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5年诗选

◎铁心



 


旷野里的一座楼

旷野里的一座楼
严格说来
它还不能称之为楼房
它只具备了
骨架和少部分外墙
不知它
已经这样站立
多久了
不知它还要这样继续站立
多久
它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过往的车辆
分外凶猛

 

刹车声
 
卧室墙上的钟表
不知怎么
就停了
窗外的刹车声
把我从梦中惊醒
它停在了
凌晨四点二十五分
我以为才四点二十五分
就接着睡吧
感觉刺耳的刹车声
划破了玻璃
有碎渣掉进楼下的
枯草坪
好像还隐约听见
扫雪的声音
我可以继续睡在
冬日凌晨四点二十五分

 


济宁太白楼

沿着窄窄的老运河
由诗人朋友还叫悟空、天狼
悉心引导
穿过市中心大广场
终于得见
慕名已久的
太白楼
很快爬上去
先是与白色的诗仙塑像
合了张影
接着又读了读
挂在墙上的喷绘诗句
展厅里
人影匆匆
有点阴冷
就慢慢从砖砌的台阶
下来了
回望数遍
我一直怀疑
这应该是大诗人
晚年
所呆着的地方

 

春晚

微信群很卡
抢红包的太多了
容不下一首诗
朋友圈里的吐槽帝
相当敬业
吐着央视春晚的槽
然后连呼恶心
等待像烟花般的点赞
此刻外面的烟花爆竹
炫目缤纷
震耳欲聋
第一次经历除夕的儿子
被惊醒
他翻过身体扒在床上
黑溜溜的小眼珠
看看窗外又看看我
在这黑夜的震荡波中
他和我们一样
安然接受
那人间的春晚

 


吉祥日

我们站在
摩天大楼的阴影里
需要植物陪伴
我们利用玻璃的反射
看见鸽子的飞翔
以及它们习惯掉落的羽毛
我们拨打手机
赶在天黑之前告别
我们的距离
正如楼与楼之间的距离
隔着几条马路
当我们喝着啤酒
谈论一场战争
或是一场游戏的时候
电视里正重播滑稽剧和露天葬礼
在这城市的吉祥日
一排长长的军车队
正默默穿过广场
难得一见地荷枪实弹
另一路粘了玫瑰花的车队
也碰巧经过
两位新人显然有些
不知所措
街上的人们兴奋不已
我们成为了
幸运观众

 


劫持

那盏节能灯
越来越黯淡
越来越黯淡
越来越黯淡

不是老化了
而是灯管
总是被
细密的黑虫子
爬满

 


冒烟的人

站在文化东路
下午。低矮的冬青街边
穿浅色服装的那个男子
头上冒着雾霭
像一根
骆驼牌香烟
被来来往往的车流吸食
只剩下了
过滤嘴

 


养狗

邻居家几乎都养狗
一有动静
就听见它们在争着叫唤
我想
我就不用养了
即使有小偷光顾
也用不着担心
前后左右的狗
都会叫起来的
可昨天趁我外出写生
小偷翻进我的画室
偷走了
一部笔记本电脑
好在画作没有损失
问了问邻居们
都说
没听见任何动静

 


慢镜头

老婆总是爱看
吸血鬼片
僵尸片
灾难片
惊悚片
弄得我
在地铁里
超市里
写字楼里
会议室里
常常有些幻觉
人人都在
玩手机
他们五官模糊
拥挤着
从镜子里跑出来
婴儿的啼哭
把镜面
划伤
拍死蚊子
沾自己的血
又到了
要交房租的时候

 

 

甜筒

雾霾过后
肯德基店外的墙根
坐了一排老头老太
好天气的时候
他们通常在那里
晒太阳
隔着一层玻璃幕墙
年轻人
正在里面
大口嚼着汉堡包
灌下可口可乐
女人的舌尖
舔着甜筒
近旁的十字路口
交通协管员
正挥舞着手中的
小红旗
阳光被温柔地拂在了
每个人的脸上

 



玫瑰旅行箱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孩儿
正在打开她
玫瑰色的旅行箱
被路过的我
看个正着
箱子里,萌萌哒
像新鲜的内脏

 


