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丝 ⊙ 空壳剧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山中

◎摩丝



2002/7/8

  ——只缘身在此山中



它来的太快。
当我从粘土里站起,我的心还在发凉,它就来和我靠在一起
它辫子粗壮,我们的牙齿轻碰
发出红酒的声音
象兔子撞树,有各种可能
它是我的教练,美滋滋地掰弄手指头
我们一起贪玩,不乖着乖。我鼻子发酸,连灰也没有拍
它说,“睡会儿。”
我也这么想。它不动弹,搂着我。我就安静地睡着了
只偶尔抽搐一下



它值得骄傲,在泛黄之前,在月球身边
耗着。它意味着我

正在发抖
我从树上飞过,无法抗拒啊
在没有酒的时候也成为醉的一部分
我向下看看,向上看看,慢慢地,变盲

它根本不在乎
加紧制作嗅觉标本,麝香加牛奶
它一抬头,我就陷落

要它一个倒栽葱来救我
这玩意儿,耽美,慢条斯理,还健忘
它偷走我的牛仔裤
熨成疲劳的温柔
象电一样,我不停地哭泣

它喜欢的种种,荡漾出来,黑糯米眼珠
转一转,它和我,简称我们
我们一起冲上山头



有时候
就是想,耍耍小性子。我仰起的脸,在它的迷宫里,很美
会象曲线一样,波动
它随手抓住,再搭上它的箭,给路边的草变魔术

我跺脚,羽毛漫山遍野,捣腾。跟着那节奏,在风中
我跳得再凶,它都能咬住,然后抿抿嘴。就象这样,我梦见
变幻莫测的高空,眼冒金星。我不断淡入,不断淡出

慢镜头里一直向它遥遥举杯



我没有力气。它和我对望一眼,笑容可掬

它从四面八方探出身来
趴在营养的头顶,花说柳说。
我听它的,不断加热,在掌纹中,全新瘦身活动

又酸又甜。
还会吐烟圈呢,打动手心,爆米花开。迷鹿放松的角
我和它依山傍水。大雨后城市的寂寞,我知道它,但不以为然

哪里都没那么黑
我摸黑。我屏息地笑。我突然想到,我是真迷上它了
怎么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