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女人

◎骆晓戈



  
            三女人
              一首为三种声音写下的诗
                      (美)西尔维亚.普拉斯
                         骆晓戈 译
                                      
             背景:一间产科病房及其周围
        
         第一种声音:
         我步履缓慢得象这个世界,我很有耐性
         旋转于我的时代,许多太阳和星星
         细心地关注我。
         月亮关心的更多是儿女私情。
         她走来走去,光亮得象一位保姆。
         她对于将发生的事会感到惋惜?我不这么认为。
         她简直对生殖能力感到惊讶。
        
         我走出这间病房时,我是一个伟大事件。
         我不必这么想,甚至不必这么评述。
         要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将毫不引人注意的发生。
         山岗上站着一只野鸭;
         他在整理棕色的羽毛。
         当我明白这一切时我不禁笑了起来。
         树叶和花瓣陪伴着我。我准备好了。
        
                  
         第二种声音:
         当我第一次看见这种事,小小的血泉,我不相信。
         我看着男人们在我的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他们是那么平庸!
         他们都象硬板纸一般有名无实,现在我见到了,
         那一单元,单元,从那些观念,毁灭,威吓者,环状刀,
         从没完没了传出尖叫声的白色房间──
         以及那些冷漠的天使, 那些抽象观念所产生的单元。
         我穿着长统袜和高跟鞋坐在桌边。
        
         我为他劳作的男人大声笑道:“你看见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突然间你那么苍白。”我什么也没说。
         我在光秃秃的树丛中看见了死亡,一种剥夺。
         我不能相信。难道对圣灵来说
         构建一张脸,一张嘴那么艰难?
         字母不断从打字机的黑键打出,黑键又在我的
         有顺序的手指下跳动,都是有规律的部分,
        
         部分,小块,丁点儿,联成闪闪发光的一组。
         我坐在那儿简直要死了,我丧失了空间。
         火车咆哮在我耳中,迸发,进发!
         时间的银色轨迹伸向远方,
         白色的天空缺乏许诺,象一只杯子。
         这些就是我的脚,这些机械共鸣声。
         咚,咚,咚,钢钉。人们发现我是不够格的。
          
                  
         这是我带回家的一种疾病,这是死亡。
         再说一遍,这是死亡。我吮吸的
         难道是那种饱含毁灭粒子的空气?难道我是
         越来越衰弱的面对在冷漠的天使的脉搏?
         那么这是我的情人?这死亡,这死亡?
         从孩提时代起我就爱一种可食地衣的名称。
         那么这种古老的死亡之爱,竟是这种罪过?
        
         第三种声音:
         我记得我确实有顿悟的那一瞬间。
         杨柳冷淡无情
         池中映出俊美的面孔,但不是我──
         我是一副趾高气扬的神色,跟一切事物一样,
         我所能看出的是危险:和平的象征和口角
         星星与阵雨般涌来的黄金──构想,构想!
         我记得一只白色的冰冷的翅膀
        
         那只大天鹅,以那种可怕的样子,
         逼近我,象一座城堡,从河流的上空。
         天鹅群中有一条蛇。
         他滑过去了:他的眼睛里有一种邪恶的意图。
         我见过那眼睛内的世界──小小的,卑劣而又邪恶。
         每一个小小的文字勾住了另一个小小的文字,
         每一种行动接着另一种行动。
         一个热烈的蓝色的日子在某种事物中孕育。
        
         我没有准备。高耸在一边的白云
         从四面八方拉曳我。
         我没有准备。
         我没有敬畏。
         我觉得我能否定这种结果──
         但对此已经太晚,已经太晚,那面孔
         带着爱继续定型,好象我是有准备的。
        
         第二种声音:
         现在这里是白雪的世界,我不在家中。
         那些被单是那么苍白,那些脸没有容貌。
         他们是无头和令人讨厌的,象我孩子们的面孔。
         那些小小的病人避开我的双臂。
         另一些孩子不接触我:他们糟透了。
         他们有很多色彩,很多生命,他们不平静,
         平静,象我携带的这个小小的虚无。
        
