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马新朝的10首诗

◎马新朝





复合的人
 


他想独自呆一会,清静一下
他试图剥离自己,把体内众多的人脸,众多的
嗓音,众多的车辆,光,速度,扬尘
剥离下来,但没有成功
 
他无法成为单一的人
他是一个复合体,混浊,迷茫,独自坐在灯光下
身体仍然是一条交通繁忙的敞开的大街
 
 
 
过程
 
冬日的黄昏
河水断流,露出连绵的沙丘
铺向远方,有时隆起,镀着夕阳
有时又模仿一些哭声;无常,像一些
幻影。这些沙粒细小,微黄,晶莹
像一个个的嘴唇,或是眼睛,被一阵风
吹起,又落下,像是在不断地赶路
脚步有嘤嘤之声。我不知道它们
是谁,沙子里还有别的什么
然而在它们中间,一定会有一些原素
来自我,来自我久远的过去
或是现在;或是来自某一场烟尘
溅起的事故。它们是我多次的破碎
多次的散落,先是失意,倾斜
然后倒塌,再缓慢地
成为细沙
 
 
 
大风之夜
 
马营村以西,缓缓的坡顶——
你说,那里是审判场
 
冬夜,有人在那里高声地念着冗长的判词
黑暗紧闭帷幕,叮当的刑具,碰响
风雪的法律,没有观众
风在煸着耳光
 
在更远的砾礓沟,猿马驮着轰轰的辎重
那是什么货物?有人在加紧偷运
你说,那是人的名字
可是村庄里并没有人丢失名字
 
黎明,大地和坡顶安静下来
村边一座孤零零的小屋
低眉俯首。它说
它愿意认罪
 
 
 
 唱戏的乞丐
 
 
紫荆山公园假山的背后
一个乞丐在唱戏
 
他从前朝回来,怀抱着上朝的笏
豫剧唱腔里,小姐,丫环们
围着他的车辇
 
现在,他坐在枯草上
与落日,与冰雪,与梦,与一只破碗
构成了这座城市的一小块贫困
 
身子的下面是冻土,冻土的下边
三千年前是商代王朝,二千年前是汉代王朝
一千年前是宋代王朝
 
三尺以下是陶罐,五尺以下是青铜
一只碗,来往穿棱,从100年到1000年
再到3000年,需要一小段唱腔的时光
 
梦醒来,唱腔停住,路灯点亮
碗内混浊的水已经结冰
 
只是没有一个朝代为他洗洗脸上的污垢
没有一个君王恩赐他一双暖脚的棉鞋
 
 
 
 
高度
 
 
平原空空,一个人影也没有
黄昏像一个道场,夕阳
敲着木鱼。
 
什么也留不住,即使一滴鸟声
万物隐循,人在散落
像内心的贫困
 
远处的小树林相互推诿,争吵
谁也不愿长高
村庄睡着
 
平原上没有高度
即使响器和驴叫,也像流水般
贴着地平面行走
 
一千年前的圣人,身子越压越低
板结,生锈的土地,是一篇展开的平庸散文
没有高潮,也没有结尾
 
我试图使用这些散落的光线,做材料
建一座思想的塔台,让它高于我们的肉身
却找不奠基的石头
 
 
 
 
夜晚,穿过市区的熊耳河


压低身子
再压低一些,压低
避开灯光,人群,思想
 
这幽暗的一群,提着箱子
背着包袱,在熊耳河的河底,奔跑
急速,紧张
 
有时它们会直起身看看,听听
又继续埋下头向东奔跑,你看不清它们的
脸,也没有哭声
 
它们是什么?白天躲在人的体内,话语间
楼房的拐角处,文字以外
窗帘里边——
 
它们不会留下证据,就像这条河
天一亮,又还原为流水
阳光像奔跑着的笑
 
 
 
车过浚县县城
 
远处那个正在行走着的僵硬的人
深陷于地名,他以干枯的护城河的
方式,把内心的病态
传递
 
卖冰糕的老人,在
树阴下打瞌睡。没有一个新娘来打扫——
疲惫的杨树叶上堆积着的
厚厚的尘土
 
一长溜门面房的后面,生活连成了
脏乱的一片,阳光
正在那里,与一些人
进行着细致而漫长的谈话
 
 
 
 
人啊
 
——人啊,你平静的体内是一个飞沙走石的多事之地
 
——人啊,即使日常中的一分钟,一小时,或是一天
也都是奇迹,只是微小的沙粒与风的博斗
不会留下印痕。
 
——只是这些满地的落英和带血的花辨
被你自己忽略
 
 
 
回来吧
 
回来吧,你们这些流浪的山
流浪的水,你们这些失踪多年的小路
回来吧,你们,草茎上的露珠
风中的花朵,蓝天的蓝,大地的辽阔
这是深夜,我这没有灯火的残躯
将引领你们回家。回来吧,绿过我的绿叶
伤过我的水湄,还有我的行走,从远近的路上
回来吧,我的嗓音,我的手指
我的勇敢的裸露于尘世的脸,回来吧
这是深夜,我要收拾这一地的散落
我要给你们这些还在游荡的孤魂
以短暂的安适和名份;我要引领你们
还在琴弦上的哭,我要用夜的黑
洗浴你们,我要用夜的静
疗救你们 
 
 
倾斜的西山墙
 
三根檩条,扶着了
大哥家倾斜的西山墙
还有无边的黄昏。而扶着这些倾斜的
还有村中零星的狗叫,三五柱炊烟
以及仍在远方摸索的被细雨泡软的乡土小路
我听到蓠芭墙内吱吱生长的君达菜
与幽暗里的虫鸣,在一起用力
与更远处的那棵老槐树
一起用力。而扶着这些倾斜的还有
我那驼背的大哥,他在与自己持续地谈话中
挺直着腰身。是三根柱地的檩条在用力
是大哥摸黑回来的身影在用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