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醒石 ⊙ 后北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醒石诗歌2016年1~3月作品

◎孟醒石



醒石诗歌2016年1~3月作品(修订版)
 
 
《谁的青春不迷茫》
□孟醒石
 
在黄浦江畔,上海大学保持着一贯的安静
以便能够听到市声、涛声和鸟鸣
水杉入云,樟树参天,香味向内敛
只有早起的人,才能闻到
 
操场上,两位老教授一边慢跑晨炼
一边用上海话谈论:“铁打的校园
流水的师生”。于右任、蔡元培都成了历史
只有绿荫与鸟儿,是这里永远的主人
 
而流浪猫是不速之客。先被人当做宠物
随后又像过时的教义,被人随手抛弃
三五成群,寄生在大学校园里
偷食生活垃圾,自由恋爱,繁衍生息
 
谁的青春不迷茫?噢,家国,爱情
流浪本是动物的天性,遗忘才是人的本质
那些被我们一一抛弃的事物
都曾让我们热泪盈眶,或眼神迷离
 
怎样才能避免重演上一代读书人的悲剧?
在上海大学,善待流浪者是必修课
月亮也是一只白色流浪猫,躲到树杈上
怯生生看着,一代代青年,若过江之鲫
 
2016年1月1日写于上海大学乐乎楼
 
 
《夜读萧红》
□孟醒石
 
凌晨三点,还在读书的人,陷得最深
竟然从太行东麓的丘陵地带
沉到黑龙江底,混迹于冰层下的鱼群
 
只有化作一条鱼,才懂得鱼类的无言
《呼兰河传》每个字都是一枚鳞片
一行行参差排列,闪烁着令人战栗的寒光
 
作者留在尘世的脚印
也呈鱼群状,逆流而上,在风中消散
夜读萧红,目光如刀
就是身为一条死鱼,给一条活鱼刮鳞
 
2016年3月11日
 
 
《只问苍生不信鬼神》
□孟醒石
 
大年初一清晨,有人蹲在马路边
烧纸钱。风太大了,他拿打火机
怎么也点不着,急切地哭出声
远方的树木,骨瘦如柴
都在伸着手等待
深埋故土的祖父祖母啊
请你们再等等
 
好不容易点燃,火借风势
瞬间成为烈焰
正在燃烧的纸钱,腾空而起
飞起来,飘了很远
他无法控制,手忙脚乱,追了上去
试图将火苗一一踩灭
可是朝霞,已燃透半边天
 
多少代读书人,前仆后继走出家门
向来只问苍生,不信鬼神①
如今我们大多沦为追纸钱的人
忙着将自己点的火扑灭,并懊悔不已
还不能乱讲,只能扪心自问:
流落异乡这么久,愧对多少亲人?
逝者翘首期盼的不是纸钱
而是纸钱燃烧时那点温暖
树欲静,风不止,火焰怎么扎下根?
 
2016年2月8日
 
注①:唐李商隐《贾生》诗云: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拜谒宋教仁墓》
□孟醒石
 
2015年最后一晚,在上海大学跨年
与师友纵酒联欢,琴瑟琵琶,仍无法释然
回宿舍整理旧稿,魑魅魍魉,竟一夜未眠
 
元旦早晨,步行至闸北公园
谒宋教仁墓,寻片刻心安
见先生雕像,坐在高处,沉默不语
以手托腮,思考了一个世纪
 
我只熬了一个通宵,就感觉眼睛艰涩
身体轻飘,如曲笔,难画庄生之蝶
先生横眉,以直笔,尽抒渔父胸臆
一百年没睡,还有泪水,力透纸背
 
陵墓穹顶之上,石雕雄鹰,展翅欲飞
一条毒蛇,死死缠住了它的腿
幕后元凶成谜,先生遗志未竟
像伸向毒蛇的雄鹰之喙,停在半空
 
2016年1月9日
 
 
《铅笔下》
□孟醒石
 
寒风凛冽的夜晚,钢筋水泥都冻成了冰
偌大一座省城,只有火车站是个热炕头
除了来来往往的旅客,还容留
流浪汉、乞丐、妓女、小偷、骗子、诗人
以及刚从家里出走的叛逆少年
 
我们几个艺考生,从阴冷的出租屋逃出来
手拿速写本,潜伏在一九九三年的候车大厅
画他们各式各样的睡姿
在我们的铅笔下,这些进入梦乡的人
与旅客没什么不同
 
其实,是我们笔头太嫩
无法画出那个流浪汉嘴角的涎水——
在梦中,他排队进站,乘火车回到了童年
母亲端出香喷喷的炖羊肉
他刚伸出舌头,就被检票员用钳子
咔嗒,剪了一个豁口
 