导航不知道修路

导航不知道修路
导航升级了也不知道修路
导航才不管为什么又要修路
导航只知道
继续  导它的航
哪怕撞上眼前这堵
浑身抽满血道的
墙壁

 


被安检

现在,到处都是安检
甚至
进入殡仪馆
也需要被安检
有一次
在高铁站
我背着小包
扑通一下
干脆利落地
把自己的身体
一并送进了安检机
不知道,他们
看见了什么
似乎我更习惯
穿越
黑黑的隧道

 


断奶

这几天
孩子
正在断奶
这需要我这个做爸爸的
好好配合
这需要我一次又一次
坚决地
把他
从妈妈怀里
抢走
并且无视他
接二连三爆炸般的
哭闹声
直到
哄入梦乡

 

 


老天是最好的清洁工

毕先生终于有了
自己的停车位
几乎是抢来的
可是最近他发现
每天清晨开车前
都会有几滴鸟屎
打在车盖上
这让他顿生烦恼
昨夜一场大雨
连同整个城市
狠狠地冲刷了一遍
不留任何无聊的痕迹
今早他看了看
通体崭新的车身
于是就原谅了
头顶上纵横交错的电线
和停在上面
发呆的灰鸟

 

 

又到清明

走进逝者的殿堂
很茫然
不间断的烟火
燃烧的花朵
默哀的仪式
看门大爷
浑浑噩噩
看见那些黑色的石碑上
有的已经镌刻了
金色的文字
有的用粉笔写着
已交费
预订

 



操场上

在塑胶跑道上
跑圈
我突然发现许多
弯曲的黑线条
有些部分
还在地面之下

于是
我很是担心
踩到它们
跑步的动作
由此变形

再看看跑道上的几位长者
正气定神闲地
快走
那些柔软的蚯蚓
很可能
躲不过他们
时兴的运动鞋

 

纷飞

大船
在江水里燃烧
铁锈纷飞
塑料袋纷飞
码头的残骸纷飞
黑名单纷飞
口罩纷飞
防毒面具纷飞
生日蛋糕纷飞
圣诞树纷飞
等待大雪纷飞
抢红包纷飞
点赞纷飞
低着头纷飞




绿网

大殿内外
人们忙碌着
烧香。膜拜。拍照
大屋顶
似乎长满了青草
走到近前
才看清楚
原来是大殿的
屋檐。斗拱。山花
都围上了绿色的护网
那种高楼大厦
施工用的网子
我以为这是要进行
大型修缮
便咨询导游
她微笑着解释
为了阻挡
鸟雀们飞入

 



路过

楼道里
似乎有女人的哭泣
我正好路过
确切地说
它来自盥洗室
我不想听它继续
哭哭啼啼
走过去
关掉了水笼头
灰色的走廊
有人行走着睡觉
有人手机铃声响起
告诉你
他来自哪个年代

 


鼠声

暗夜
总是听见
老鼠的动静
我在想
如何能把自己
变成一只猫
这家伙怎么进来的
逮住它
先痛打一顿 
正当我躺在床上时
又听见塑料袋
窸窸窣窣地响个不停
黑漆漆中
这令人心烦的演奏大师
似乎无处不在

 



楼梯

五十层高的楼房
楼梯
多么颓废

五十层高的楼房
楼梯
多么孤寂

电梯
忙得咳喘

 



倒立时光

我看见
一个男孩子
在玻璃幕墙上
倒立
他是我目前看到的
坚持时间最长的
倒立者
昨天下午
我又看见他在那里倒立
玻璃的另一面
是几个喝咖啡的美女
她们偶尔说笑
大部分时间
在低着头看手机
她们问我
他为什么倒立
我回答
为了不疲倦
她们兴致索然地笑了笑
倒立还在进行
经过的顾客
揭下一层层面膜
贴在玻璃上

 


涩光

一池水
还是一块
经过裁切之手的海水
立在墙面
形成一件单纯的摄影作品
无风暴
无失联遗物
被一位盗火者
踩在脚下
我们看着眩晕
他在一遍遍
提取火焰
平静如镜片
对焦。仓皇鼠相
他坚定地站立于水面
点燃空气与尘埃
我们被吸入
倒行逆施的电梯
浑然不觉
在蚊子公园
拉亮灯

