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瑞箫近作

◎瑞箫



 
《气量有限之两个女诗人的俄罗斯之旅》
 
在涅瓦河上独酌时
我知道我酒量有限
香槟酒和着太阳光
我独醉在朝向波罗的海的那个黄昏
 
后来我差点掀翻了桌子
在俄罗斯的旅途中
我痛恨于一次次无聊的争执
走过莫斯科通往列宁格勒(圣彼得堡)的生命之路
在一座湖边纪念碑前放上一朵雏菊
路上每一公里都有一处纪念碑
那些穿越枪林弹雨的卡车
不断被炮火击中
燃烧的夜晚
冰雪中的给养线
那片晶莹的雪花儿
融化在一片鲜血中
 
今天
那些光膀子的俄罗斯酒鬼从湖边赶来追逐游客
她说她是女诗人
敢于坦荡跟酒鬼合影
她活在当下此刻
沉溺于诗歌如同酒鬼沉溺于酒瓶
而我手指着红场最高的塔尖
在这全球最大的坟墓上蹲下来
用一身豹纹压住了
地底下冒出的阵阵阴气
 
 
                     瑞箫
                2016.1.12
 
 
《驱除伤心之旅》
 
船长晚宴前
哥哥替父亲打上蓝色领带
一言不发
爸爸穿白衬衣
坐在黑色裙装的女儿身旁
银色的餐具
在吊灯下闪着光
 
我切一块腓力牛排
父亲摇头
递一口沙拉
父亲摇头
面包太硬 红酒太酸
父亲几乎恼怒起来
我们只好用软果汁哄他
他的怒气终于平息在一碟舒芙蕾
和半杯冰激淋中
 
晚饭后
按多年习惯
父亲照例不散步 不运动
坐在电视机前打盹
只是没了母亲在身旁唠叨
 
而我在水里浮起来
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我一直漂在无人的海上泳池
以为自己已忘记了悲伤
                 2016.1.11 瑞箫
 
 
《有关两本书的读后感》
 
 
女人切不可为短暂的美
付出一生代价
 
华丽的人生舞会
涌泉一样喷出
时间的珍宝
 
一个小女生
看不清眼前即将铺展的
漫长灰暗的生活
她要一根莫泊桑的项链
她幻想拥有一只
与时间为伍的
五彩缤纷的珠宝盒
 
芝麻开门
芝麻开门
 
一打开来
就会有全部的旖旎人生
 
 
               2016.1.10
 
 
《新年唱片》
 

 
当你把那张87年的新年音乐会唱片交到我手里时
时间还没到98年
阴雨的江南早春黄昏
我们说起卡拉扬 春之声
谈到遥远的维也纳
蓝色的多瑙河
金色大厅的金色音乐
你低头用一块灰色抹布擦拭着玻璃柜
每个角落  每张唱片看起来都纤尘不染
那些封冻的音乐慢慢流动起来
 
一整个冬天
你都罩着一件灰绿的厚棉袄
口袋里总装着几张唱片 几叠稿纸
你一直在感冒
春天来了很久了
才换上黑毛衣
你对着天空抽烟的神态
甚至让我觉得有点苍老
可今天想起来
当年的我们
正如一张唱片般纯净和动听
 
 

 
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是送给爱乐者最好的新年礼物
 
蓝色多瑙河
送给黄色猫雾霾
观光列车波尔卡
给高铁动车磁悬浮以及一切迫不及待追赶时代的车轮
玫瑰和少女圆舞曲
献给天天跳广场舞的大姐大姨大妈
长假旅行快速波尔卡
为即将到来的寒假春节清明端午暑假中秋国庆所有国定假出游而写
天体之声圆舞曲
赠予日渐衰老的宇宙和误打误撞的探索发现之路
紧急邮递波尔卡
致日渐发达的城市宅急便和拆掉无数包装盒的空心大城
威尼斯一夜献给上海一日
失控快速波尔卡
暗示着冬至圣诞元旦新年情人节节日轰炸后的一片狼藉
 
最终 拉德斯基进行曲响起来
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热烈地
众人鼓掌期待
下一届的轮回
 
 
 
