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山顶(23首)

◎张小美



山顶
 
一个人心底要容下多少丘壑
才能最终到达山顶
其实没有山顶
没有山路,野花,流水与丘壑
白云流动
水中写下的字
被反复取消。
 
我仍能看见挚爱的一切
在风中不停改变形状
叶片飞舞。其中就有我---
在梦中作另一种飞翔。
我不能放弃的事物还有很多
比如山顶
比如究竟有没有山顶。
 
清明
            致母亲
 
阴影中的拱桥,消磨着桥下的流水
杨柳挣不脱斜逸的半径,我站在福射之外
空有一颗拳拳之心。
 
今日下午,我把白床单晾到阳台上
吃西红柿一个。翻看了几页小说。
以示我比以往每一天都要好。
 
这一日,无纸钱,无西风。
从义乌到湖北,一秒钟就到了。
我总觉得,没有比念想更快的速度了吧
 
妈妈,你放心。这么多年,我并没有纸上说的
那么悲伤。
你放心,在死去之前,我会一直好好活着。
 
清明
 
今天的雨比往年绵密。
斜斜的,针刺一般。走在阳光下就像
走在断魂的雨中。
 
雨是双份的。
阳光是双份的。
乘着天黑无人,我偷偷摸摸到楼下
给亲人烧纸。
我准备的纸钱,是双份的。
 
春风将我的头颅压低
身后空虚
难以置信
母亲的坟茔旁
又多了一座新坟。
 
 
桃花
 
初时,她只是屋前的三两棵
单瓣,骤雨一至,就凋落大半。
她美,美得孤单,不像现在这么成群结队。
她是母亲随手丢下的桃核,被春风孕育
像那些土坡上
肆意奔跑的野孩子。
 
她是我童年的桃花
生得嶙峋,被坏孩子东折一枝,西折一枝
不艳丽,粉中泛白
那时我没有念书,
甚至还不会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来形容她
 
没有人告诉我她是美的
后来我才慢慢了解
这些年的心事。
谁能美于标准之前,谁就值得我
永远的怀想。
 
子规鸟
 
假设东风吹完南墙,又去北院
子规也可能是一只报喜鸟。
春天说自己爱过很多人
把一切倒过来
柳树的表情在水中越发薄幸。
 
在倒影中活着。时光完全可以弃之不用。
古画中的鸟鸣
已经很旧了。
我偏说东风啼血,装模作样
吹过月光下的垃圾场
 
其实我只爱过她
其实我只爱过我们,而非你们。
在荒凉的夜晚,我们表情单一,但身份多变。
你可以叫她子规。
也可以叫我杜鹃。
 

相信
 
1
 
女儿说,2012年的第一天,武汉大雾。
她在那个城市的一角,读书写字。
看不清远方,看不清
雾里发生的事。
 
我在夜里闭上眼睛。听见花开。
又落。
而雪未下,还有更多的事物在路上
等待一次仓促的埋葬。
 
明天会起风
后天会下雨
大后天呢
我收回望酸了的脖颈。
冬天说来就来,说走,也就走了。
 
2
 
女儿的哲学是去经历。
非常的实用主义。
我相信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
以此来安慰
她会有精彩于我的一生。
 
3
 
天黑的太早。
从前我就喜欢这样埋怨。
2011年,有人私奔,有更多的人搭上了一辆
开往天堂的火车。
 
有人流泪。
有更多的人很快遗忘。
生活啊
匆匆向前。
 
4
 
从宗塘二区到江东路大街
我无聊时数了数,需要走二百二十三步。
而从江东路到国际商贸城
就不能以步量了,
二十块钱的路程,有时候一天要几个来回。
 
月食之夜我坐在小区的楼下
看着天空发呆。
寒风料峭
月隐月现
觉得没有一个人能寂寞过她
 
5
 
你好,2012.
关于灾难的预言我不一个都不相信。
在丽江,在玉龙雪山
我学着女儿的标准手势说“YEAR!"
 
雪已经化了
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
当我坐在山腰歇息,一转眼
她已爬得更高更远。
 
 
重逢
 
突然不见了
背阴的山坡下,一匹马在饮水。
慢镜头里
我对你说过一句话
很多年过去
自己也忘了
 
出于对春天的厌倦
隐居者看见满山遍野的桃花
昏然欲睡。
我想找什么找不到
后来就不找了。
 
你也不要找了。
溪水里的秘密只有鱼知道
乘着天黑
你来唤我过河
很好看。
穿着一件旧衣裳。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远方
 
让我坐在窗前
写一封长长的信。
树枝
摇晃的阴影
蝉在鸣叫
蝉在艰难的脱皮。
 
我再次看见你的远方
就像我也去过那里
我爱
你提到的那个世界
有点斑驳
像镜头前的水花
像斑点狗
黑一块,白一块。
 
我看见你眼睛里有一个远方
你的远方有一面湖水
在盛夏未尽之时
我埋头
写一封长长的信。
 
春天
 
你必将会厌倦,在这首诗里
你必将会看见重复又重复的春天。
蜜蜂振翅,飞离一朵含苞的花。如果细心一点
你还能看见它的脚蹬了一下,让花儿兀自摇晃不已。
女孩子坐在木凳上给松果拍照
游乐者的春天传上互联网,并得到一些回复
我们确实来过。
没有比这一点更需要证实。
 
但是你不能厌倦。春天。
松林深处涌动的心跳,接近于某种复苏的仪式。
天空还在那里。
没有风,风筝像个摇晃的醉汉。
我如何向你描述我看到的一切,在细微处
那些若隐若现的变化。
青松在山中。
一直没有更好的东西来取代它。
 
