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冥王星记(24首)

◎张小美



冥王星记
 
 
从你那里回来,万鸟归巢,犹如忏悔。
我走在回家路上,
暮色在抬头间又深一层。
远山的灯塔,红光闪烁如鬼火
但我已不再害怕。仿佛每一个人
灵魂永在,不生不灭。
除了时间
世间再无别的参照。
仓促的一生,离弃过别人也被
别人离弃。糟蹋过粮食也
犯下罪孽。
当我跪伏,万物都在速朽……
 
一种坍塌会被铭记
一种呼啸刚刚发生,在沿海一带
或者体内。
人类有更甚于你的虚无,渴望被带走
我留下过什么
又被什么遗忘
在浩瀚的宇宙中,
我只是短暂的造访者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孤独……”
那一年是夏天,我曾坐在冥王星上
看雨水,轻轻拍打地球
 
 
石榴
 
 
盛夏已至,石榴果实饱满
每天下班我都看见它
离地面又近了些
 
一片葱绿之中
这颗石榴分外打眼
有时我会去抚摸它,给它拍照
有时是早晨,我匆匆经过
它好象比昨天更结实了
 
有一次我忍不住伸手
想要把它摘下来
哦,当我动心的那一刻
我甚至比心动更快的速度逃开了
 
怕什么呢?我不知道
只知道后来
我再次经过那儿
石榴还孤零零的挂在枝头
它看起来
更接近一颗石榴了
 
明月书
 
明月不是猛虎,但有噬人之心。
我知道你也有。
好多次,我看见你微笑
从云层移出,爪子,轻柔地搭在窗台上
在我的床头铺就一层危险的阴影。
又回头,扑向对面的树丛
远处的山岗
所到之处,江山明晃晃
江山画卷般摊开,有裸露之痛。
我不曾真正洞察月亮的隐秘
我瞧见你
明亮有时,若手持莲花,若怀抱婴儿
你缓慢转动,大海止不住向前,再向前—
在二者微妙的引力里
星星爆炸。轮回中的月亮
再次现身
让大海止住奔腾,如被安抚。
 
缝隙
 
那道缝隙是
穿过两片窗帘间的狭窄光带
阳光透进来时
它像被挤压
又松驰得随时可以拉开
 
很多个下午
我痴痴的看着,那道光
被更多的光驱逐
直到所有的灰尘
都在缝隙里尖叫
 
我羞于提及我的
虽然在众多的灰尘中
我迟疑
我安静地落下来
 
暮晚
 
我多么熟悉随之而来的变化
首先是夕阳,涨红了脸,披一身云霞
像要挥霍尽一生的热量。
水库边的风褪去暑热,从东山吹到西山
吹到西山时,夕阳开始缓缓下沉
整个过程非常快,几乎只有短暂的几秒
此时群山昏暗,唯余剪影
我几乎站立不住,从这里到那里
我几乎要夺路而逃,从林间阵阵松涛到深蓝的天宇之上
刚刚升起的月亮
我们曾仰望过---
在这凉风吹拂的暮晚
提起这些难免神伤。难免,言不及义。
 
立秋
 
一夕之间
河水冰凉
总是这个时候
落叶以同样的姿势再落一遍
我们经历过的枯荣
每天仍在发生
这难免让人感到厌倦
甚至恐惧
熟知的无常
如影随形
像一件贴身的衣裳
河边有人在哭
让我头痛
让我想起自己已经没有什么
不曾经历
譬如立秋,春分,雨水,
譬如寒露,霜降,冬至
 