 
 
                    2016.1.1 瑞箫
 
 
《行醉》
 
一个泡温泉的人
在水里
走了一下午神
一个喝米酒的人
抱着酒坛子
月下
不醉不归
 
雪山
枫林
孤独的贡嘎山
绕行七天
遥远的
一朵羊形祥云
 
橱窗里
一块金色劳力士
大街上
一只探路的小铃铛
钟声翻转中的欧洲大教堂
 
千年冰雪
封存在欧洲之巅
 
一年行旅
一条哈达
飘荡在青海多智钦寺的白塔下
刀光般的冰雪
覆盖着玉龙雪山
从针叶林伸展到阔叶林的悬崖
 
冬天
一朵不敢枯萎的花
重新探出枝头
地下沉默的泥土
还埋葬着行走的老根
 
          2016.1.4 瑞箫
 
《绳》
 
 
下午两点整
天蓝得
如一口时间的深井
 
一根绳索
在空气里飘荡
一个
空垂着一根绳子的下午
 
桥梁下的绳索
窗台上的绳索
没来由的士
蓝天下的绳索
 
无人沿着这根时间的绳索来到眼前
 
2015年12月17日下午
窗口的女人
穿黑色羽绒服
敷白色面膜
扮演着即将过去的旧年
 
幻想着清洗时间大楼的蜘蛛侠
突然从天而降
她要给即将到来的新年
一个惊喜
 
作为一只若无其事的蚂蚁
她尊重那五点钟的来临
 
 
              瑞箫
          2015.12.17.下午
 
 
《返航》
 
当你躲在深夜
冻成一坨冰
想象的雪就从天庭顺乐而下
飘飘荡荡
像装饰一棵圣诞树一般
装饰着你现在全部的生活
直到天空出现闪亮的Fin字
 
你放下一枚硬币
在古罗马的温泉
在阿尔卑斯山巅
在巴黎街头
在京都神社前的花海
在日影重重的寺庙佛像前
 
一次次
你迅速登上高山
快得仿佛没有来日
从玉龙雪山到青藏高原到天下黄河第一弯
从南海到台湾海峡到蔚蓝的地中海广阔的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
从远古文明一直到今天的荒蛮
一次次奔跑在通往 Mountain Everest 的路上
 
折返奔跑
是通往雅典还是回到长安
或者回去烟雨蒙蒙的江南
被砍伐的竹林后
父母黑灰色大理石墓碑前
 
好吧我承认
在这场超时马拉松比赛中
厌倦
已成为我新的返航线
 
2015.11.28 瑞箫 上海
 
 
《Nomophobia》
 
你被抛在
一截数轴中间
四顾茫茫
生命里前后的海水不断涌上来
你看不见纵轴上的星空
12点方向上的灿烂焰火
也不能再像抛物线般自由落体
你甚至不知道
万圣节上白色的死神面罩
已像氧气面具般悄悄罩住了你
 
珠峰顶上
一朵花静静盛开
灿烂地坠落
深度的恐惧
不是来自呼啸而至的时间浪花
不是数轴的不停漂移
Homophobia
你丢了一只手机
失去了全部的信息
你甚至记不住一个人间号码
你被放逐到了西伯利亚
 
现在
作为一朵圈外的浪花
你的生活
已面临深渊
 
 
       2015.10.31 瑞箫
 
 
 
《阵痛》
 
一阵气流袭来
差点把我们掀上天
可我们已经在天上了
所以我只好说
一阵气流差点
把我甩出历史的舷窗
 
天旋地转
即使天地倒转
碧蓝的海水和天空还是温和的
 
隔海相望
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外
有一个小小的溃疡
在人的最要命处
多年来一直没收口
不能割除
那去了势的终归不能叫中华文化
无法根治
这溃疡自顾自
已日长夜大
干脆用一张白色创口贴贴住它吧
顺便也贴住十几亿人的悠悠心结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等有一天撕开它时
但愿你不会像狼一样
疼得直嚎
 
