幽深和荒凉
催促我们匆匆离开
 
2016.3.8
 
 
 
 
美德

 
鸟鸣是欣喜的
和风是欣喜的
阳光是欣喜的
安静的树准备了
一整天
 
2016.2.28
 
 
 
 
午后

 
一觉醒来
看到窗外的绿
一簇簇地
爬满了半空
在阴天下,那么明亮
翻来滚去
往我心里生长了好多
怎么消磨都可以的
东西
任风轻柔地拂过
 
 
2016.4.9
 
 
 
 
我不能说我熟知了黑夜

 
午夜两点
曾和我的同伴走过城市
十几公里
宽阔的大街
一个梦,最后刺破
 
凌晨,在大江的桥上
我们,黑夜中灰白的面庞
看到蒙蒙江城的
第一缕光亮
和桥下流向远方
的江,不停
 
还是一个午夜
和母亲一起
挑着上百斤的猪肉
穿过乡间痛苦的小路
往家里赶,因为祖母的去世
没有泪水,一夜向前走
 
总想起这些
就像永远不消逝的默片
我不能说我熟知了黑夜
 
2016.4.17
 
 
 
在平海镇看海

 
我们急匆匆走过山岭
在观景台上去瞭望大海
只看见大雾,不散的大雾
凝结在海上,空气
像不真实的
毛玻璃,铺开来
竖上去,填满
除了沿着脚下的路
返回,还有一辆
未发动的巴士,要载我们
去下一站未知地方
 
 2016.4.16
 
 
 
 
打个电话问姆妈

 
有一种树
现在该开花、结籽
风一吹
种籽就落满
家乡的土地
我想不起
这叫什么树
这叫什么树
现在打个电话
问我的姆妈
 
 
2016.4.24
 
 
 
幸福一日

 
突然想起
十三四岁时
早上6点不到起床
到堂叔做厨师的
学校小食堂拿
一两个馒头
狼吞虎咽后
这时,天还未亮
吃到白花花的馒头
这件大事
从头天晚上
就想起,也可能是
一周以前
 
 
 
2016.5.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