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5年4-6月诗选

◎一地雪



2015年4-6月诗选(十首)
 
《创》
 
诗者说:素来(不绝对,或许偶尔)晚上临睡写诗,或清晨醒来写诗。以下者,却为夜晚一首,清晨一首。不知哪位诗者点拨了我的诗神经。想来该是春日万物勃勃生机——我用省下的春光造一座羊圈,好蓄一头白发如羊,用一行行诗心作栅栏圈着那光阴的羊群。
 
 
对你说不。就是
替自己落把心锁,
把海棠插上锁孔。就像
我此时,真的想住一住监狱,
伸出左脸
(或右脸)
赐自己一段时光自由的巴掌。
慢慢地
看一遍“追忆似水年华”。
 
我将细细玩味,
那犹如霓虹的五味陈杂。
只是,一定要让我忘却我依然
身居喧嚣的尘世。
 
***************************************
 
那时,豫01线是上帝恩赐
我的雨刮器,不断清刮着渴望、泪水和
羞于启齿的梦想。
 
那时他为我虚拟的情书
制造迷乱,对人世,虚假得可以
颠倒了万物爱的真相。
 
雨打孤雁。
苦难扮作一场戏,
紧锣密鼓出场。在中年的跷跷板上
 
那时,他还睡在蓝色的月亮。
太阳正翘着二郎腿还没读到
玉兔捣药的结局。殊不知
 
人间我已驶过雪海、火焰与
灿烂迷茫的昨天。
清晨醒来想起这些——
 
2015-04
 
《南风,南风》
 
这夜,月季微醺
招惹了南风阵阵。一开始
还轻描淡写,
叙述故事的小蛮腰。
到后来,辞别了十字路口
人影倒映,车轮巍峨。
那南风便开始肆虐,
呼啸声拧断高压线冲垮
玻璃门的晶莹。
 
我将醉眼安放在先锋诗上。
而卡明斯基
也乘兴,赶着南风的
鼓点奔来。除此,
没有谁逼近我心中的潮湿。
南风呼呼,
 
撒开野蹄狂奔。我是说
他们正碾过世上那些
荒芜的灵魂。
也可以说,万物抖动
它们的躯体正重新排序。当此时,
有人在月季花下
种太阳,种雨
和恓恓良人。南风肆虐
阵阵。阵阵。
 
2015-05-07子夜
 
《我是一枚灰色印章》
 
我就是一枚灰色的印章,
漫不经心地
盖在,岁月的脊背上。
而所有的痕迹
都是,命运事先刻好的。
 
2015-04-01
 
《夜读》
 
像早晨塞车的仲景桥,
当我读到一首诗
它让我的思维突然短路。
 
我要对所有的声音挂
免战牌。闭上眼
再读一页美妙的文字——
 
跛足。哮喘病人。
这消费我时钟的哑者
列队,走过我记忆的钢丝。
 
床单冷凄,盛开着
大朵的火焰。当我读到
“那早逝的人”想起
 
那个早逝的人——
即便有时灵魂肮脏,也有
三分怜惜。
 
2015-04月
 
《记录》
 
夜读时看见
死亡离他那么近——
在一场漆黑的灯火中
他的老,遮盖了灯光下
朗诵的美女。
真没想到
多年前的伤口仍会皴裂,
只不过被山风噬干了血迹,就
在邂逅的那一刻。
而刚刚
我的阅读不期撞上他的影子
竟然没有制造一丝儿
忧伤的余震。我为这安静庆幸。
子夜的鼾声加速了
他在我心底的死亡。
 
2015-05-07
 
《落絮乱舞时》
(或兼致神农山)
 
落絮乱舞时
收到飞廉寄书,不亚于松爽手机
上的蓝天、蔷薇。他们洗刷了
我心中数日的霉菌。
不亚于神农山上
龙鳞松剥落一身树皮
呈现的豪迈和霸气。
当那日我欲伸手缆车外捉一只
羞涩的山雀被小诗妹惊呼。
我奇怪那神农山
越长越陡峭,它背负的蓝天
不是谁的数学能算计出高度与体重。
就像没有人能测试
神农山在我身体中的位置。
它只在机缘中慢慢
消耗我的风尘、花朵、岩石与流星。
当此时,神农山像手中的
这本书,在这落絮乱舞的空中
慢慢打开。猴子们正攀缘
诗行,蝉声力透纸背。
祭坛上,骄日写下红荤
迷醉山风将云朵谱成新篇。
哦,我这乱舞的柳絮
在南阳怀念,一只笨鸟
与一块青石的交谈。
 
2015-05-12
 
《天空是稳妥的》
 
天空是稳妥的
(睡在床上我忽然想),但
云朵是不可信任的。
就像词语的嬗变、不
可捉摸。我与这个世界存在交流障碍,
找不到谄媚的钥匙。
你看,清晨的阴郁正
等待时机,让词语的婚礼蒙上
面纱。哦,我有点力竭。
 
为什么发明词语?
也因此带来事物的怀疑。而
我需要一切透明,
但并不是说一切温情。
 
2015-05-14
 
《红灯停》
 
马路边行乞的伪跛足者用
秃顶掩盖中年。
“我已经给你两次了!”
当他将写满字的硬纸板从
我车窗上撤掉,
我看见,藏在他抬头纹下的那
双眼机警地一闪,耷拉下
恨怒的余光佯装驮着一颠一颠
的身躯,悻悻离去。
 
2015-05-21
 
《想去白河看看李白》
 
一直想去白河看看
李白,和他说说话儿。可
一直没去。我住在白河岸却没有
看看新塑的李白像。
 
那些读着“窗前明月光”的人去
看了。那些把“诗人”当作一个闪光符号的
人们去看了。周同宾去看了吧他说李白
曾五次来南阳。我想
先生清癯的身影踏住月光踱步白河岸念叨着李白。
 
二月河呢,他的乾隆背诵过李白吗?
那可是个“天子呼来不上船”的主。
哦我的南阳。我的白河。
“迁客骚人多会于此”。
 
当然,那些无所事事的人们
也去白河看过李白。他们与李白合影
不知是不是引以为豪。而我,写着诗,
读着诗,住在李白身边却
只在梦中见过李白。
 
2015-06-25
注释:
  1. 南阳白河岸边,近期矗立了一尊李白雕像。
  2. 周同宾:当代著名散文家。代表作《皇天后土》,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现居南阳。
  3. 二月河:著名帝王作家。现居南阳。
 
 
《不知昨夜梦中所云》
 
不料怀揣不快入睡
梦也悲催。醒来想起梦中极尽龌龊事,
叹人间无可留恋。
 
2015-06-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