 


凝视

----写给艺术家李凝

目光之刺盯咬着你
深邃的躯体
扶起折损的翅膀
放回蛹屋
在地下
绽开金属之光的花瓣
在空气中
蔓延血管之根
“除了身体,我一无所有”
更多的人儿
身体去了哪里
你看见他们
他们看不见你
你白色的连衣裙
防辐射
尖叫的胶带
粘住臭嘴和屁眼
在混凝土中倔强生长
你站桩。推拿
擦拭时间的亮度
关掉不知痛痒的杂音
每一幢大楼喝醉了
抖落颤音

 


装睡

雾霾时期
灾难像一页页纸张
被轻易掀过

不知不觉进入睡意
躺在白色的病床上
使用专业陪床

蹑手蹑脚的我
怕碰醒
数字化的脸

他们戴面罩飞叶子
用一根根吸管
吮吸新鲜的烟雾

约会。挂号
有人先撤了
有人还在来的路上

随处垃圾
随处可以躺倒
随处春山

其实我很害怕
彩色月光。沉睡
错过与亲人相逢

 

 


变形者

在羊头峪东街的拐角
是个肯德基
我不是到那里吃炸薯条
而是抄近路
去私人展览馆
迎面走来一人
他的脸庞极度歪曲变形
处于职业习惯
我多看了他一眼
他也下意识地侧了侧上身
尽管衣衫普通整洁
但我看得很清楚
他的脸庞确实很变形
白日鬼马
很快他走远了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
弯刀一样的背影
他似乎也回头
看了看我
现在这样的面孔不好找
兴许他会觉得我
变形的厉害
只是不像他那样
走得慌张

 


撸画

吕子从精神病院出来
特别愿意画画
原来就是因为画画
被狗日的领导
迫害至精神病院
后来领导被双规了
吕子出院了
画画的激情空前高涨
并且很爱在微信里
晒这些作品
谓之
今天又撸了几张
有的还湿的
那感觉
无比满足

 


慢咖啡

等待陌生人
他来得很慢很慢
在漫咖啡的
榆木桌椅上
有许多
很慢很慢
喝咖啡的人
绿植
来自郊区
是一位慢性病患者
人造水晶灯
拖到睫毛
咖啡沫
漫过头顶
也许只有我
看到了
那个不明飞行物
在对面的欧式建筑
轻轻闪过

 


开灯

多年以来
吕子养成了个习惯
回到屋子里
要把所有的灯都拉亮
卫生间的也不例外
但水笼头一定
要拧紧
有时候即使睡下了
也要再起来看看
灯是不是亮着
水笼头是不是关好了
蟑螂们正从
电饭煲上爬过

 


睡火车

彻夜不眠的老火车
从窗外缓缓经过
后半夜
房间里的主人
扯开窗纱
瞟见了
车厢里睡得
乱七八糟的头颅
和吃东西的嘴
他决定
带上自己的床乘火车
去伊犁和拉萨
瓶装空气

 

 

插上翅膀你就成了天使

拼命吃进
越来越多的光焰
在露天舞台
插上翅膀
你就成了天使
漂亮的翅膀
毛茸茸
我只看到了
飘落

 



在海边

陪儿子去玩耍
在海边广场
看到一位老人正放风筝
风筝很大
显得他有些弱小
彩色的风筝
很漂亮
老人一次次
努力的把它发向空中
牵引长线
风筝似乎摇摇欲坠

我们跑去沙滩
玩挖沙游戏
一直挖一直挖一直挖
挖了一个深坑
我把双腿放进去
儿子笑着说
爸爸把自己种了
不一会儿
沙坑里渗满了海水

玩累了
我们收工返回
路过海边广场时
看到那位老人
和那只风筝
还在低空飞行

 

 

午夜涛声

午夜
在海边
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你听见窗外
涛声滚滚
如同
那种只有自己
才能听见的
壮怀激烈的
自我碰撞不息的
阵阵轰鸣

 


死亡杂志

面对一本
被塑料薄膜
封装的极其精美的
艺术杂志

没敢打开
他听到
编辑这样介绍
里面刊登的
全是死去的艺术家
活人
还没资格

 


