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5年发表作品选(38首)。读诗有礼!

◎于贵锋



截止今日,2015年各类报刊发吾诗近90首。临近年末,拟开展读诗有礼活动:凡在以下诗歌中,挑出自己喜欢的作品,或就这些作品整体,或这些作品之外的我的其他诗作,给予百字左右(多者不限)评论者,赠自印诗集《雪根》一册。尤其欢迎单首细读类评析。活动截止时间:2016年1月1日前。礼品总册数不超30册。
评论可跟贴,也可以纸条发我。http://blog.sina.com.cn/yuguifeng
元芳,你怎么看?
 
                            于贵锋     与您有约
                            2015年12月4日
-------------------------------------------------------------------------------------------------
 
 
⊙蝴蝶
 
 
 
化蝶的那晚,庄子是平静的
“这虚构的故事,终于要变成事实。”
 
蝴蝶从来没有想过
做一个人的问题
 
“我的翅膀,我的轻。”
庄子说:别罗嗦,做人的事,就这么定了

 
 (刊《诗选刊》2015年4期。选自2014年11月《西部》)
 
 
 
 
⊙土豆
 
 
水泥下面挖出一颗土豆,他们都信。
土豆还新鲜,既不发芽也不腐烂。他们
不停地说,说得连我也快要信了。
把头伸进自己的身体里,“白淀粉后来
变成了黑暗。也是防腐剂。”这秘密
尽人皆知。“但也是空的。”我敲了敲。
可他们没有听到声音传来,就走了
带着对于一个人的深刻理解。土豆
被挖了出来,是切成种子,还是煮熟吃掉?
这是我的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
我很硬,很重,几乎忘记了生长是怎么回事。
既然在水泥里我还活着,把自己种在水泥里
也无不可。我把自己切开来
但很快,我就变黑了。或者原本
在没有切开之前,我就发黑了。心里装着
那么多的黑暗,怎么能不黑呢。
挖着水泥,想着土豆紫色的花——
可以种石头、电缆、管道、水泥,但在水泥下面
就是不能种土豆。水泥下面
也从来没有挖出过土豆。他们说的土豆
是一个真实的幻觉。雨天,我也曾看见一窝土豆
从水泥里滚出来,像一群快乐的孩子。我也曾
把手伸进水泥,摸到了他们躲闪的脚趾
 
 
( 以上1首刊《江湖》2015年第二卷)
 
 
 
 
 
⊙一張臉
 
 
螞蟻橫跑過額頭
螞蟻豎著跑
 
斜斜地
兩隻螞蟻快速在臉上
畫了個叉
兩個叉
三個叉
 
沒有規律
但總有螞蟻
靜﹐或跑
在臉上
 
空隙像蒼白的閃電
掰著腦袋
 
 
 
 
(以上1首刊2015年2月6日《嘉兴日报》)
 
 
 
 
⊙忽略
 
 
你忽略我。你不认识我。
你不读我身上的皱纹或刺青。
好吧。我做过努力了。
我没有能力让你把目光在我这儿停留。
好吧。就让我也忽略你。
就让我熄灭你的声音。
在这茫茫的人世
我们用忽略让彼此不存在。
就让我们的忽略构成
我们的存在。
就让我们的忽略,风一样掠过彼此
的生命。
风啊,你别说你看到的都是一样的面孔,
一样的动物和植物,一样的尘土。
风啊,你掠过的时候
黑暗在每个人的心里都点了一盏灯。
 
 
 
 ( 以上1首刊《鄂尔多斯》2015年3期)
 
 
 
 
 
⊙粗糙的素描
 
 
 
还能说些什么?阳光减弱,悲哀地适应着。
 
那时我读到了一页关于死亡的日记。
一幅关于小动物灵魂的、粗糙的素描:
空荡荡的房间,他的声音要把我切碎。
 
──电话救了我。我说:你们回来吧。
──我知道,不安会过去,一切是暂时的。
 
我知道我和世界还互相爱着,爱着暂时的一切
爱着永恒的安慰──
 
那些扫来扫去的细节,勾出生活的轮廓
那些光线的亮度,涂出心的底色
 
 
 
 
⊙梦非梦
 
 
 
 
梦中他们送给我一盒香皂,我拒绝了。
醒来我不停地洗,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
做了只有死去的人能看见的什么错事
或者,我需要洗净双手,对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我给一个处于困境中的人打了电话
我给我自己,在苦苦的茶水中加了冰糖
 
