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画记

◎夏华



第二幅德尼兹或者飞蛆(桑多斐同名画)


肥大的裙子与飞蛆的蠕动在
紫色和黑色的对抗中互为喻体


一个双重人格的夜晚,从椅子中延伸
过来:“星辰被暗处的镜子消化掉……”


两个穿墙而过的人,只留下曾经
趟过埃及的四只大头皮鞋和一个时代


那曾是德尼兹闭门造车的青春年代
那曾是果蝇分娩的白银时代


“为了纪念那次失败的爱情,我们禁欲、
抑制、祭祀就象乳房内被腌制的玫瑰……”


鳗鱼一点点地啃食掉德尼兹肋骨上的腐朽
鳗鱼让这个无以复加的身体更接近祭品和罪恶

2002。6。


聋者对话之双自画像(桑多斐同名画)



“沉默也应该被听见……”萨特总是
走不出内心的地狱一样的阴影……


一只蝴喋从二十四楼的窗台往下跳
哭声从十三楼传出:“如果我爱上肺炎的表妹……”

助听器。手术钳。医院的花园里的
罂粟在用哑语同护士进行交谈

乳罩。精神分裂。黄昏中的镜子在
分娩出颓败的鱼,没有家族、政党和呼吸的鳃

舌头的殖民地无法唱自己的国歌,雨中的
身体如同祖国一样潮湿、幽暗、晦涩

腐烂。膏药的香味。低徊的萨克斯吹到
纽约第十七街:“让义无反顾的生活收容你……”

2002。6。11。

诗人的小客厅
——读连左。费比尼的同名画

布尔加科夫的狗   九只   拥挤在
诗人的客厅  尾巴夹在伤感的臀部之间

“一个裸体被压抑十年之久的光阴……”
鸢尾花的花瓶 自颈项开始演绎一个女人的

身体。黄昏退回到吊灯、墙壁、床头柜之间
第三只黑狗像前苏联一样伸长着红舌

牙齿积淀的诗歌陷入超现实主义的流涎
诗人把脂肪的列车自腹部驶向北京 或者

圣。彼德堡一样的心脏:“客厅外浮世的
星辰在用一双狗眼注视那垮掉的诗人”

2002。5。27





读画记

抽空、寂静。木乃伊在金字塔内起身,
走动,埃及国王与考古学家共用
一个马桶:骆驼的头盖骨 ……


裸体频频出现在被切割的
第三面。乳房的修辞:“苹果
电梯内的臆想症的毛毛虫……”


卖淫女就混迹于湘江之滨的
擦鞋妇女之间。月亮浸沉在臭味的
湘江,一副晦涩的阴唇的表情……


声音的舌头缘着一株树的弧度行走
画家只是一个车站的喻体 :“在长沙站
上车的蝴蝶抄袭了一个模特匿名的面孔……”


2002。5。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