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恩情的叙述

◎余文浩



友人在北京
 
在北京
寒冷的空气
我们手拉手
你说: 温


在北京
雾霾的天气
我们手拉手
你说: 淡


在北京
雾霾的天气
我们手拉手
你说: 还是
出去走走

我们手拉手
迎着寒冷
在北京的雾霾中
走啊走

走到天安门
走到中南海
走到圆明园
走到哪里,哪里都是雾

哎,
我走累了
不想走了
我想我是不是会
吸够多的雾霾
死在这?

冷冷的北京没有回答
喂我以雾霾

2015.12.6

 
恩情的叙述
 
不会忘记
泥泞的小路
灰色的天空
我们受着
树枝上
滴下的
泪水
祖母在飘泼大雨中
拄着拐杖
一瘸一跛
送我走到小学
湿漉漉的
贫苦大地上
写满了
伤心和倔强
我不会忘记
这一种
持久的恩情


2015.12.4
 
 
 
无题
—— 给rong
 
 
从天而降的rong
在汉口街头
闲逛的时候
感慨说:
“这里
人人都对我很好
出租车司机
服务员
卖水果的女人
教我买车票的年轻人
教我路怎么走的中学生
同桌过早①的四岁小男孩
我像是一只动物
感受着和我一样动物
的体温”
我们一帮大学同学
趁机也热闹了一回
在微信群里
群情激昂
大家为中国和美国的
国家、民族、文化,政府、主义
几天来和rong争得不可开交
搞得
rong同学进了群,退群
又被拉进群
这段争吵,从rong11月24号进群开始,
到12月4日她要离开中国时为止
也许,可能,消停
然后就静得
老僧入定一样
哎,rong就像火星上的水
清新的滴入到
越来越顽固的人群
有人可以像长江
像学校水泥地面上
一圈白菜刚刚生长
上面压着铜铁雕塑
是让光鲜的雕塑更加光鲜
还是让白菜幼苗无辜生长
这个问题,留到rong回去美国
我们中间隔着一个大洋
 
 
2015-12-03
 
过早①:武汉方言,吃早餐之意。
 
 
答友人,“雪国”命题诗
 
在深圳
从冬天又回到夏天的时候
友人以“雪国”命题作诗
看来我是作不出来了
上午猛烈的阳光照得
要我快去找一片阴凉之地
毋宁“雪国”是一个醒着的梦
记得好几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吧
暴雪落在粤、湘、鄂的大地上
雪落无声,火车停运
京珠高速上不断车翻人亡
我辗转千里,回到家中写了这样几句
”和亲人们一起,真好!
喝着热乎乎的排骨汤,真好!
今天太阳出来了,真好!
在几天前这是难以想像的,那时在京九线
在深圳,那时缠绕的心事啊
有人还在路上,京珠线仍未通畅”
今天,我顶着这丽日
看着眼前的车轮
不停的碾过去
想不出一片雪
而雪曾经也有一种方式
在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
化为了泥泞的路
路上仍有一些奔波的人
这一幕没有忘记​
 
2015、12、13​
 
 
黎明,在398路公汽上构思的一首诗
 
二木、初心在湖北
Rong 在旧金山
明月、十年树和我在深圳
几个30年的老友
在30年里,隔着茫茫的酒桌
某一天,我们言欢不把酒
在光线中看光
看纷纷树上的
早晨,照一片旧物
哦,这份恩情,速度般
唤醒了30年前
我们走过广场、大桥
(也是在黎明)
手挽手?
还是肩并着肩?
一切朦胧了
何时、何地
何物、何人
再无激动的一刻
如今,一切不再比饮酒
一切不再比喝茶
隔着茫茫的酒桌
和陈年
饮下这虚空吧
也许在何有之乡
也许在广漠之野
二木
初心
Rong
明月
十年树
来来来,我们叙一下30年前
那栩栩如生的现实,不能说是青涩
也许提起便是痛苦​
 
2015-12-17

 
浮生
 
昨夜
在KTV包房
我唱了一曲《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对朋友说,这是30年前我唱的歌
现在唱来,似乎有点激情
有点狂,有点野
有点味,还有一丝
青春的派
以至今天上班途中
我还哼着《一场游戏一场梦》
不知不觉
走到洗手间里的
镜子面前
再次看着
镜中的我
第几根
两鬓生出的
白头发
哦,小余
小余
那遥远的一人
也曾“一场游戏一场梦”
夜色中越过了沙湖的墙
 
​2015.12.31晚20:30分理发店草就
注:沙湖系我的母校湖大旁边的湖。​
 
 
看海
 
在海边的
一张凳子上
我坐下来
面对浩瀚的海
用一种我理解不了的语言
把一切演变成流水
流去了
流回来
又流去
流水是新
似旧?
不过,这是不同于以前
我的少年和青年
在叶路洲,在武昌
在黄石
看到的那江
………
遥远的一切,那么有力地
推动着,日复一日的消逝
 
2016.1.12
注:叶路洲是我的家乡湖北黄冈叶路乡。
 
 
仿姜夔《扬州慢》
 
 
以前回乡
走在小径
迎面总走来几个
看着我长大的
乡亲
“回来啦?”
“回来了。”
这样平淡的一问一答
平淡地
走过了岁头年尾
像那土地,像那条小河
一擦肩
是过去的事情
如果我
现在回乡
小径还是
那小径
(回家的一条路)
原来的人,几乎不遇
有的,像我一样
远走,有的得病
无钱救治,亡了
房子,拆了
河塘,干了
很多很多
没有的地方
野草丛生,在屋基上
在池塘边
在我们曾经踩过的土地
红的开红花
绿的长绿叶
风顺着风吹
草顺着草长
几年不见的草木
终究越过了一个大人
 
 2016、1、21
 
 
捕风捉影
 
时光就是
坐G1015高铁
经过了
咸宁南
岳阳东
长沙南
衡阳
郴州西
韶关
广州南
虎门
深圳北
5个小时一千公里
叶路洲这样飞快地
在梦中,为水、为草
我腊月28回湖北省
正月初七返深圳市
后来紧张的上班
除非夜深人静
除非触景生情
那依稀的,要入梦去
才可以捕风捉影​

 2016/2/17
注:叶路洲是我的家乡湖北黄冈叶路乡。

 
 
去外婆家
 
 
走过麦地、竹林,泥泞的路上
我们专挑有黄沙或碎石的那一边
上坡、下坡,几个来回,饮烟升起的地方
快到外婆家了
我还要从一排芭蕉树边走过
看到了外婆种在高坡上的甘蔗
(到外婆家后,砍来几根)
外婆家前后面的水呀宽阔,茅草下边
鸭、鹅、鱼和蛙忙碌或悠闲
没有理会我们的来到,除非我
去追赶和捕捉,这样的午后如此充实
看到稻田,外公从稻田里赤脚归来
小姨小舅在公路一侧的塘里
不惧寒风,我们抓鱼摸虾
尽管最后捞起的还有水
一滴滴滴下
但却不能冲洗出
现在
完整的底片
水泥取代芭蕉
乡村小楼竖立那塘的地方
天地狭小,忆起旧事来
在舅舅的一间房子里
我走近外婆外公的遗像面前
静静的站着
外婆逝于1987年10月
外公逝于2014年4月
20多年如一片叶子
孤独地在门前吹落下来
 
 
2016、2、20

 
美德
 
鸟鸣是欣喜的
和风是欣喜的
阳光是欣喜的
安静的树在准备着
这一天
 
2016/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