我爬山,上到了我从未到达的高度。
我远眺,俯瞰,让树林中洁净的空气装满了身体。
我走进了琴行,那藏在黑白中的音乐
不久将会如同淘洗的流水
 
回家路上,他们灰白的头发在人群中移动
我追不上
我喊,他们也不答应、不回头
那是一场大雨之后,遍街积水
 
 
 
 (以上2首刊2015年《光线》春季卷)
 
 
 
 
⊙在一棵银杏树下
 
 
 
石头是白的。
草上的霜是白的。
它们在一棵银杏树下。
 
第二次我也走过去了
第三次,我站了下来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银杏叶落在谁的头上
另一个
就在叫我
 
银杏叶没有落下来
太阳出来了
 
 
 
 
 
⊙垂柳
 
 
 
由下往上黄
这是树的秘密还是时间的秘密
 
从上往下落
这是树的想法还是时间的想法
 
夜里说落就落了满地
在白天
偶尔在落的几片
拍了拍我肩膀
 
 
 
⊙行走
 
 
 
我喜欢行走给我的这种感觉,这种平静。
我喜欢独自走在这些坚硬的路上,干净,明亮。
我喜欢走在,草地与树之间,树与树之间。
我喜欢从西边拐弯,脸向着东,知道太阳快要出来。
我喜欢无声地行走,湖水一样无声。
 
 
⊙乐器
 
 
有拉二胡的、板胡的
甚至有打架子鼓的
但我从没有听人吹过笛子
可能吧
笛子不适合在黑暗中吹
更不适合在白天吹
它在黑暗中会吹出黑暗
它在白天会吹出灰
笛子适合在月亮上吹
月亮出来的时候人们都睡了
 
 
⊙闪念
 
 
 
诗,时间舍弃的,时间会重新拾起。
诗,一定要放在时间中读,时间会给它一个恰当的空间。
诗,时间会给它配上音乐,或静静地等着它醒来。
 
 
 (以上5首刊2015年《汉诗》春季卷)
 
 
 
 
 
⊙在下雨的公园里。桥。
 
 
我站了一会儿,拥有了树的眼睛。
我若继续站着,会拥有树的心吗?
 
我走了,又回头,是树在叫我吗?
过一座桥,河水汹涌而来,而去。
 
过一座桥,河水吐出石头与麻鸭。
我静静站着,河水没有吐出树影。
 
 
 
 
⊙肩膀
 
 
如果疼,现在,你就哭出来吧。
至少树,或一个词,可以是从黑暗中移过来的肩膀
 
 
 
 
⊙更远处
 
  
走到更远处,我就走进了你心里。
我看着草丛中我虚无但真实的影子,和几块石头。
我看着你心里那面陡峭的悬崖,从白雪的茫茫中坚硬地升起。
走到看不见你的地方,你就带着所有的细节走进我心里。
 
走到我再也没有力气回来的地方,我们就抱在一起如同荒野
 
 
 
⊙梯子
 
 
他站在房顶上
被抽掉了梯子
 
我站在房顶上
被抽掉了梯子
 
他站在房顶上骂
我站在房顶上哭
 
瓦片和青苔
一直站在房顶上
 
它们没有梯子
 
 
 
 (以上4首刊2015年《诗建设》春季卷。其中,《在下雨的公园里。桥。》选发2015年9期《诗选刊》;)
 
 
 
 
⊙倒叙
 
 
在村子转了一圈回来
他躺下,看着几根粗壮的檩子
框起的屋顶。几只在屋檐下祸害的木头蜂
早被赶跑。南墙筑巢的燕子和它们的孩子
交替着回来。好了,该是说出死的时候了
那并不是一个秘密也没什么可忌讳。
他看见了它。得买几方上好木料
让死睡得好一点,长久一点。
死不能住在自家的树,和房子里
死也不能住在火焰里。死要住在结实的
不易朽烂的木材,和干燥的土
 
在村子转了一圈回来
疯魔了一般他盯着树看。然后
叫来几个人,用绳子绑住、拽紧树干
斧头,从他看准的位置和角度
开始砍。一边砍,一边吆喝。
一边吆喝,一边砍。树倒在
唯一的、它被允许倒下去的方向
 
在村子转了一圈回来
腰里别上最初的那把斧头
他爬上树砍掉了那些旁枝
“树要长得直,清爽”
说完他仰头欣赏一会儿,然后一脸满足
把那些旁枝拖到太阳底下,剁得更短些
火焰一朵朵储藏起来,等待寒冬
 
