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瑞箫2016新作选

◎瑞箫



诗人简介:
   瑞箫——诗人、诗评者、诗歌活动策划人、主持人。现供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从事国际文化交流、诗歌研究和评论工作,也参与策划各类诗歌活动。习诗多年,2002年起在《诗生活》网站开设专栏:《瑞箫——天光灿烂》;2013年出版个人诗集《木头比我更持久》,在北京上海召开个人作品朗诵会;2015年第二本多语种诗集《瑞箫的诗》在台湾世界诗人大会首发。2012-2015年策划主持《妈妈的诗——母亲节北上广全国联动朗诵会》、《草地诗会》等多场诗歌活动。2013年参加中国首届诗歌双年展,2015年参加北京中秋国际诗会、台湾第35届世界诗人大会,同年入选中国十大诗歌活动家。作品发表于《诗歌月刊》、《当代诗坛》(香港)、《城市诗人》、《中华新诗档案》、《天津诗人》等刊物。2014-2015三次入选《新世纪诗典》,入选《新诗经》、《诗网刊》,《今天》、《作家网》等网刊微刊。小诗《春被——写给母亲的诗》被译成英、日、西班牙、瑞典、越南、韩语等多种语言。研究方面,著有《论“九叶诗派”的文化源流》、《多元共生的上海城市诗歌》、《上海城市诗歌中的两种声音》、《E时代的上海诗歌》、《自媒体时代的上海诗歌和城市文化》、《在异质文明的边缘》等论文。
  新浪博客:ruixiao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06318854
 诗生活:瑞箫《天光灿烂》
 


《春眠》
 
没有风雨
没有鸟鸣
 
凌晨
一阵春天的鼾声
把我惊醒
 
母亲真的老了
怎么办
该去看看医生吗
 
我醒来发愁
这阵甜蜜的雷声
使我在睡梦里
撑起忧愁的金伞
 
可是
连梦里都明白
母亲
已经不在了
 
荒芜的春天
已经静默
 
2016清明
 
 
《我往哪里去——赠诗人健如风、孤鹰》
 
彝人尚黑
在普者黑
风说
给你留一个房间好不好
留一株明亮的桃花开在家
三百亩桃园放到窗前
 
黝黑的春天
远处一个个突兀的小山耸起来
像一幅宣纸上的水墨动画
菩萨和诗人们
曾在此用满池的荷花碧叶
沐浴更衣
洗手濯足
 
从南极到北极
我的父母跨过千山万壑
终于可以来此歇歇了
他们正和我的孩子玩一种魔术
挥舞云朵
在冬天变出满树桃花
 
趁风对鹰说话的时候
我要把这幅画儿挂在鸟鸣声里
 
彩云之南太阳之下
山林田间
阡陌纵横
 
鹰为风撑起伞
等风穿上大红的裙裾
几万里相随
他们看见了彼此眼里最好的河山
 
在泸沽湖的情人树下
我看见他们倾心相爱的身影
正走进魏晋时的竹林和斜阳里
 
       
        2016.2.21 上海
 
《没有鸟能为自由飞翔》(四)
 
森林寒冬来临之前
外出采风的仓鼠
把五颗橡果拼命塞进了自己口腔
直到咽喉
然后
在落叶间
狂奔起来
 
忧郁的猫头鹰
还在昏睡
它碧绿的眼睛闭合在
夕阳降落到地平线的一瞬间
 
雨后
一群练习吐纳的麋鹿
踩到了树根旁的山竹
 
群马如中式书法奔腾
在森林大火前
跃过一朵小花儿
 
一只鸟儿
化作一片落叶
从风中
阴影般降落
 
狂奔的仓鼠
躲进太阳下野牛的头盖骨
一只苍鹰抱住了空洞而滚烫的骨头
欲掏出这段躲避的往事
 
暮色四合
一直在梦游的猫头鹰诗人
在长长的食物链上
终于睁开了惺忪睡眼
 
          2016.2
 
 
 
《大山之子——为彝族歌手诗人沙玛学峰而作》
 
 
 
一个怀抱高山的少年
赤足奔跑在冰雪之上
 
暴风雨来临前
天地都黑了
少年在山坡上睡着了
隐约看见
父亲远去的背影
 
几天几夜
少年在高山峡谷间寻找生父
母亲背着牵着弟弟们
在大雨中疾走
八岁的他
在山沟里
终于找到了父亲的身体
 
一个奔跑在天地之间的孩子发誓
尽快长大
养活全家
 
冬天
他怀揣着一颗冰冷的土豆去上学
他赤脚在冰渣地上跑过
他举起双脚对着太阳
 
太阳
晒暖了他贫寒的童年
 
小小牧童
在高山上一个人学会了
如何跟一头尾随的狼对话
他说最终他也变成了一头狼
 
十岁
母亲为他定下一门亲
他开心
因为终于能成为一个男人来照顾母亲和弟弟们
 
一场疾病
一场爱情
差点夺取了他的性命
他活了下来
他唱着小凉山很小
走出大山
来到都市
 
他是坚强的彝人沙玛学峰
大山之子
千百年来的星斗照耀着他
群山一样的烦恼环抱着他
他说
那都不算啥
他只要一瓢世间的清水
就能洗净胸中的忧愁
 
        2016.2.27 上海
 
 
《刮痧》
 
我用通红的双臂
拥抱着胸口的
不是一个
卐字
而是一个
用中国古钱币狠刮出来的
通红的
十字
 
  2016.2.3 上海
 
 
《因为你我还不是望天树》
 
阴郁的原始森林里
绞杀现象太多了
 
几根密集蔓延的藤条
就能缠死一棵大树
使它成为空心
这世界就这么点营养
 
为此有些树
离开了土壤
去长到石头上
时间长了
它们就成为绿石林
有些树根从树梢上瀑布般悬挂下来
一碰到空隙就扎根
不扎堆
独木也能成林
有些树开始学习如何发展它的根部
比如大板根
它的根就占到全树的一半
 
只有巨大的望天树例外
森林绞杀对它毫无作用
在茂密的热带雨林
它俯瞰着所有的树冠
无须跟谁争夺阳光空气
 
 
           2016.1.31  于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