         我曾有过我的机遇,我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过。
         我缝补我的生命象缝补一个稀有的风琴,
         像某类稀罕物,走路时小心谨慎,摇摇摆摆。
         我曾试图年做努力的思考。我想皈依自然。
         我曾试图盲目的去爱,象其他女人,
         盲目地躺在床上,与我的亲爱的盲目地甜蜜地做爱,
         不通过深沉的黑暗去寻找另一张面孔。
                  
         我不看,那个面孔依然在那里,
         那是一张还没有出生而又喜爱其完善的面孔,
         那是一张仅有死亡才能达到的完善的面孔,
         唯有那轻松的一刻,能保持神圣。
         然而这里还有另一些面孔。民族的面孔,
         政府的面孔,议会的,社会的,
         那些匿名的重要的男人们的面孔。
        
         我关注的是这些男人们:
         他们嫉妒每一位平庸的事物!他们是些嫉妒的神灵。
         他们要得到整个属于他们的平庸的世界。
         我知道上帝与耶稣基督的谈话。
         那种淡泊不能不说是神圣的。
         “让我们建造一个天堂吧。”他们说。
         “让我们驯服和洗刷这些粗鄙的灵魂。”
        
         第一种声音:
         我恬静,我恬静,这是可怕事件发生之前的恬静:
         刮风之前的忧郁片刻,当树叶粉粉卷起
         他们的手掌,他们苍白的手掌,这里是如此恬静。
         那些被单,那些面孔,是白色的,中止的,象钟。
         声音在靠后一点的地方变得单调。他们的可见的象形文字
         弄平了上等纸屏幕以便把风挡住。
         他们用阿拉伯文和中文描出这种秘密!
                  
         我是哑寂的,棕色的。我是一棵即将裂开的种子。
         我的遗体是棕色的,闷闷不乐的:
         它没有更多的或各种各样的希望。
         现在黄昏把我罩在灰蒙蒙之中,象一个玛丽。
         呵,距离与被人遗忘的角落的色彩!──
         时间裂变,永恒吞没了它,
         我完全被淹没,这件事会在何时发生?
        
         我与我自己对话,仅仅我自己,分成两部份──
         用消毒剂和殉藏品拭擦和涂染。
         等待躺在我的眼睑上,象躺在那儿睡觉,
         象大海。很远,很远,我感到第一次浪潮
         在对我拖曳它苦恼的货物,不可避免的,定时涨落。
         我,一只贝壳,在白色沙滩上
         面对这压抑的声音,这可怕的因子,发出回声。
        
         第三种声音:
         我现在是一座山,在山一般的女人中间。
         医生在我们中间穿行,好象他是我们巨大的
         惊恐不安的理智。 他们象傻子一样笑。
         他们应对我目前的状况负责,这点他们明白。
         他们死死抓住他们的单元,好象那是健康的东西。
         如果他们对我所做的感到惊奇又怎么样?
         那只会使他们发狂。
                  
         假如有两个生命从我的大腿之间渗透出去怎么办?
         我曾见那白色的清洁的带仪器的房间。
         这是个大喊大叫的地方,那不是幸福。
         "这是你准备好了的时侯就会要来的地方。”
         夜光是单调的充血的月份。它们因血而沉闷。
         我没有准备发生任何事情。
         我该将谋杀我的这一些谋杀掉。
        
         第一种声音:
         没有比这更残忍的奇迹了。
         我被马拖着,那些铁蹄。
         我持续着,我坚持到底,我完成了分娩。
         黑色的隧道,通过它,猛掷出那些天赐
         那些天赐,那些表现形式,那些令人惊讶的面孔。
         我就成了一次残暴的中心。
         我必定得产生哪些痛苦,哪些烦恼?
        
         这种纯真能被扼杀?它榨取了我的生命。
         树在街头枯萎,雨是腐蚀性的。
         我用舌头尝了尝,那立即见效的恐怖,
         那恐怖停留在那懒洋洋的,那遭到怠慢的教母们,
         心脏这嘀哒嘀哒地跳动,带着工具包。
         我将成为一堵墙和一座房顶,护着他们。
         我将成为一片天空和一座好山丘:呵,让我这样吧!
        