 
 
(以上1首刊2015年《关东诗人》春季卷)
 
 
 
⊙梨花
 
 
 
等不到绿叶相陪梨花就开了
妖艳。肥硕。如裸
 
枯竭之物挤在墙根。尾气。
拆一半的建筑。商铺尘土紧闭。
 
再次经过,我依旧念叨:
妖艳。肥硕。如裸。
 
但不是这样的生活
开了的梨花找不到对应的生活
 
几个人在下棋,围成一圈
阳光下,几个人在分输赢
梨花在他们的不远处开了
我不能说梨花就是他们的生活
 
梨花也不是我的生活。
开肯定不是。土圪垯被阳光照得刺目。
落也不是
梨花落在,一堆能踢碎的土上
 
不远处还有一条河。河青青。柳青青。
随流水去
这也不是它的生活
它没有翅膀,它飞不到那里
 
 
 
 
⊙雨,从未存在,最多是梦碎
 
 
一缕风便击溃了他。
他沉沉地睡进这个他开始继续信任的世界。
 
一条公园的长椅已足够。
而雨水也随着花开隐在星光闪闪的春夜。
 
还有梦的棉被虚虚地盖在身上。
过路者用目光交流着思想、温度和生活
 
蜂刺,哦,蜜蜂还在自南方赶来的路上
没有人从疼痛中醒来
 
爱恨,冷暖,明暗,粗糙与细致,甚至
即便怀揣家国,时间的长,和空间的阔
 
晨光将带走他,长椅将空空如也
影子在那条路上交错往还而无声
 
 
 
⊙布罗茨基,你说无可幸免
 
 
木剑,木棍,在木手枪的指挥下
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这些无人管教的小男孩,后来变成
大街上的摩托车
 
出汗的出汗,呼告的呼告,信神的信神
他用沉默免于被裹挟:游戏中
他用膝盖去顶对手的裆,他就是要让
一个人当着他的面   轰然跌倒
他用拳头击打那张   和他相像的脸
对着人和神的背影,他吐舌头,也吐唾沫
 
现在,培养出高贵的贫寒早衣锦荣归
神仙去过云端的日子,时间独自穿过
万物的身体,不管疼痛和干枯,而人
把不为人负责当作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而你死前,对我们的未来做了预言:
“它由于人而黑暗,而不是由于那些
让我感觉黑暗的东西。”*
            
注:出自布罗茨基《坐在阴影中》。
 
  
 
 
⊙鹿枝
 
 
 
那晚月亮升到最高处
就再也没有落下
它提的问题
你不回答
这么多年来我也回答不了
 
它的明亮渐渐被风磨成
一块谁也花不掉的
悲伤的黄金
 
埋在土里,又从土里挖出来
挖出土,又埋进土
像一株只生长荒凉的植物
 
像一个进进出出月亮的人
带着尘埃的
因无声而发暗的光
 
尖锐的鹿枝
无法在月亮的家里跳跃
 
 
 
⊙云梦
 
 
云朵舔着天空脸上的那点盐
云朵是你?是我?
 
云朵把自己埋进土里
偷听佛讲经
幻想有一天如妖般拥有天空的皮肤和眼神
 
云朵是人的学生
人的梦想是成为人
云朵创新
它的梦想是成为和云不一样的事物
 
云忙着舔天空脸上的盐
忙着给自己的行为起一个浪漫点的名字
它忘记长出脚
 
 
(以上5首刊2015年《中国诗人》3期)
 
 
 
⊙在中年
 
 
往往在中年
树还纠缠于蜘蛛和蛇
 
而在河边
我老调重弹
想把生死
弹成直线
 
妄自菲薄后
花朵站在枯木头上
 
修得了佛法,你让世界
可大可小。你是人,也是物
或如佛所言:无你
无我,色即空,空即色
 
“色和空都烂了”
河水又喊了句
用嫩嫩的嗓子
 
(以上1首刊2015年《中国诗歌》6期)
 
 
 