2016年1月9日
 
 
《羞辱》
□孟醒石
 
雪,本应降临在寒冷的冬季
长久保持洁白
却提前落在温暖的秋天
瞬间融化成泥
急切地讲述,得到的往往不是理解
而是羞辱
人近中年,依然陷在百般羞辱中
大千世界,没有人听你辩解
最终成为沉默的大多数,匍匐前进
最终成为一段枯木,泡在沼泽中
当仙鹤落在上面
枯木流出鳄鱼的眼泪——
哭,是因为仙鹤舞姿之美
令万物都有表白的冲动
哭,是因为身处泛滥的尼罗河
必须保持沉默
什么也不能说
只要说,便是错
 
2016年2月22日 
 
 
《心照不宣》
□孟醒石
 
一片叶子站在梧桐枝头
历经万劫捱过漫长的冬天
春风轻拂,却掉落了下来
枯黄的叶片,动作那么美
像少女从高台上跳水
 
记忆有着叶脉状的纹理
越枯萎,思路越清晰
落叶最好的归宿
是像书签一样,夹进经卷
与深爱的文字心照不宣
可是焚书者早已放起狼烟
 
断崖上的月亮,常感觉眩晕
如果向后翻腾两周半
便能重返少年
它也会跳下去
 
可是尘世,不再是如镜的湖面
遍地钢筋水泥
跳下去,意味着硬着陆
不会溅起水花,荡起涟漪
而是,月光,碎了一地
 
2016年3月1日 
 
 
《鼠疫》
□孟醒石
 
天鹅因弯曲脖颈而优美
老鼠因长出虎牙而疼痛
小县城的高级中学,如阴冷的红薯窖
上铺兄弟的磨牙声,总使我难以入睡
少年骨骼清奇,应似白刃锋利
是什么让我们不断生长,又不断消磨自己
 
对邻班女生,河堤垂柳
望眼欲穿,将墙壁打了一个洞
老师守在洞口,猫眼闪着绿光
猛扑过来,以雷霆之势
防止鼠疫大面积发生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冬天没有蚊虫叮咬,却有流言飞沫传染
 
原谅星星的鼠目寸光吧
连月亮都在夜幕上战栗
数学的逻辑,难阻化学的反应
物理的贫穷,难掩生物的变异
啃咬榆木疙瘩,啃咬高压电缆
令我们羞耻。唯有啃咬
隐藏在鼠洞中的课外书,五谷杂粮
让我们知耻而后勇
 
一场鼠疫,不会造成终生免疫
未来的日子里,苦苦挣扎
也难以摆脱能量守恒定律
即便偷吃咸盐,成为会飞的蝙蝠
依然倒挂在城市上空做梦
谨小慎微,宛如弃婴
黑暗的铁丝,弯曲成老鼠夹
冷不防,“啪”得一声
 
2016年3月5日
 
 
《淮阴侯》
□孟醒石
 
公交车内,众生常在三世六道中轮回
有时被挤成人上人
有时被挤成人中人
七八个农民工兄弟扛着行李上车
又被挤成人下人
沙丁鱼误入罐头,不等于回到鱼群
山泉水汇入江河,随洪流泥沙俱下
当然,也有小小的惊喜
农妇抢到座位,双手伸向一个八九岁的男孩
招呼孩子坐到自己腿上
男孩已懂得害羞
坚决不从,宁肯被挤成孤儿
宁肯承受大人们的胯下之辱
咬着嘴唇,像极了淮阴侯韩信
 
2016年3月19日
 
 
《醉驾》
□孟醒石
 
在国际庄生活久了,你就会习惯
雾霾是一种活性炭
有强大的吸附力
爱是惰性气体
无色、无臭、无味,微溶于泪水
 
不要哭泣。幸福是我们的宗教
你要相信它,忠于它
不要总想着逃离
当你开车一路向西
天空会越来越蓝,纯度会越来越高
 
行至故乡,面对高纯度的蓝天
你会睁大眼睛,禁不住深呼吸
一旦被交警拦下,绝对属于醉驾
 
2016年3月3日
 
 
《齁咸》
□孟醒石
 
六岁的女儿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世界
满心欢喜,吵着要去堆雪人打雪仗
我的母亲却一脸忧虑
——这位粗手大脚的老农妇
在风雪中摸爬滚打将近七十年
尝过的雪比她孙女吃过的米还多
今年的天气格外寒冷,冰雪的味道齁咸
为了过清淡的生活,我不得不努力破冰
还要谨防冰碴飞溅,在伤口上撒盐
将萝卜白菜榨菜芥菜的命
从蔬菜的新鲜,腌渍成酱菜的晦暗
 