 
大雨滂沱。可能没有机会了。
雨水一滴接着一滴,在窗户上快速书写
还没来得及惊讶,阅读,亲吻……
夏天已经过去。
 
昨夜确实有一个梦
长满深草
一辆火车从雨雾中穿梭而过
来到我缓慢的清晨。
 
你不可能洞察这一切
这么多年了
我已经习惯于看到在雨中缄默的事物
迷离的玻璃
克制的路灯
隔着雨水,与时间。


下午
 
一个人不知道做什么,就去窗边看云
天空里的波浪,正在翻滚。
将它的杀伐投射到人间。
 
我没有凶器
在一场自我的战争里
我已缴械
 
如同每一个
松驰的下午
我浪费着
我自己
我正虚度这所剩不多的时光
 
其实是伤感的
但不悲伤
风穿来穿去
没有带走一丝多余的东西
 
除了缄默里仍有隐痛
除了饮水机“咕噜”一声。
 
 
湖水会记住
 
我们离开
那些丢在身后的小岛,一个个,眼波遥相呼应。
群居生活让他们
更孤独了。
 
在千岛湖绵延不尽的夜色里
我曾经与某个小岛,传递过沉默
似乎它是唯一懂我的人。
似乎人间的爱
可以转移到
这两两对望里
 
我没有注意,风在流动,它吹过湖面
湖面就被篡改。
如同深夜里的对话,你无法确定
来自哪一个自己。
 
描述一个乌有之物
并与它亲密对抗。我就是
这样爱着你的。
 
当我离开
在清晨,你目送我
你一直完美仿佛从未被损害过。
 
 
雨中鸡鸣山
 
从一块石阶到另一块石阶
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微雨中的鸡鸣山
还是有如我一般落拓的闲人
在山上游荡。
他们尾随,我就站住,让他们先过
他们迎面而来,我就折返。
每一条分叉的小径,都被我的足迹覆盖
过一次,又被雨水洗一遍
 
很多年了,我以为鸡鸣山是我的
当我上山,当我将它的爱与我的
混为一谈。
 
草木深深,何其无辜。
既要承受一年一度的荣枯之痛
又要在一个人的心事里一再被篡改。
 
白露
 
--兼致狐狐
 
现在,天空里的蓝逐渐变淡
晚风柔和,从高高的松树顶一掠而过
抵达的过程中已消弭掉
凛冽的部分。
 
住在城市边沿,傍晚的散步
大约与落日的轨迹一致,
总是走向荒凉地带。一泓深水
刚好安置余下来的寂静。
 
我们曾有人群中的欢乐
如同夕阳,也曾高举狂野之心
那日复一日的炙热像是对万物的掠夺
也掠夺尽自身。
 
检点身边的事物,山水沉默
给予我一次远足后的奖赏。
有时一个人走着,暮色如衣服
披上去了,就取不下来
 
回声
 
一首诗能解决的问题
山谷也能解决
当你站在山顶,朝谷底大喊
为什么……
我是谁……
他迅速回答你
相同的声调,回答过无数次
相同的语气,兴许比你还完美
 
前几日,我曾问过一个人
如何拥有一个不存在问题的答案
仿佛悬置的风,从不可能的角度
向永不可能发问
 
而山谷只负责把风吹回去
这娴熟的手艺形同你我微张着嘴巴
在每一个新鲜的早晨
重复着迷茫而古老的回声。
 
阳光灿烂的下午
 
 
闯入我视线的麻雀,从对面大楼折返
向我飞来。
轻盈的速度让它的路线拥有
音乐般起伏的曲线。
我感觉到
我的目光追随着它
近乎于迷茫
我迟钝的大脑来不及
接受这个意外。
就被它夺去了全部注意力。
 
然后,它飞走了。
 
 
写一首诗标题很长是给你的
 
但我不知道写什么。
就像每一次谈话,总是你说,我听。
你总有很多问题,需要答案。
可我这里没有
你要的。
恰好此时黄昏,一切慢下来了
均匀起伏的山岚
在暮色里静静呼吸。我愿意
把它叫做往事。这样的大而无当,但我不敢
去触及那些细微处的明暗交替,更不敢
去深入一座大山的内部。
我愚笨,常常分不清松树与柏树
喜欢和爱。
我享受阳光,细雨般无私的给予
整整一个白天,被我浪费。
因而在此时,我不能哭
寒露过去了,
冬天越来越近
我不会走夜路了,夜里我会
穿上更多的衣裳。你也要。
 

你说,所有的诗都是一首诗
 
我不理解。可我知道
所有要说的话都是同一句话
它在诗里潜伏,随着我的情绪而变化
如你所知,它是一个坏份子
不安定因素。总是在破坏
每一条可能的道路。
有时我要去东边
它却把我带到西边
我要说爱,它偏偏说,恨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
最让人无助的是
你知道我从来捉不住它
更无法将它带到你的面前。
 
