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君 ⊙ 哑君的一千零一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哑君新作12首

◎哑君



《路》
  ——为开通《新诗路》公众号作
 
路在哪里?这座
城市的花园
头上的不是白云
脚下不是月光
梯子,只是虚设
 
那么大的白
裹不住我们黑色的眼睛
裹不住我们
这些迷路的羔羊
撞不破白墙的书生
 
我们只是笼子里的鸡
玻璃瓶中的蛐蛐
池子里的鱼虾或蟹子
争斗与撕咬
都是徒劳
 
拥有脚下的土地又如何
同类的肉身
不是梯子,也不是粮食
 
2016-04-12 初稿于孤岛斋
2016-04-16 修改
 
《空坟》
 
也许是我们错过了清明
也许清明
与活着的村民无关
 
在到达周家台的路上
遇不见纷纷的雨
欲断魂的行人
 
我们遇见的只是
一座座空坟
 
在这空空的坟地
一个庄稼遭遇践踏的农妇
对着一座空坟大骂
 
2016-04-05 于周家台至尹家台坟地
2016-04-18  修改
 
《病树》
 
堤角上的树病了
(不论是香椿、樟树
还是钻天杨)
 
病了的树,瘦成
林黛玉的身躯
瘦成一株株蒲公英
 
赤裸着纤细的躯杆
把几片发黄的嫩叶
撑进春天
 
2016-04-05 于尹家台堤角
2016-04-18  修改
 
《空村》
 
走下江汉大堤
堂兄的家
就在眼前
就在眼前的家
却没有路可以到达
我们只能
绕过水洼,踩着
丛生的杂草
高一脚,低一脚
绕到堂兄的家
才发现
防盗门紧闭着
门铃,形同虚设
怎么按也没有人回应
左邻右舍也一样
整个尹家台
不见家禽,不见人影
只有空空的房子
新围的院子
 
2016-04-09 于孤岛斋
2016-04-18  修改
 
《池塘》
 
从村子到坟地
小路没有了
池塘还在
(被新围的院子守着)
 
 
池塘里没有水
水草,却疯长
(与瓶瓶罐罐为伍)
 
只是,这没有水的池塘
不知该叫池
还是塘
 
2016-04-16  于孤岛斋
2016-04-18  修改
 
《田间小路》
 
生产队的仓库还在
只是变成了私房
多了一堵院墙
多了一栋楼房
一些枯草与青草
 
在没有路的路上
我们终于看见
通往尹家台坟地的
田间小路
穿梭在杂木从中
 
与新建的高架铁路赛跑
 
2016-04-16 于孤岛斋
2016-04-18  修改
 
《清明》
 
清明是别人的节日
与我无关
与我无关的清明
却让我拥挤在
开往清明的公交车上
但我不能够抵达
我只能在中途下车
象一个战场上的逃兵
 
清明是别人的节日
与我无关
与我无关的清明
却让我奔波在
通往清明的路上
但我却看不见清明
也摘不到一根
可以献给母亲或父亲的柳枝
 
清明是别人的节日
与我无关
与我无关的清明
却让我游荡在
清明
涨价的菜市场
但我却没有讨价还价
为了刚刚遭遇骨折的母亲
为了遭遇车祸后的父亲
 
2016/04/01-4 于王家湾至蔡甸的路上
 
 
《当我老了》
 
1
当我老了
周末遇到晴天
儿女们还是
没有时间过来
我们就带着孙子
带着手机
到外面走一走
 
我们可以
到隔壁
纽宾凯的院子
坐一坐
看一看拆迁后的废墟
废墟中空荡荡的
水泥广场
 
我们可以
在广场上晒一晒
我们的孙子
临时搭盖的商铺
临时停歇的
大大小小的车辆
那些遥远的树
遥远的商厦
 
如果广场上
没有可用的网络
或者你不会
使用微信或QQ
我们就把照片保存好
带回家里
我再一步一步
教会你
 
2
当我老了
疾病缠身
只能靠你打一份苦工
延续我们的生命
而我却不能
安乐而去
把你一个人
留在这个世上
 
我只能坚持
每天到菜市场
坚持每天在厨房
变着花样
增加你的食欲
 
我只能趁自己
尚可回忆
眼睛还可以
面对电脑
尽快给孙子
或者外甥
写一部
我们自己的书
 
2016-02-17 于孤岛斋
2016-02-23 修改
 
《远方》
 
远方有很多亲人
和朋友
很多亲人和朋友
就在眼前
还有大海、祖国、故乡、春天
还有生活、商业和诗歌
每天都被我触摸
每天,却被我路过
 
2016-03-04 于孤岛斋
 
《组织》
 
挂断电话
我才知道
我还有一个组织
 
一个
把我遗忘了二十年的组织
 
现在,突然急于
把我转嫁给
我所居住的社区
 
2016-03-31 于孤岛斋
2016-04-18  修改
 
《裸语》
 
裸语是溪水间的蝌蚪
夏夜的萤火虫
光屁股婴儿的匍匐与站立
 
裸语是燕子的呢喃
挑夫的号子
鱼儿吐出的水花
 
裸语是花开的声音
花谢的声音
果子坠落的声音
 
裸语是春雷炸开的声音
河水决堤的声音
河床干涸的声音
 
裸语是婴儿的第一声哭啼
是将死之人
吐不出来的词
 
裸语是露珠与叶子的交媾
钻天杨头上的鸟窝
蒲公英用一生的时间
举起来的向日葵
 
2016-04-05 于徐尹邓村河堤
 
《经历》
 
这些年我们总是顺着风
顺着风找寻或漂泊
无论在春天或者秋天、
水域还是路上
从尹家台到王家湾
长寿里
只是一个驿站
 
只是一个驿站的长寿里
也顺着风
顺着风把我们全家
吹进四世同堂的屋子
又吹散到
城市的一个个角落
 
长寿里的父母
仍然顺着风
顺着风的父亲
八十岁后遭遇车祸
虽然再也不能够行走
但仍然长寿
顺着风的母亲
八十岁又遭遇骨折
虽然坐上了轮椅
但还可以抽烟喝酒
 
2016-04-11 于孤岛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