         一种力量正在我体内成熟,一种古老而固执的力量。
         我象这个世界正裂变成碎块。有这种黑色,
         这黑色的擂槌。我将我的手折迭在山上。
         空气是混浊的。是这种劳作带来的混浊。
         我被使用过了。我被敲打成为有用的人了。
         我的眼睛被这种黑色压榨着。
         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种声音:
         我受到谴责。我梦见虐杀。
         我是黑与红的痛苦的花园,我啜饮他们,
         憎恨我自己,憎恨而且恐惧。现在这世界设想出
         它的末日并奔向它,手臂伸向爱。
         那是一种使万物生病的死亡之爱。
         一轮死亡的太阳污染了白报纸。它是红色的。
         有了生命之后我又失去了生命,黑色大地啜饮他们。
        
         她是我们所有人的吸血鬼,所以她好心的支持我们,
         养肥我们,她的嘴是红的。
         我了解她。我很清楚地了解她──
         一张冬天的老脸,不生育的老家伙,过了时的炮弹。
         男人们已经有效地用过她,她将吃掉他们。
         太阳陨落了。我死了。我制造了一次死亡。
        
         第一种声音:
         他是谁,这蓝色的狂怒的男孩?
         闪光而奇特,好象从一颗星星上掷来。
         他显得那么愤怒:
         他是飞进这房间的,紧跟在他后面有一声尖叫。
         这蓝色暗淡了。他毕竟是人。
         它,一朵开放在血碗中的红荷花。
         他们用丝线缝合我,好象我是一块衣料。
        
         在他诞生之前我的手指干些什么呢?
         我的充满爱的心又干些什么呢?
         我从没有见过那么洁净的东西。
         他的眼睑像一枝丁香花
         他的呼吸柔软得象一只飞蛾。
         我不会放手。
         他没有狡诈和乖戾。愿他保持纯真。
        
         第二种声音:
         月亮从高高的窗户升起来,挂在天上。
         冬天填满我的心灵!那种白垩的光亮
         这窗户下留下些鳞片,这虚无的办公室的窗口,
         虚无的教室,虚无的教堂。呵,这么多的虚无!
         还有这种休止,每一件事物的可怕的休止。
         现在我周围有成堆的躯体,这些地极的睡眠者──
         他们的梦里闪耀着一些什么蓝色的,月光似的冰块?
          
         我感到它进入我体内,冰冷的,异己的,像一件器械。
         那种疯狂,那种直到最后的严厉的面孔,那个“O”形的伤口。
         在永远使人悲痛的豁口中张开。
         是她在周围血污的海里探寻
         月复一月,带着那失败的声音。
         当海洋处于绳子末端我孤立无援。
         我没有休息。没有休息,毫无用处。我也创造尸首。
        
         我将去北方,我将进入那漫长的黑夜中。
         我看见自己象一道阴影,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既不是一个由于像男人一样而感到高兴的女人,
         也不是一个因足够的迟钝于平庸而感到满足的男人。
         我感到一种欠缺。
         我握住我的手指,十根白白的尖桩。
         瞧,黑暗从缝隙中渗漏出来。
         我不能容纳它,我容纳不了我的生命。
        
         我将成为古代神话中半神式的女英雄。
         我将不会因掉了钮扣,
         因短袜后跟有个破洞,因没有回音的信件受指责──
         那些白色的面孔装殓在一个信箱里。
         我将不会发现我的一无所有,这些嵌在
         适当的渺冥高空的星星也不会发现我一无所有。
          
         第三种声音:
         我在睡梦中看见她,我的红红的,可怕的女孩。
         透过将我们隔开的玻璃她在哭喊。
         她在哭喊,她在发怒。
         她的哭声像勾子,跟猫爪子那样“刮刮”有声。
         就因这勾子,她引起我的注意。
     她在黑暗中哭喊,或是在星星上哭喊
         那些星星 离我们极远处发光与旋转。
        
         我认为她小小的头是一个木雕像,
         一种红的坚硬的木头,眼睛紧闭口却张得很大。
         从张开的口里发出锐利的哭喊
         这哭喊象利箭,刺破我的睡梦,
         刺破我的睡梦,来的我身边。
         我的女儿没有牙齿,她的嘴很宽。
         发出这种邪恶的声音不可能善良。
        
