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叶 ⊙ 木偶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切的安静都是虚设(外八首)

◎山叶



《一切的安静都是虚设》
 
临近黄昏,一切的安静
仿佛某种虚设,包含着喧嚣
宽阔如一个早已熟知的世界
一对年轻的情侣,在操场跑道上
手挽着手走过,偶尔回头深吻
那么热切,像是没有背影的老人
他们经过的那片宽阔的树林上
正停着数量可观的白鹭
它们发出巨大的喧嚣
透过涌动中的人群
抵达我的耳道
这是它们归巢的时刻
仿佛这些叫声也是虚设的
2015.6.30
 
 
《初 恋》
 
午后,一股热浪袭进房间
他们平躺在凉席上,很久没有说话
高于他视线的,是她高高的胸脯
这一对美的储存室
充满了蜜意和爱
或许,还有谎言也说不准
似乎关不住,正在往外溢出
他不敢伸手触摸
怕她以俗套定下罪名
以至于酝酿了一整个中午的好感
就这么轻易地挥逸而尽
2015.6.26
 
 
《温柔的时刻》
 
因为下雨,我打算
在车内再逗留一会
深蓝色的表盘灯
几分钟后,缓慢熄灭
我安静地坐着
发呆
更不想因为
任何一点响动
惊扰已经熄灭的灯
2015.6.18
 
 
《偶 像》
 
早餐时,妻子谈起昨晚的梦
说又一次被饿虎追杀,幸亏有人相救
我说,那人肯定不是我
儿子不解地看着我,但没发问
在他心里,故事情节本该如此
 
“你妈妈的心中另有英雄。”
我故作淡定地解释道
内心却浮现一丝不悦——
多么希望救她的人
不是她曾日夜思慕的偶像
而是一名动物园的猛兽饲养员
2015-6-15
 
 
《地下铁》
 
每一趟旅行都有固定记忆之道
它的出口定时被打开,关闭
犹如使命,又像是释放曾遭遇的某种不公
 
这一节节黑暗的抽屉
旅客在它每一次的冲动里抵达或消失
仿佛一场爱穿越了另一场爱
 
有时,它饥肠轱辘,带着返乡的疲惫
身躯僵硬。黑夜是最肥沃的良田
尽管它不曾在此成长一寸一厘
 
有时它停下,是否曾有思忖
有了懊恼之意,对自己的每一次受人指使
仿佛一生经得起无形的漩涡与停留
却仍然充满了犹豫
2015-6-17
 
 
《一盆干枯的花》
 
它在怒放时死去,保持着花开的姿势
每天早晨,我如期往花盆里浇水
就像它活着时那样
(期望它复活,带着过去的香艳)
 
很多天过去了,我的期望开始减少
好似某种沧桑,一开始浓烈渐趋淡散
于是,装作想开了的样子
人的生死都难以预知,更何况一棵植物
 
某天探头细看,发现干枯的花丛下
竟长着另外一种生命——几个鲜活的蘑菇
因为缺少光照,长得细长匀称
小巧的盖帽下,似乎隐藏着某些巨大的秘密
2015-5-11
 
 
《一个像雨滴的声音》
 
一个像雨滴的声音,时常在我耳畔响起
有时是早晨,有时刚下过雨
当它发出“啪嗒……啪嗒”
我总以为外面在下雨
 
那日黄昏,当我端坐在阳台看书
一位母亲写道,她很想念死去的儿子
终于在梦里见到了他,并告诉她:
“妈妈,您过多的泪水
浇灭了我好不容易点亮的灯盏。”
2014-9-18
 
 
《秋风里》
 
一夜之间,气温骤然下降
冷空气迅速降临这个小镇,像是一趟不正义的旅行
一道警戒色从我身边开过——
黄色的电力维修车,突突突地驶过兴庄路口
昨晚一定有什么被风刮倒
或有一些事件,被突然中止、中断
 
一个孩童举着小伞,从停车场旁
趔趄跑过,险些栽倒在水洼里
她不稳定的脚步笨拙,但坚定
仿佛有大人正牵着她的另一只手
2014-10-22
 
 
《冬 晨》
 
一连数天,冬雨无休止地下着
缺少光照的地面,泥泞潮湿
有时,未被关照的人群匆匆来往
雨夹雪顺势而来
等到停了,空气被冷却
多余水汽在冷的表面凝华
春霜降临,落在道路两旁的冬青树上
马路上,车辆疾驰而过
带来叶片的微微抖动
我从一侧走过,一些细细的雨滴轻轻打在我的头顶上
2014.2.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