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5年(15首)

◎张万新



《在教堂门前鞭打自己的影子》
 
那个人在教堂门前鞭打自己的影子,
为了一扇关好的门。他是我的兄弟,
他没有疯,也没有罪。
 
从光线的倾斜角度看,孩子们应该在上学,
暗示了一个可以搞清楚的神性,虔诚的早晨,
十字架把整个教堂变成了一座新坟。
 
居然没有人低语。
如同在水面上思考,
没有人看见水。
 
2015年4月1日
 
 
《黄色》
 
黄色的中学校长很可能已经
被手铐铐在露水上了,就在他想搞
清楚那个发怒的处女还要多少年
才有法律认可的驾驶证的时候。
当时空调滴水,在水泥地面上
流淌出一个人形,一种新的
知识面,纯真而又野蛮,
带给他厌恶和通风的警告。
 
 
《白面》
 
那些白面警察(嘴角
刚长出绒毛)因为拥有
可以吃的帽子,坚持得更久。
就在城市惨烈地破碎为
郊区和乡镇妓女的历史时期。
白面书生支撑不了多久,
就会从书卷里长出肿瘤,
就会从自己的肺部
像大气压一样消失于无形。
 
2015年8月2日
 
 
《穿过》
 
穿过的衣服和穿过的树林
被汗水和尘土混在一起。
我靠在一根楠木树上,一边
看着走来的护林员,一边舒服地
抽烟。他显然已经厌倦了
周围这些很像陈列品的树木。
他手里拿着的一个松果,
很像苏联时代的一颗卫星。
 
2015年8月10日
 
 
《快递》
 
快递员只要穿过灌木
就会看见小路用几块木板
搭上了大路。他赶在苍蝇
吃饭之前,把自己的双脚投递
给溪水,并跟随物流
到了正在开餐馆的小池塘边。
他也许会使用自己的
脑袋吃饭,也许继续赶路。
这么多人着急,等待睡觉之后
收到一座山,上面还有飞机的
气息。快递员尽力了,
也没能变成最准时的露珠。
 
2015年8月12日
 
 
《所知甚少》
 
我们看见的溜冰场
被密集的树叶遮盖了
又被转折了五次的楼梯
引向防护栏。
无论从里面还是从外面
看去,都是一个椭圆的
可以用手支撑着站起来的
没有其它用途的结构。
外侧墙面上不仅仅有苔藓
还有迷人的蕨。
而步伐摇摆的初学者
正在指挥交通,以便人流
到他那里就朝两边分开。
 
2015年8月23日
 
 
《偏僻的门面》
 
地势稍偏,人就会阴暗。
每一个走来的创业者都包含
一瓶矿泉水。
首先看见废弃的火锅店,
只有少数人可以进去打扫
蜘蛛网。一个在股市退潮时
戴着墨镜的中年人,
用很小的招牌,把生意做成了
面条。他很快就取消了微笑。
他很快就确信了有很多
完全不同的人在想象更多
完全不同的事物。
 
 
《图片编辑》
 
我想起那个把工作放在图片
旁边,而忘记了印刷格式的
有沙尘暴的电脑。
那需要在敌人赶来之前
保持不发火的
过分劳累的设计
基本上已属于落日。
需要封面的人,坐在沙发上
检查一个条码,如果出错
就在晚餐下面打个红色的圈。
 
 
《代表人物》
 
大清早就起床去做一个
合格的老年人,太极拳一直
伸进了上午的菜市场。
不要问他的名字,只有
上学的孩子才需要点名。
绿色不能减轻炎热,
酒杯可以弄清玻璃。
暗红色的脸盘只是他在挥发
一个尿路结石,用不了多久
他就会回到居住多年的石头中,
扶正一块木料。两只小鸟
离开一直在说话的树叶,
像两个被触怒的人。
他解开上衣给自己扇扇风。
 
2015年9月2日
 
 
《什么树》
 
一棵腰围粗大的什么树
站在山路边,从根部开始
杂草圆圈般退缩。
但它吸引来三个人。
这棵树没有眼睛,
这些人也没有种子。
一个是走了很长的路
前来烧香的老妇人。
脸盘椭圆的乞丐,站在
她的食物边,久久不愿离去。
他笑得全身家当都在发痛。
第三个是和尚,离得远远的。
如果僧侣也厌倦乞丐,
他的寺庙一定只有政治和产品,
念经也不专心。
 
2015年10月1日
 
 
《寒露》
 
在山路上爬行,最终要
进入寒冷。假如这一年天气
反常,比任何社会都冷,
人就会更像黑点。
有个黑点躲在岩石里面,
紧紧抱着袖子,想起七月
流汗的日子,给自己取暖。
他的露珠是他的理由,
地点没有因果关系,没有
回去这回事。
和他一样盲目的数字,
被寒露冻成了椭圆形,
一直延伸到有庙子的树林,
现在还看不见。
 
2015年10月14日
 
 
《走路》
 
只要是黑点,走路都不合法。
交警盯着他的背影,
直到他到达了人流的对面,
才撕下一张罚单,夹在什么人的
什么车的雨刮下。
然而黑点总是在走路,
走路形成了他们的经验
和跟在后面的
原始的菩萨。
风在山谷中,也在山脊上
数着人类返回死亡的次数,
等着撕下一页草席,覆盖住
什么人的什么尸体。唉。
 
2015年10月27日
 
 
《木桶》
 
他们今天不去水井边,
木桶扔到墙角,哗啦一声
散成了木板。
一块圆形的冰,朝它哈气
冰面出现了一个洞,
用稻草穿起,挂在屋檐上。
时间很长,孩子们
坐在板凳上,看着它滴水。
平缓斜坡的表面上
有两个少年一边互换衣服
一边朝他们走来。
 
2015年12月9日
 
 
《青蒿》
 
童年的我从右边绕过大石头,
摘下一把青蒿叶子,
放进嘴里嚼烂,按在伤口上
很快就止住了血。
或者,我从左边绕过大石头,
摘下一把青蒿叶子,
放在石板上,用石块砸烂,
按住伤口,很快就止住了血。
 
2015年12月10日
 
 
《雪地上的猎人》
 
细雨绵绵如同灰白的电影
银幕。下午变成小雪,
开始铺垫,把路人赶回小屋。
黄昏变成大雪。
深夜的雪地上惟有脚印在追逐
打猎归来的两兄弟。
对森林来说,他们越走越远,
对房屋来说,他们越走越近。
他们朝我的窗户大声喊:“拿去
下酒。”房门发出三声响。
我披好衣服出门看时,
他们已经走远,我脚下有
三只冻僵的斑鸠,
羽毛上的血已经结冰。
 
2015年12月2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