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衣 ⊙ 倒油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

◎小衣



2016,又开始真实的活着,这很好

 

 


 
【若曾是】
 
群山遗留的婴儿
将是湖水倒影中的叶子
 
岩石在背后喜欢你的手臂
 
你我至今“咫尺不见”
瞳孔里,未见一个多年熟识的故人
 
在一个既无抒情,也无矫饰的世界
 
我可能离开,可能
不懂爱
可能等待了一个晚上和一次沙漏
进入计时器的时间
 
               2016.1.10
 

【知不知道】
 
然而,远远的存在
依然震颤了
幽幽鱼塘的鱼
 
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拘束,撩开了
将要到达的距离
 
冬季的树叶,已空!空得让人内疚
灰的让人心疼
 
知不知道?
内心的欲望
被风裹得一点一点收紧
 
不敢再向悬枝披露
盛开的美
 
 2016.1.18


【偏执经】
 
在悬崖上,再虚空一点
也是深夜的深
 
然而,你从哪里知道?
 
鱼在你蓄泪的左眼
盲花中
真心光秃秃
 
像湖水跳着心脏述说往日后
无尽的悲凉
 
飞鸿若无能带来音讯
年过了一个
还得再过一个
 
走过沉睡得离奇的那些梦
穿越了过去的瘦影子
倚在门上,依然是旧伤未愈
 
今日,没有马在跑
他们的爱情,有如蝴蝶诵经
 
                   2016.2.12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在深海里起伏的星星
水意安然
 
海的那头,伤神的火花在涤荡
 
别处在哪儿啊
扣上船只,远航人的血液就去往哪儿
 
山,是睡死了的人
前世干净
那是一部无声的哑剧
 
因为一把锁
想一个人手上的锄头
……
 
我无辜站立
 
冰冷像一具刺身
我拙劣于措辞,只有到了这一天,
才会和海水一同落泪
 
四周的贝壳,劫持宿命的水蟹
退潮后,都睡在红尘里了
 
酒瓶,那通亮通亮的鼻子
倒在那儿
给醉了的情人捧杯
 
好吧我承认
除了这破碎的波浪声
我便没有办法这样想你、需要你、欲望你
 
      2016.2.23于元宵夜
 


神智不清
 
一只红锈色嘴的海鸥也没有出现的痕迹
却装饰了人群的触须
 
他们探究了你的生活
 
每种一种花,打开都有伤口
桃花,梅花,小花
 
活着的人,他们
将自己放逐得十分遥远
 
深海恐惧和贪婪心
没有一个人种植至爱者
 
唤起旧日的回忆
那些亲密的话已经毫无意义了?
 
你知道她睡于孤寂的黑夜两点钟的溪流
没有一个得相思病的人,在面团里把心掏尽
没有人,能让她重获美貌
 
还有你和我吗
欣长的昔日之美
一行诗常常得诉说自己的苦痛和几十个小时的心碎
你看到的,却没有冬风吹动,只有智慧丰足而无求
 
          2016.3.1


暂存,待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