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近作三首

◎武靖东



近作三首
 


《雪是水的裸体,或你的裸替?》
 
 
武靖东
 
A
 
 
雪,一片又一片地下落。
“雪好大啊!”——说出这话的时候,
雪的多和密与它的大,在向下的进程中
合为一体。一个人在
嘉陵江畔的雪地里转悠,
我看见一片又一片的孤不停地落在单上,
堆成了孤单。孤一片又一片地落在独上,
形成的孤独——好厚好深!这么讲,我只不过
是玩了玩拆构天与人、人与词的小游戏。
 
在天空,雪是旋转不停的动词,在地上,
它是动态更幽微的实词。它在
我的脸上、心里,是某种符号,极易消逝,
指示着你和我该有的静止、
终结或开始。
 
B
 
 
上一刻的雪落进这一刻,这一刻的
雪托起了下一刻的。雪是
水的裸体,或你的裸替?今天
凌晨,流浪汉的尿,翠峰亭前的霜,小发电厂
冒出的蒸汽,八渡河面的雾——所有的地气,
聚集、上升、浮游,生成了云、霞
和霓,之后又回落,好似那些失去了的事物,
又回到身旁,但都变了样。
 
你是一片雪花吗?这一片,还是那一片?
你一来,就把我变成了雪人。
或者说,让我从雪人变成了人。如果你没
被我的温度融化,你就不是你。
 
C
 
 
就像爱,会带来爱和性,雪,会带来雪和白,
还时不时地会给人带来幻觉,
以及错觉,更多的时候是痛觉。
雪落满了南山的枝枝桠桠,此时我恰好
爬到了山顶,看了看我生活了23年的小城,
我反向地伸出舌尖,品尝着天地所赐的
美味。是啊,每年,雪,一如春天,
都会来看望各位,不管大家活得怎么样。
它还会抽空
前往墓地,用一层又一层的
静默,长时间地安慰死者。
 
D
 
 
雪,使我所在之地闪闪发亮,也闪闪
发凉,还闪闪发烫。我和你们一样,携带着
孤、单、独、爱、性、雪、白、凉、烫,
一个人顶着一天的寒冷,沿着一条时光轴
前行。甩开了十字路口和路灯,沿途
我涂鸦似地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记,仿佛
一头野兽在野外书写野史。
在孩子们还没睡醒、还没冲到小区的
庭院中鲜艳地嬉闹之前,雪,喜欢把世界
简化为——黑和白,我也是。雪和你,
都在趋向液体,可我
却越来越顽固地固体,我自己把自己固定在
雪景里,安放在人世的黑和白之中,
或许有人
能看见——另一个我的——晶体的原形。
 
           2015-12-10草稿;2016-1-6定稿。
 
 
 
 
 
《一场大雪或许可以拯救一个崩溃的人》
 
武靖东
 
 
 
一场大雪涌至脚下。雪在雪白中透出冷,
那种静静的,有硬度也有柔韧性的冷。
 
在山顶,或楼顶、河边,在寒风中,会不会
有这么一个人——诸如仇恨、绝望之类的负能量
在炸裂他/她、在损坏他/她、在埋葬他/她
(其实呢,这些东西不过是像雪片一样突然
出现、暂时聚集,终会消失),
他/她悲伤、疯狂,徘徊在人间和地狱的
交界处,像雪花一样凌乱、散碎?
如果有,就让他/她也遇到这场将我修改
并将我治愈的大雪吧——
它一次性地删除、抹掉了大地上的肮脏、杂乱和
喧嚣,只留下了你、我、他/她,
我骨头上的、并不亚于它的洁白被反射出来,
它仿佛一种药品,让我和世界自行冷却,
仿佛巨大而厚实的襁褓,它迎迓了我的重生——
大雪中,我会遇见他/她吗?遇见的话,
你会看到我和他/她,在雪光中,停步,对视,
像一座刚刚安宁下来的佛塔
面对着另一座渐渐趋于平安的宝塔。
 
          2016-1-6
 
 
《秋兴》
——与甘肃诗人勇康唱和,赠小肖
 
武靖东
 
 
 
“九一八”的前一天,晨曦
透出我熟稔的香味,三五棵红豆杉、
白杨、柳叶铁匠木,比我们还早
来到山顶。你的衣衫,消化了昨夜所有的黑色,
你的影子,已在你身后化成了一条
回返老家的小径。路边,稻子的颜色
那么豁亮,映衬着她的柱体,她轻轻整理
耳边头发的那一刻,我决定让我的直线
再绿下去,尽管她只属于她自己。几个月前的
篝火,温暖但不紊乱,我醉着离开了
那座会在一瞬间的记忆中永远发亮的空山。
秋天来了,我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安静,如同
被层层阳光包裹着的野果。我喜欢那些
越来越重、越来越浑圆的事物,它们都是劳作
馈赠给劳动者的礼物,它们都有
难以被侵略的半径。那些香气和实体,仿佛人生
谜题的答案。腐殖土、花瓣和杂草
都堆积在远处的山坡,还有一座无形的寺庙
在上面闪着我们可以吸收到的微光。
兄长啊,你自下而上,我,自上而下——
我们都漫游在清澈的风中。
 
2015-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