那一阵翻江倒海的气流
被暂时定名为——历史的阵痛
为了呼应这个身体政治学的命名
刚一走进台湾
我的身体就开始流血……
 
 
                     瑞箫
 
                 2015.11.5
            上海~台北~花莲
 
 
《一根肋骨——回应李天靖老师》
 
 
什么时候
学会从是到不
 
作为女人
我想看清一根肋骨独自抽离的力量
 
带着血淋淋的疼痛
我想对世界
说不——
 
可是
世界却对我说
不——
 
后来终于学会了
不再和世界
硬碰硬
我说求你啦
一句话
轻易缓释疼痛
 
他们说这世界是男人的
女人也是
所以只好如此
 
求你啦
简单一句话
可以轻易让世界低头
 
可我偏偏
还是要说
 
不——
 
 
          瑞箫  5.25.即兴
 
 
《卧塌上的雪》
 
黎明苏醒
闭目看见
苍白的曙色
从窗户漏进来
 
我看见一侧的雪白枕头
薄薄被褥
像隆起一座雪山
 
我欢迎一座雪山
进入我的睡眠
 
            瑞箫 2015.10.24  晨
 
 
《内心行旅之一》
 
 
上海 冬日 大雨
如窗外掠过一件灰色法兰绒女式大衣
瞬间覆盖你的记忆
 
法式香颂
悔恨的香水
踩在微雨中的
细高跟鞋
如鸟儿啄食般 
惊飞
 
车窗上的雨水
月亮前的手指
 
四季将尽
在音乐里浪费时日的人
她们在灰色雾中
用含糊的法语告诉我
什么是玫瑰人生
雨中那旋转的落叶
阴柔的空气
差点使你忘记
玫瑰原来
也是鲜血染红的
 
埃菲尔铁塔下的血色浪漫
东方明珠上的轻薄雾霾
 
倾斜着翅膀
在台湾东海岸
有一朵明媚的莲花
风吹起西海岸的鹿港
大风中的芳苑灯塔
黄昏时照见了灰色的台湾海峡
却仍没有照到
一整个太平洋广阔的蔚蓝
和深渊
 
太阳下的太平洋
此时此刻
没有波澜
一片灿烂——
 
 
 
 
                瑞箫
 
            2015.11.17 上海
 
 
 
《白夏》
 
她几乎是白色的
阳光下翻卷的浪花
像一群白色的尸骨
 
白色的是多年前那一个夏天
那个女人名叫夏子
因为一次意外的爆炸事故
变成了两个男人的
沉睡的维纳斯
和醒着的缪斯
 
大海
在琴声中反复起落
月亮还是多年前用旧的
那一块香皂
 
白色的是海
白色的是海浪
 
这是我多年前用旧的
一组词语
火山般喷涌的灵感
如今已在LaMer 的琴声中渐渐远去
 
月亮下
浪花也已褪色
 
 
           瑞箫
 
        2015.7.19—7.20
 
 
瑞箫:江苏无锡人。诗人、诗评者、诗歌活动策划人、主持人,现供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从事国际文化交流、诗歌研究和评论工作,也参与策划各类诗歌活动。习诗多年,2002年起在《诗生活》网站开设专栏:《瑞箫——天光灿烂》;2013年出版个人诗集《木头比我更持久》,在北京上海召开个人作品朗诵会。2015年多语种诗集《瑞箫的诗》在台湾世界诗人大会首发;2012-2015年策划主持《妈妈的诗——母亲节北上广全国联动朗诵会》、《草地诗会》等多场诗歌活动。作品发表于《诗歌月刊》、《当代诗坛》(香港)、《城市诗人》、《中华新诗档案》、《天津诗人》等刊物,参加中国首届诗歌双年展,2015北京国际中秋诗会,台湾第35届世界诗人大会。三次入选《新世纪诗典》,入选《新诗经》、《诗网刊》,《今天》、《作家网》等网刊微刊。小诗《春被——写给母亲的诗》被译成英、日、西班牙、瑞典、越南、韩语等多种语言。研究方面,著有《论“九叶诗派”的文化源流》、《多元共生的上海城市诗歌》、《上海城市诗歌中的两种声音》、《E时代的上海诗歌》、《自媒体时代的上海诗歌和城市文化》、《在异质文明的边缘》等论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