⊙辨认     
 
 
辨认如此重要。
辨认是肯定,也是否定。
辨认别人,更辨认自己。
辨认在辨认出相同后再辨认出差异。
也在辨认出不同后辨认出我们内心共同的绝望与热望。
从星星的沉默辨认出了童年。
从无中辨认出了有。
也在辨认出西湖后
辨认出了白堤
以及它们之间的生长和枯萎。
辨认生,也辨认死
漫长的辨认发生在生死之间
短暂或漫长的旅程。
辨认,将生命与生命同等对待并因为同等对待而将生命与生命区分。
辨认了沮丧也就辨认了愉悦
愉悦和沮丧
同样有眼泪。
从寂静辨认出了风暴,白鸟辨认了黑鸟,
房屋辨认了屋檐个体辨认了集体。
辨认了机巧就辨认了稚拙。
辨认了风就辨认出了从水中缓缓升起的长长的脊椎
它不同于虚幻的光线。
从钱塘潮辨认出了树丛深处的鸟鸣。
从鸟鸣辨认出了鸟翅的方向,羞耻与无耻。
从疼痛中辨认了真与假,多数与少数。
一个回家的人辨认了晨昏
和它们爱与恨的明暗。
他在辨认中发明了辨认。
他辨认着辨认、真理,以及辨认带来的
今与古,旧与新。
他辨认着镜子,天空,湖水,怀孕的女子
梦中梦
 
 
⊙空木桶     
 
 
夜归雨入梦,朝霞轻抚六点钟的柿子
坐在门口的人,是我,不是我
 
台阶如天阶,凉的即空的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年,青海的蓝认出了
我身体里的泥土,我身体里的盐
 
那时我把水喝成酒
在一个荒寒的宾馆里,我笨拙地想用语言的木桶装满星光
 
我有空木桶啊,我把空木桶当木鱼敲
我有空木桶啊,用它盛接雨水是多年以后的事
 
再以后,草归草,木归木,草木的绳子越搓越长,越搓越紧
把绳子泡在从时间的深井里吊上来的一桶月光里
 
有时也能从天空的深处和柿子的红里吊上来一桶又一桶
明月情义
 
乌鸦是我和我所爱的事物心里的东西
就让它踱步来喝水吧,之前
它吞咽了甜柿子,它吃了我喉咙里的盐
 
之前,我的木桶箍了再箍
之前,人间之水啊,来也去
 
 
 
(以上2首刊2015年《诗选刊》8期)
 
 
 
 
⊙晨景
 
 
老者像移动的收音机
穿过树丛,叶子落光的一棵树
重回人间。你想学那老者
退着走,看声音如何消散。
你转身,却发现有一种力量在阻挠
像风紧紧抵住你,推着你
要让你朝另外的方向:你从不知道
在身体里培育出一种倾向
那么快,是那么快
 
 
(以上1首刊2015年《星星诗刊》9期)
 
 
 
 
⊙向度
 
 
 
一个人越活越灰暗
大约是因为
他身上的窟窿越来越多
 
一个人越活越清亮
大约也是因为
他身上的窟窿越来越多
 
 
 
 
⊙伏地魔
 
 
 
读到秦始皇
割鼻的刑罚
儿子说他老是想到
伏地魔
他边说边看看
窗外
他说那天
历史老师
讲到这儿时
他就
想到了
差点没有忍住
笑了出来
爸爸
伏地魔
没有鼻子
 
 
 
(以上2首刊2014--2015年跨年度诗歌《诗参考》)
 
 
 
⊙站在人间的植物
 
 
杉树、松树、柏树
站在乡政府院子里
我突然想起
这些植物也站在墓园
 
在墓园,我还见过几棵核桃树
那是四月
它们的叶子那么鲜嫩,透亮
 
那些沉积的骨灰
一串串变黑
像是核桃树从自己的身体里掏出的
满地花穗
 
 
 
⊙春树林
 
 
 
退回到树林
幸福感又回来了
 
这是春天
远远地看着我进出多次的房子
 
我知道自己在悄悄变成一只蚂蚁
但我仍旧竖着隐秘的耳朵
 
那所房子还在等我
一根灯芯从黑暗中生出来
 
我的手还在
掐着树枝上一朵一朵的嫩芽
 
它没有觉察到
这样做很久了
 
它没有觉察到
我叫不出这片树林中一棵棵树的名字
已经很久了
 
 
 
 
⊙沉于默
 
 
在热浪下行走的人
有悲哀的,也有高兴的
坐在房子中的,也如此
 
静静地望着天空
偶尔动一下
也仍然像一株植物的宽大的叶子
我不知道我属于哪一种
只是想仰躺在水面上
 
窗玻璃里面
阳光下的
尖顶桔黄的楼房
如同突然出现的幻觉
随着一阵风
一句话
突然消失
 
柏油路上的影子
终于移到了公园的门口
它拿着一把铲子
在水里开始挖
 
 
 