 
画坞坑
 
一条小路消失了,一座山
越近越巍峨。遗失在此地的村庄
依稀有前世的影子。
 
活泼的溪流,无源头可考。像我来到这里
孓立,徒然忘却我
曾怎样肆意奔流,横冲直撞。
 
影影绰绰的阳光
映照着白墙灰瓦,
我抬头望向它,如风拂草,心中时时涌起软弱的金芒。
 
 
摇石里
 
 
那条清清的溪水,无人命名。
当我向你提到它,它已经拐了一个弯,转眼不见。
 
溪水里凌乱的石头,无人命名
我累了坐它,赤脚踩它,风吹它,阳光抚摸它。
 
那垂向流水的枝条无人命名
它带来一小片宁静的绿荫。
 
在摇石里,从远古而来的风,无人命名。
我获得一个下午的快乐,与传说无关。
并且,无人命名。 
 
即景
 
苍蝇叮在纱窗上
它的背后,放射状的黄昏慢慢收拢羽翼
正要还原它
成为宇宙的中心。
黄昏清洗整个白天的罪孽
现在轮到我
悚然惊醒
窗外,那些快速褪去的景物让人心慌
我不能起身。
像被什么咬了一口。
 
飞机上
 
瞌睡之余
看见窗外云朵
猛然察觉
自己已经不在世界上。
 
这个念头让我彻底惊醒
想了许久,不知道世界到底在哪里
为了反抗这一点
身边,我的邻座
他的呼噜声更加紧密地奏起了交响乐。
 
垂老别
 
暮色一层层落下,披在身上
足可取暖。
我的词汇如此之少,曾经属于我的野草
高过山顶。
夕阳温和。更胜朝霞。
 
飘泊太久,大雁飞过
使人思归。
使一颗心放在她应该的位置。
我嬉戏过的湖水
重又宁静
我跨越过的山峦
并未增高一寸。
 
我回到自身。
模拟一场必来的告别。
在黄昏
仿佛梦境
仿佛多年前已经发生。
 
父亲
 
每当我听见教徒们虔诚的称呼
他们的父亲
“my faher……”
我就特别激动。仿佛在天上
真有一个无所不在,慈祥又威严的父亲
真的,我确信。
 
我的确信是一种背叛吗?父亲。
又一年过去,野草将会淹没你的坟墓
我能说什么呢?
关于你无情又糟糕的一生
关于你下葬那天瓢泼如注的大雨
都不重要了。
 
可是我需要……
一位父亲。
他的眼神慈悲。他注视着我像是一种呵斥。
当黄昏日落,
夕阳披在我的肩上。这种安静
来自于你一直未能给予的,爱与教育。
 
小满
 
夏天是春天孕育的孩子
我爱他
风一样年轻的四肢
在阳光下 心满意足 咧开嘴大笑
 
石榴开花了  一夜间
明亮  突然
我满怀忧伤与喜悦
念及她偷偷萌芽的夜晚
 
 
谷雨
 
雨水与花瓣
一起成熟了
它们从枝头掉落的姿势,惊动了我
 
啪哒 
啪哒
小儿夜哭
野狗狂吠
 
和千年前一样
地球上亮起一盏盏昏黄的油灯
 
无题
 
流水有她的去处
一座山
困在命定的格局里
我考虑过飞鸟的
归宿。在那里
春天汹涌而至
 
冒险的风,携着另一个世界的气候
来到我身边
说,请离开我
 
秋日
 
逝去的一江水已无法复制
它的波光
混肴了黄昏
我看见
划过天空的鸽子。秋天。云。
还有一些
同样捉摸不定的东西
就像
你的呼吸。
多么安静呵
垂柳随风
似不安,似探测,似撩拨
整个时代的动荡
 
孤独书
 
1
 
闭上眼睛
看见河流离我远去
黑暗中,有些东西在河面上闪光
有些东西泯灭
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2
没人见过孤独的样子
没人见过
另一个人孤独的样子
孤独是如此
私密的一件事
难以言说
 
3
 
然而时间,从未滋长
当你富足或是贫穷
当你幸福
感觉世上一切就此停驻
你侧耳聆听,摩托碾过静夜
仿佛带走一个滚滚红尘
 
4
 
推开门
再关闭。
人们交谈,寒暄
多么正常的一个世界
你在人群中穿行,像真的那样
拖着一串快乐的气泡
 
5
 
你看,终其一生
我是一个闭门造车的人
善于虚构的高手
事实上。
事实上我有绝望
与你分享。
 
 
 
闪电
 
 
需要更高的分贝压制
体内的噪音。
越狱的九月到了尽头
那些热,
犹在灰烬中
微微颤抖。
 
给你一个蛇形的图腾
给你苹果,罌粟,雨水以及
永恒的臣服。
给你一道界限
区分阴影与光明。
 
人世浑浊
难有一个恰当的时候
听到雷声
想起坟墓
 

在宏村
 
淡墨的村庄
日复一日古旧
你想加快衰老
喝茶,走动
早晨浴帘一般拉开
太阳从很远的山头冒出来
先照着树梢
后是田野
光影移动
鹰的影子移动
这样的缓慢
让你觉得被遗忘
也没有什么不好
 
 
雪夜
 
 
窗户明净,雪花飞舞
覆黑以白,覆万物以白,神在降临,神在布道。
 
悲伤与喜悦
都不合时宜
一杯白水凉了
寂静如同沙沙翻动的书页
 
一朵雪花轻易击倒我
让我卸下所有的力量
就在今夜
她在室外堆积
我在室内融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