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典 ⊙ 张典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邹汉明《千叶:一道白光》

◎张典



  我在九十年代初读到过千叶的许多组诗,那份惊喜至今保持在我的阅读记忆中,我一直以为,那些技艺高超、诗思灵动的作品,是当代汉语诗歌的珍贵收获。
    千叶一开始就是一位与众不同的诗人,她最初的诗歌,仿佛一个挽起了裤管光脚走在田埂上的农夫,那种大大咧咧的诗意,清新又狂野。(可能我是在她的字迹中发觉了这一点)。
  多年以后,我企图重温这些记忆,然而,最早那些神采飞扬的作品已被千叶谨慎地拿走了。    
  由40首诗歌构成的《尘埃与雨滴》是一组大型的14行组诗。它们严格地执行着4433式分行。仅此一点可以看出,千叶是一个形式感极强的诗人,而在最近20年的诗歌创作中,任何一个试图写出优秀作品的中国诗人,首先必须用他/她闪光的才华不断打磨诗歌的形式。千叶无疑是一个诗歌形式的较早觉悟者。
  但是,作为一个像千叶这样有着巨大直觉能力的诗人,又显然不会在诗歌的形式中抛掷过多的才华。千叶的诗歌是直取生命本质的诗歌,她的诗歌语速的高亢、尖锐、奔跑的前倾姿式,显见着一种勇气,这是一种孤军深入,断绝了后援的写作,其持续的创作,为我们确立了一位当代诗人的鲜明的形象。而在与庸常生活的搏斗中,千叶不仅抒写了内心最高的真实,也显示了非同寻常的意义。 
  一个人身困尘埃,并不意味着她的心灵就一定低于泥土。相反,其灵魂完全可以高过天空。千叶对世俗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她更多地采取了蔑视的态度。这一点保证了她内心的自由。在千叶的作品中,我们一直分配到这样一张独特的词汇表:月亮、星空、花园、水晶、以及动植物的名称……千叶似乎不屑呼吸到人间的气味。    
  我个人对千叶的长诗理解不深,我也反对千叶写长诗,在我看来,千叶最好的作品仍是那些散发着钻石般精细光芒的抒情小诗,在这些数量众多的抒情短诗里,始终有一团充满活力的火焰在搏动着。干叶诗歌的声音集中而专注,并处处充满着儿童的惊喜之声,这是千叶诗歌的迷人之处。千叶开掘瞬间的诗意的能力极为强大,我在《灯泡炸裂》等诗中充分领教了这一点。这样一个对万物始终保持着惊喜感受的诗人是不多见的。千叶持续地贮藏着她的激情,她的天真主要得益于她性格中作为一个诗人的那种纯粹的天分。
  千叶对存在有着个人的愤怒。我一直暗地里抱怨,一个诗人为何不把这种生活的尴尬引入自己的分行。然而,当我读到她的《白光》、《灯泡炸裂》、《城市意味着》、《赴宴》等诗,我开始修正自己的观点。近年来,千叶也在艰难地突破题材和感知力的限制。当下的现实已经在她的诗歌中抬起头来了,在不少作品中,牛头马脸的现实终于露出了黑漆般的峥嵘。我想,一位强力的诗人总应该对她的时代有所发言——
  
     白天我看见街头卖艺的孩童,手腕正中
  一个通亮的圆孔,或者干脆没有双手
  眼睛却洋溢着欢乐,他们
  用粗糙丝缠绕幼小的胸腹,或用砖头
  击打无知的前额……我走过
    身体里装满了铁    
                                      ——《白光》

      
        不仅如此,我还在这首诗歌中看到了九十年代中国诗歌的某些引人注目的变化:叙事因素的介入。注重细节性。以整体性情感深度来撞击读者的心灵。而在所有这些被描述的现实背后,是千叶直截了当的发言:
       
         活着
    却沉浸于周围非人间的东西
      ——同上

   
        在这类诗作中,我听到了我终身热爱的波特莱尔在说话。这显示了一个当代诗人的勇气。这种现实背面的诗意,来自一颗敏感、决绝、身陷泥淖的心灵,而不仅仅凭借着一个诗人天使般的眼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