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华 ⊙ 潮湿的隐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寒山湖之旅(组诗)

◎张敏华



寒山湖之旅(组诗)
张敏华
 
归隐之地
 
春寒料峭的三月,乍暖还寒的十二日,
我和寒山湖前世有约──
 
没有谁能够打碎寒山湖这面镜子,
落日让四周的青山俯下身。
 
不惑之年的我,仍然不明白
为何寒山湖能孕育这么多的星辰?
 
仿佛早就来过,抑或不曾离开,
寒山湖,我的归隐之地。
2016.3.13
 
 
 
 
 
一个中年男人对湖的指认
 
雨中的寒山湖,局部是迷离的湖光,
侧面是飘忽的山色,
片段是撑着天堂伞的中年男人。
 
仿佛春天之伤,倒春寒的枝桠
还没有返青,
纷披的雨水感应尘世的宿命。
 
噤声于湖的黄昏,不知道归期在哪,
没有水的缠绵,说什么铭心刻骨?
寒山湖啊,请记住一个中年男人的指认。
 
恍若隔世的一场雨,无法说出的隐秘,
还是把天堂伞还给天堂,
──面朝寒山湖,烟雨天台山。
2016.3.14
寒山湖
 
还是那座湖,那丛芦苇,那片树林,
那几只离群索居的松鼠──
玄秘的天台山峦犹如一座神龛。
寒山湖上,清冽的风水
廓清尘世,藏好内心的佛,
修行三世,互为日月。
──魂不归,寒山湖不枯!
2016.3.15
 
 
 
 
 
 
 
 
 
 
失聪的耳朵
 
曲径蜿蜒到湖边,刻意地执迷不悟,
虚构一个人,一起折返天台,
或退却一步,再退却一步,
一起退却到寒山湖,
喝一口湖水,咽下一生的悲悯。
 
两个身影还在湖边徘徊,渔火若隐
若现:生死之惑,谁能看破?
湖中突兀的几块巨石,露出虚空──
岸边,一艘废置的铁皮船,
是寒山湖一只年老失聪的耳朵。
2016.3.17
 
 
 
 
 
 
寒山湖,兼致天界
 
在湖边,你醉得睁不开眼睛,
刚才举杯相碰,你说要
把寒山湖认作故乡,
相知这么久,我懂你的情怀。
 
月亮在钓鱼,也在钓我们,
但它肯定拎着空篓回家。
随意捡起一块石头,扔向湖,
感觉人生就这么一瞬。
 
这么一瞬,我们拥抱在一起,
像湖中那两块孤零零的石头,
不动声色地活着,
相信命运自有命运的安排。
 
面对越来越雾霾的世界,
我们只能行于湖上。
“无论你从哪里出发,
我都在寒山湖等你──”
2016.3.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