夜晚
 
此时,黑暗无处不在
我睁大眼睛和闭上没有区别
 
多么神奇。黑暗,将两个世界合为一体
成功愈合了我认知上的盲区。
 
我感觉到黑暗的陪伴
在我身体之外任何一个地方
 
好像我轻轻地
动一下
就能触碰到它清凉而潮湿的嘴唇。
 

秋天的栾树高举着火焰
 
我又称呼它
蹦跳的小心脏
每阵风吹过,我都会听到怦怦的声音
在栾树的千万颗果实之中
如果有一颗是你
另一颗一定是我
 
整个秋天
我无法将视线从它身上移开
在高处,天一直蓝着
阳光灿烂
我从树下经过
仰望火红的花冠
仿佛看见有新的我,从旧的生长出来
 

天气晴朗时,白云轻到无法称重
 
每天我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又很早醒来,晨光中
鸟儿轻轻鸣叫
如微妙的耳语
昨晚入睡前听到的是狗吠
一声声
传得很远
我还听见虫子
在深夜唱歌
它们并没有打破我的寂静
我觉得很可能
因为我爱它们
 
2015/10/23晨起,速记
 
格伦*之死
 
我还记得他从天而降
去营救困在货车车厢里的瑞克,那模样
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他细长的眼睛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线,唯有此时
才让我意识到
他是这个团体唯一的亚洲人
在末世,一路厮杀,好多人都变了
好多人,变得不像人
只有格伦,是丧尸遍地的灰色人间
唯一至死还相信爱,愿意为爱付出的男人。
哦,然而。。
我深知戏剧的狗血
他们就是要让善良的人遭受苦楚
他们就是要,把“美的事物撕碎给人看。。”
格伦死了,
丧尸们的手插入他的胸腔,涌出大片鲜血
我知道,亲爱的
我知道是为了让我的眼泪,轻轻的
滴在伤洞里面。
 
*格伦,美剧《行尸走肉》主角之一。
 
红蓼
 
我见过水边的红蓼
铁轨两旁的红蓼
围绕着母亲墓地的红蓼             
童年时的红蓼                   
喜群居,一直都长不大
那时还小,诸事简单
很难将一丛野草
看出什么花来
长在我心底的红蓼
就是一株红蓼的样子
我无法将她拔高
她也从未被指认过
我只知道,我见过红蓼
喜欢上她
不知其姓名
后来离开她
我见过的红蓼
总是低着头
在风中微微摇晃
像是目送什么远去的事物
 
 
傍晚
 
先是灰色
接着是深蓝
最后是沉默的黑
我的画笔没有天空那么快
仿佛只是睁眼
和闭眼
那么短的一会时间
暮色中,留在视网膜上的
楼群,飞鸟,流云
还保持着成为暗影之前的样子
我总是迟钝的
我总是在灰烬中,想念火焰
黑暗中尽是
逝去的事物
没有多少时间了。
即使我们在此时
并肩站立,感受到的也是不一样的流逝。
 
音乐喷泉
 
路过广场的时候
喷泉乍然开放,伴随着《致爱丽丝》的音乐
孩子们在水帘间奔跑
笑容如此真实。像阳光
无遮无拦,拥有让人检验千遍的勇气
 
这情景让我不由自主的
停下来,水帘后
人们欢呼,他们的脸
让我想起澳大利亚
又想起白鸽子
 
失败之诗
 
唯有最冰冷的雨
落在最冰冷的夜晚
才会将自己置于深不见底的黑暗之处
在那里,一个人
举起双手
摸索并不存在的墙壁
所有的人
都消失了
只剩下我
面目模糊,比夜晚更黑
雨遮蔽了光线
遮蔽了我
明亮的部分
所有的错误都无法修正
除了雨,在混沌里
滴滴嗒嗒
无休无止
写一首失败之诗
 
明日重阳
 
时候到了,我知道
寒流在静悄悄地逼近每一个
等待它的人
关于忍耐,我修炼过三年
但不可能比你还好。为此我做了大量的御寒工作
来抵御无常。
它是相反的,是穿得更少
或者,干脆坐进阴影里
 
所以你看,离别的另一面是
菊花在准备越冬
我刚刚认识的植物:蕨,飞蓬,车前草
根须紧紧抓住泥土
它们也没有准备去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