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醒来】【幻境】【去孙庙】

◎铁哥



醒来

宿醉的人怕半夜醒来
听妻子的鼾声
停电后房间的空洞

远处的淮河在冬天的旷野里
不舍昼夜
自己像漂在孤独上面的叶子

唉——,你这坠落的飞行者
飞翼的折损尚可修复
肉身却不可能

2015-12-16


幻境

一个人成了街上的鬼,不搭言
你也不会知道,你也不想知道吧

他老婆知道,那是喝完酒
消失于门外的尘烟,不呛人,不回头

他奇怪于回家后,对如果的讨论
而心脏就扑棱棱飞出窗外,像蝙蝠

她有她烦心掠过的屋宇,更尖锐
谁想成为落叶呢?她有道理去愤怒

昨夜的宴席上有摸刀者,要强敬酒
你不能停下高举的杯子,像椅子那样端坐

2015-11-30



去孙庙

多少年前县城往西,也是如此杨树摇落的叶子
被趟起,我们骑着凤凰大链盒自行车,身子多么细
像一根针。被打倒的人在集市上挎着鸡蛋篮子
因为小仇而仰面跌下,电线杆稍微慌乱,周围的人
举着各种农具围上来。要更凶狠才能够摆脱

这一次不能再见他憨笑的胖脸,和沙哑的孙庙话
多少年后我去看那另外的归乡人,一把不吭声的灰
从广州连夜运到小学家属院的黑暗里。突然
是一种速生的蔓藤,她要抓住跑慢的脖颈,用哭嗓
来写诗。在郑州柳林的出租屋里喝酒到天明
在信阳雷山宾馆里指指点点虚妄的人事。一把灰

多少年前的午夜,孙庙中学的宿舍是大家的欢醉场
记不清来去的都有谁。举杯吧,抬杠啊,争先朗诵

*怀诗友李忠建(猴头L)

2015/1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