⊙这次,不关生死
 
 
在养过乌龟的玻璃缸里
这次养了几枚
水边泥沙里捡来的石子
一枚大的,两枚小的
一枚乳白,两枚青麻
 
这次把玻璃缸洗得更透明了
这次保持干净就行
这次只要自己喜欢,看着美就行
 
 
 
⊙再不能这样了
 
 
有四五条河在脑袋里奔流,再不能这样了。
不是由西向东,就是自北向南,再不能这样了。
区分光线的生长速度,再不能这样了。
生活裂开的碎块争论着大小,而不是想着如何
再次亲密无间地抱在一起:再不能这样了。
 
湖静静地吞下影子,又静静地让自己透明:
影子再不能像死去的人,一颗一颗地,藏起星星
 
(以上6首发《读诗》季刊2015.3期)
 
 
 
⊙雕塑
 
 
或许那就是飞的现实
飞不高
也飞不远
 
或许那就是飞本身
无论它梦见了大雁
还是天鹅
 
或许那就是翅膀的努力
无论是一只
还是一群
 
或许那就是时间的本意
无论是尴尬
还是孤独
 
 
 
⊙成长
 
 
 
终于慢慢学会了用心。
你低头在纸上,以远处事物的模糊为代价
换来了表扬的速度
这多像我
 
你带来汗尘,小谎言,沉默里的淤青,炸药引线
和数不清的作业
一厘米一厘米,哦,长得太快了
你多像春天*
 
像只刚刚学着用四条腿的青蛙
你游泳很认真
我累了,坐池边静观,想我将追不上你
将离你的生活越来越远
 
突然肚子疼,要吐,妈妈问了一句你差点哭出来
这勾起我记忆。但我说:快吐出脏水
干什么都要学会放松,不沉沦
 
注:借柏桦诗句“这一年春天太快了”
 
 
 
⊙山中读书
 
 
 
爬到半山腰,他们去玩,我喝茶,读书。
一节一节地读,或在某个句子
停留很久。
 
往往如此:他们,过一会儿就回来
说几句。我胡乱应答着
将书高高举过头顶,伸懒腰,瞥一眼那些
上山或下山的人。
 
会被那直或斜的阳光,会被那些新叶或旧花
分了神。我会
 
看片刻书
看会儿树顶的天空,远处的天空,几朵白云
 
 
 
⊙雨落下时
 
 
 
雨落下时,忽想起几个和我一样对待汉语的人
此刻磨着镰刀,或斧头
即便是酒具里的小刀
也传来辽阔的寒意,和词语清晰的起伏声
 
喝酒,割草,或砍掉旁枝前,秋风先吹黄了
 
雨继续落,有人开始把一条多年的毛毯
覆在膝上,有人开始读书,有人
抚摸着旧事物粗粗的脉络
有人想起午饭,需要摘把自留地的青菜
 
而窗外
云是雨云,山是青山
 
(以上4首发《飞天》2015.9期)
 
 
 
 
⊙河西走廊:20行各自独立的诗
 
 
隧洞,从细长的黑暗中喷射辽阔。
风喜欢圈地。
在大地深处,雷神睡了,雨意外地下着。
不要为了你的名声,隐藏那些喝掉的酒。
速度的隐喻被现实从根子上复制:马踏飞燕研究重与轻的哲学。
白塔寺的影子倒影在凉州的眼睛里。
嘉峪关的月亮,被箫声吹烂了,徘徊在起点与终点。
雪山闪耀,油葵静默,透明与不透明互相伤害。
湿地的清澈与细致超出江南的想象,苍凉也是一颗变异的种子。
弱水三千,实际上真正的出发,都是孤身上路。
旷野具有让风轮这样的庞然大物变小的能力。
我突然从人们的眼神里知道所有的深山都藏着好日子。
石羊河与疏勒河,瞬间进入生活,我们这些自命不凡的人。
打听阳关、玉门关的人,不妨到唐诗里去,我不是敦煌,也不是春风。
一枚金黄的落叶:敦煌。一棵白杨树光白的树干:敦煌。
葡萄被初雪冻得更圆了。你给雪说了,新鲜的雪,给吓住了。
月牙泉旁边,有月牙泉镇。窗户的小,见证着风沙的大。
在每一个洞窟里,请不要说话。
我渴望说出的仅此而已:各种各样的生活,与简单的美。
身体偏僻之处,依然存留着阳光、白雪与细小的沙子。
 
 
(以上1首发《西部》2015.12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