2016年1月23日
 
 
《植树节》
□孟醒石
 
荒坡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石头
植树前,必须徒手搬走花岗岩
用铁锹铲去鹅卵石
露出赭红色的泥土,血气方刚
促使万物发育,茁壮成长
 
太行山埋藏着深层次的记忆
挖坑如探佚
越往下挖,越要小心
铁锹触碰到地下的石头
与断碑的硬度相同
 
金石相遇,不停地碰撞,叮当声响
手臂震得发麻,如受电击
这反作用力,是石头对人的追问
为何受伤的总是沉默不语者?
为何舍本逐末,不对自己当头棒喝?
 
三月十二日,携妻子女儿
到井陉县秀林镇马峪村
帮乡亲们植树,俯下身来反求诸己
挖出坑中的石头,唤醒一个个故人
种下树苗,又站起一个个新人
 
天气很冷,春风也不示弱,如铁锹坚硬
正用锋面,翻动巍巍太行
让树根握紧石头,让故人扶持新人
从简体长成繁体,从耳语上溯史记
看似寡言,实则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2016年3月13日
 
 
《收音》
□孟醒石
 
在风声雨声雷声之外,竟然还有一种声音
从天而降
通过一个长方形木匣发出来
清脆高亢,遮蔽了牲畜的饿嚎声
乡亲们的叹息声,小学校琅琅的读书声
 
蛮横的村长对它俯首帖耳,探听风向
双手背在身后,指挥大家战天斗地
乡亲们听它以京腔唱样板戏
一会儿黑脸,一会儿白脸,一会儿红脸
最后变成大花脸
 
村长经常翻脸,纠正乡亲们的错误
可大家仍然觉得:这个木头匣子
肚子里藏着那么多汹涌澎湃的声音
可以日日夜夜无休无止地排放出来
应该叫“戏匣子”,而不是“收音机”
 
小时候,它已经非常破旧,我有强烈的冲动
拆开它,看看有多少人关在里面
没想到里面全是电子元件,串联成迷宫
干电池早已腐蚀穿孔流脓,喇叭上的磁石
吸附着大量交锋时的铁屑。究竟谁对谁错?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忽然明白,这一命名
暗藏天机:它们真的把声音都收走了
像一个个骨灰盒,静静地停放在灵堂上
收走了一位位老人,带走了很多秘密
任凭子孙后代哭泣,扼腕痛惜,也不开口说一句
 
2016年3月26日
 
 
《春耕》
□孟醒石
 
桃树年纪越大,枝干越疙疙瘩瘩
为了得到春风的爱抚,不惜献出桃花
 
而我年龄越大,个性越乖戾
一无所有,更不愿拿自己献祭
 
他们在花丛中享受春光,我在悬崖离群索居
为了秋天硕果累累,给汉字的偏旁部首剪枝
 
失手砍掉主干,删除了大块文章
因和果,总是在失忆的世界并立
 
有人用安眠药,让病人昏睡来休养生息
有人用旋耕犁,给不知痛痒的大地刮痧
 
面对稿纸,如同面对自身难保的泥菩萨
双手合十,祈求它体内的草籽早日发芽
 
2016年3月28日
 
 
 
《奶奶托梦给我》
□孟醒石
 
昨晚,奶奶托梦
问我,大年初一早晨
为什么不回老家给他们烧纸
他们需要的不是纸钱
而是通过纸钱燃烧时的青烟
了解世上的亲人是否平安
“风声紧时,可将白纸上的黑字
剪成一个个孔眼
像纸钱一样,孔眼很大
不著一字,最安全”
 
2016年2月9日
 
注:唐代,司空图《诗品二十四则·含蓄》:不著(zhuo)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难,已不堪忧。是有真宰,与之沈浮。如渌满酒,花时返秋。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冷风》
□孟醒石
 
冷和风,是两种事物
风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有时晓风和畅,天朗气清
有时狂风骤起,山摇地动
而冷,有时与风结伴同行
有时独自悄悄降临
让泥泞的道路结冰
让老人的身体僵硬
让孩子的脸蛋通红
让孤独的人结冰,身体僵硬,脸蛋通红
 
2016年2月10日
 
 
《时尚年代》
□孟醒石
 
与那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不同
请看我们小时候的照片: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
十二三岁的孩子,穿着乡村裁缝制作的
软塌塌的西装,打着鲜红的领带
脚蹬沾满泥土的千层底布鞋
站在交公粮的马车前,眉头紧蹙的样子
活像一个中年人,等着被秋后算账
 