废了

整套房子里
还有一个暖气片
不热
怎么折腾
都不热
冰凉如针
夜半
传来敲击声
刚入睡的我
被惊醒
楼里有人在不断敲击
生锈的排骨

 



微暗之床

每天凌晨五点多
手背隐隐悸痛
小护士
把我从睡梦中唤醒
递来一支体温计
这总让我感觉
像是列车员在通知我
快到站了

 


透视感

望着移动的天花板
望着白夜的星图
发光岛屿在头顶一遍遍
倾泻怀旧色光
医院的床
都是能够行走的
通往核磁共振室的走廊很透视
走廊等待的人们很透视
核磁共振室内很透视
核磁共振仪很透视
核磁共振的声波很透视
塞进去的躯体很透视
关闭打开打开关闭的铅门很透视
地下一层至地上八层的电梯很透视
推着病床的身影很透视
吊瓶的点滴很透视
辗转反侧的哀叹声很透视
挂号的队形很透视
用牙齿切割分分秒秒的我
被彻底透视

 



霾之城

这城市
这拥挤的病房
这病房里的人们
伸长了脖子
向玻璃窗观望
可外面更加混浊
看不见对面的楼群
已经好几天了
他们像鱼缸里的鱼
吐着泡沫

 

 

第一场雪

我还没有
过够
今年的秋天
大雪说来
就来了
院子里
落叶植物的绿色
被厚厚的白雪
覆盖
然后融化了
枯木成林
高楼无数的眼窝
黑洞洞

 



十三级疼痛

医生问28号床的病人
伤口有多疼
病人痛苦状说
很疼

医生又问
如果疼痛的级别像刮风
你这有几级
病人回答
应该十三级

那就给你开两片止疼药
先吃一片
没有不良反应
再吃另一片
好的大夫

医生临走说
外面的天气
全指望刮大风了
这句
病人好像没听见

 


晕堵症

堵了
又堵了
还堵着
到处都堵
从不晕车的我
如今
患上了
晕堵

 


文艺圈

是谁
把老鼠
养成老虎
人们喜欢买票
在笼子里
观看
老虎的
文艺表演

 



铁粉

发小亓建国一直在做
给炼钢厂运送铁粉的生意
等待卸车时
他通常喜欢读诗
卸完车后
他最喜欢请诗人喝酒
现在朋友都知道
他是
诗人的铁粉

 



十二月的游乐园

十二月的游乐园
放晴。冷
似乎度寒假
摩天轮正在检修
遨游太空器如磕头机
一两个孩子
绑在上面游荡
空空的旋转木马
缓缓转动
让我有种骑上去的冲动
怪屋
散发出惊悚气息
门口收费的中年人
半边脸睡着了
甬道坚硬
花池略有残雪
湖边摆放的游船
冻结在一起
音乐似有似无
这里的午后静悄悄
让你尽情呼吸
一切都变得异常清晰
还拥有
失恋者的身影
和时尚的警告牌
防火。防滑
防盗梦
还要准备一套
防毒面具
有人戴着它
走出去

 



遗漏

剃须刀
想要提前退休
实在不愿
再守候镜子里
那张疲倦的脸了
那张现代派
民工的脸
如同混凝土般厚实
新的又没来
于是它总会
遗漏几根
糙硬的胡茬
在他的呼气中
树立

 



耳机男

陪孩子
打完预防针
回家的路上
一直有名戴耳机的
男青年
走在前面
他瘦瘦高高
来到十字路口
站在斑马线的起点
等待绿灯
很像是一名
行吟歌手
我们往东
他去向南
信号灯
在头顶变幻
对面蜂拥的人潮
立刻袭来
此刻的他
更像一根针锥
戳了过去
把人群刺穿

 



洗澡歌

多年以来
洗澡时
我养成了
哼唱跑调的习惯
好像这样才能
把身上的灰
彻底搓掉
近些日子
两岁的儿子
洗澡时
不但使劲扑腾
还拼命哭叫
我只能通力
按捺
全当他是
嚎啕派摇滚
只管把这
小鲜肉
揉弄干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