         第一种声音:
         把这些纯真的灵魂扔给我们干什么呢?
         看,他们是如此精疲力尽,他们会都疲惫不堪,
         睡在一些帆布小摇篮里,名字系在手腕上,
         他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就是为了这些小小的银质纪念品。
         一些有稠密的黑头发,一些是秃头,
         他们的皮肤色泽是粉红或灰黄,棕色或红色;
         他们开始记住他们各自不同的特征。
        
          
         我认为他们是水做成的,他们没有表情。
         他们的容貌还在沉睡,象光芒沉睡于平静的水面。
         他们穿着完全相同的衣服,是真正的修道女。
         我看他们象星星一样纷纷坠落到这个世界上。
         在印度,非洲,美洲,这些奇迹般的孩子,
         这些纯洁的,小小的形象。他们身上有奶香。
         他们的脚底还没站地,他们在空中步行。
        
         难道没有价值的东西也能这样慷慨给予?
         我的儿子在这里。
         他睁开的眼睛是普通的,浅蓝的。
         他转向我象一根小小的,盲目的,明亮的幼苗。
         一声喊叫,这就是我挂上的勾子。
         我是一条乳汁的河。
         我是一座温暖的山。
        
         第二种声音:
         我并不丑陋,我甚至是美丽的。
         镜子里映出的这个女人没有缺陷。
         保姆还给我了过去的衣着以及个性
         她们说,这种事很平常。
         在我的生活和其他人的生活中都是平常的事。
         我能将生命一分为五,象这一类事,我并不是没有希望。
         像一项典型统计资料那样完美,我的唇膏在这里。
        
         我经常涂成这种嘴唇,
         这个红红的嘴这一天以前,两天以前,三天以前
         按照我的个性涂红的,那天是星期五。
         甚至我不需要假日;今天我就能去工作。
         我能爱我的丈夫,他将会明白。
         好象我失去了一只眼睛,一条腿,一根舌头,
         通过这有缺陷的身体,他将会爱我。
        
         我还是能这样站起来,只是有点近视。我还是能
         坐车走,代替腿,它们同样能为我服务。
         同时学会用手指说话,不用舌头。
         这身体资源丰富。
         海星星的身体能重新生出许多手臂
         蝾螈是不吝惜它的腿的,也许
         在需要我的某种器官时我也很慷慨。
        
         第三种声音:
         她是个小小的岛,沉睡宁静,
         我是一艘白船在呜笛:再见,再见。
         这一天光辉灿烂。却又那么叫人沮丧。
         这间屋里的花鲜红而又热烈。
         它们被体贴地照料着,在玻璃后面生活了一世。
         现在,它们正面临着一个白被单,白面孔的冬天。
         没有几朵鲜花放进我的手提箱。
          
         还有些我不认识的一位胖女人的衣服,
         还有我的梳子和刷子。还有空虚。
         突然我如此脆弱。
         我是走进这座产院的一个创伤。
         我是被他们放行的一个创伤。
         我把健康留在身后。我告别了一个人
         她将追随我:我要她松开绷带般的手指:我离去。
        
         第三种声音:
         我再一次成为我自己。我没有什么不安。
         我象蜡烛流尽了血,我没有什么依恋。
         我变平了的腹部如处女,这意味着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年能被抹去,被撕毁,被废弃,重新开始。
         这些小小的黑色细枝不想发芽。
         这些干枯的干枯的沟渠也不梦想雨水。
         我遇见的这个戴眼镜的女人,她是整洁的。
        
         她那种整洁是透明的,象一个灵魂。
         她那么羞涩地将她那整洁的本体
         放在非洲桔园的地狱之上,那些被缚住了后蹄的猪。
         她在听从现实。
         这个女人是我。是我──
         品尝着我的牙缝里的苦味。
         那种每天的极大的恶意。  
        
        
         第一种声音:
         我能多久地把自己当作一堵挡风的墙?
         我能多久地
         用手遮荫使太阳柔和一些,并且
         截取那冷月的幽蓝的闪光?
         这些孤独的声音,这些悲哀的声音
         无法回避地拍打着我的背脊。
         小小的催眠曲,怎样才能使它们轻柔一些?
        