中年之后,我们的面相要比城里人衰老
但笑容更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羞涩、腼腆
好像没有经历那个时尚年代
好像早已无账一身轻
或虱多不痒,帐多不愁
 
2016年3月6日
 
 
《钟乳石》
□孟醒石
 
冰天雪地的世界,像一个大溶洞
没有象牙塔,只有钟乳石
 
其中一块化作人形,来到人间,混迹人群
赶往火车站,连夜返乡祭奠祖父母
 
没有人能认出他,没有人能感化他
唯有自己的眼泪,水滴,石穿
 
2016年3月6日
 
 
《理发》
□孟醒石
 
理发师挥舞剪刀
我的头发慢慢变短
镜子中的脸,像我已经去世的爷爷:
印堂灰暗,从矿井中钻出来
 
理发师挥舞剪刀
我的头发慢慢变短
镜子中的脸,像我已经去世的舅舅:
懦弱寡言,下岗后话更少了
 
理发师挥舞剪刀
我的头发慢慢变短
镜子中的脸,像我外出打工的表哥:
冷峻刚毅,行走在不归路上
 
理发师舞动剪刀
我的头发慢慢变短
镜子中的脸,最后变成一个陌生人:
与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我怎么看怎么不像自己
 
2016年3月10日
 
 
《子夜》
□孟醒石
 
子夜下班后,从报社乘公交车
一路向西,抵达西三环
再徒步穿越上庄镇回家
母亲总担忧我的安全
我告诉她:“唯有你看我是个孩子
在别人眼中,我是个彪悍的中年男人
不管是谁,在半夜遇到我,都会害怕”
为了证实自己的言论
今日子时,在黑暗的大街上
我故意走得很快
先追上一个女孩,刚跟着她走了几步
她吓得尖叫一声,撒腿跑远了
又遇到一群打架的醉鬼
我径直走过去,他们竟然同时停手
闪出通道,默默注视着我大摇大摆从中穿过
再往前走,两辆越野车,四辆铲车
五台挖掘机、十几辆后八轮渣土车
排着长队,卷着烟霾,呼啸而来
我和月亮,都对其行注目礼
又不由自主地向后退,恨不得从黑夜
迅速躲到光天化日下
 
2016年3月18日
 
 
《感觉》
□孟醒石
 
那时候,天空是透明的
井水是透明的,可看见投井自尽的人
月亮是透明的,可看见望月怀远的人
我也是透明的,不回头
也能感觉到后面有人在看我
有时候是王小娟,她的胸脯藏着两个馒头
有时候是魏老师,他的眼睛不容一粒沙子
 
如今,很多感觉都消失了
即便有人在我背后捅刀,我也不知道
即便有人在我前面引路,我也看不见
垃圾污染井水,当王小娟不存在
尘沙漫过月亮,当魏老师不存在
雾霾笼罩华北,当无极县不存在
 
2016年3月23日
 
 
 《末班车》
□孟醒石
 
未老先衰的城市,在深夜又焕发青春
最后一班公交车上,全是年轻人
有的人和我一样,工作到深夜
有的人交友、约会、看电影到现在
有的人要回家,有的人没有家
只能回临时住所、出租屋、单身宿舍
 
此刻,中山路非常空旷
末班车内灯光昏暗
激情和速度,常常上演
女孩坐在男孩腿上,肆无忌惮地接吻
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
满车的乘客都是灰尘
我坐在他们身后
心脏像老相机,缓慢曝光旧日的胶卷
 
作为报纸夜班编辑,我每天通过
纠正自己的错误,来体现城市的正确
深夜,这座城市的年轻人
分乘各路末班车回到床上
凌晨,出现在彼此的梦里
但他们的故事,不会刊登在明天的报纸上
相对于排成方阵接受检阅的铅字
个体的喜怒哀乐,等同空气
 
2016年2月1日
 
 
《丙申新年寄语》
□孟醒石
 
我愿意,在下行的年代,与你一起向上生长
无论悬崖上的侧柏,还是原野中的白杨
均安贫乐道,把蓝天白云,当作永远的故乡
 
我愿意,在通胀的潮头,与你一起将爱紧缩
关心家人,亲近蝼蚁,逆水行舟,上溯诗经源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名利,在水一方
 
我愿意,在做空的世界,与你一起早日悟空
祝愿大地白茫茫真干净,祝愿人民幸福安康
成为齐天大圣,在丙申猴年,捞出水中的月亮
 
(注:下行、通胀、紧缩、做空,为经济术语)
 
2016年1月28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