         我能多久地作一堵墙环护我绿色的地产?
         我能多久地用我的手
         做他创伤的绷带,而我的话语
         那些天空中欢呼的小鸟,安慰,安慰?
         如此敞开:仿佛我的心
         戴上了面孔,走入这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第三种声音:
         今天这些大学沉醉于春天。
         我的黑色长袍是一次小小的葬礼:
         它显示了我的庄重。
         我携带的这些书挤到我身边。
         我曾有过一个旧伤口,但正在愈合
       我有一个岛之梦,哭喊得发红了
         那是梦,并不意味一个事实。
        
         第一种声音:
         房子外面那株大榆树上开始出现花朵。
         雨燕回来了。它们尖叫着像一些纸折的火箭。
         我听见时间的声音
         在灌木篱笆中扩散,消失。我听见母牛哞哞的叫声。
         各种色彩不断填充自己,湿润的
         茅屋顶在阳光下一片弥漫
         果园里水仙花张开洁白的面孔。
        
         我放心了,我放心了。
         这些是保育室里呀呀学语的小宝贝
         那些幸福的小乖乖发出的清澈明亮的色彩。
         我再一次变得单纯了,我相信奇迹。
         我不相信那些可怕的孩子们
         用他们白色的眼睛,无指的手损害我的睡眠。
         他们不是我的。他们不属于我。
        
         我将为正常状态着想。
         他不会行走,他不会说话。
         他们在白色的襁褓里包裹着。
         但他是粉红的,完美的。他总是在微笑。
         我用大玫瑰花替他糊好了房间的四壁,
         在每一件东西上我都涂画着他幼小的心灵。
         我不希望他成为什么特殊的人物。
         正是那种特殊才引起魔鬼的兴趣。
                  
         正是那种特殊才攀上痛苦的山峰
         或是荒漠,伤害他母亲的心。
         我希望他普普通通,
         他爱我就象我爱他一样,
         他将如愿地娶一位姑娘。
        
         第三种声音:
         草地上炎热的下午。毛茛属植物
         热得不可开交,情侣们
         走了过去,走了过去。
         他们象影子一样黝黑而平庸。
         没有依恋是如此美好
         我象青草一样孤独。我失去的是什么?
         我将要去寻找它吗?它究竟是什么?
        
         天鹅飞走了,而河流依然
         记得他们是多么洁白。

         河流用它的光亮追寻他们
         在一朵云里找到了他们的形体
         那只鸟,那种叫声是什么?
         声音是那么悲惨?
         我依然年轻,河流说。我失去的是什么?
        
         第二种声音:
         我呆在家中的灯光下,黄昏在延长
         我正在缝补一个丝围涎:我的丈夫在看书。
         灯光是这么完美地笼罩住这一切。
         春天的空气中有一种烟雾,
         这种烟雾使公园和那些小小的雕像
         蒙上一层粉红色,似乎是一种被唤醒的温存,
         一种不知疲劳的温存,象刚刚痊愈似的东西。
        
         我等待,我渴念。我认为我已经痊愈。
         还有许多别的事情要做。我的手
         能在这块衣料上匀称地织花边。我的丈夫
         能一页一页翻一本书。
         工作完毕之后,我们就这样呆在屋里。
         唯有时间能估量我们的手
         唯有时间,不是物质的。
        
         就一次失足来说,也许这些街道突然登了报
         但我会从长期的堕落中苏醒,找回
         平安坐在被褥上,用来支撑着的自我。
         我再一次发现自我,我不是阴影
         虽然有个阴影从我脚下涌现。我是妻子。
         城市在等待,在渴念小草
         穿过石头长出来,葱绿而充满生机。
        
         ──────────────────────────────
  
          * 《三个女人》这首诗,据普拉斯所述:是为大声朗诵而创作的, 这首诗第一次播出是由英国广播公司(BBC)主持的,第一次播出时间为1962 年8月19日第三套节目,角色扮演为:一位妻子(第一种声音);一位女秘书(第二种声音);一位姑娘(第三种声音)。《三个女人》这首诗于1986年6月9日由英国广播公司再次播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