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看见风吹树叶(21首)

◎张小美



离群索居的羊
 

但风仍然永不止息
让一片草原低伏,更为空旷
 
马鞭留下金戈之声
如一只羊曾有它的青年,
 
如朝霞与流水互搏
日复一日
 
作为理想的存在
草永远那么绿
 
我们去过,更多在回来
回到更深的,圈养的孤独。
 

我看见风吹树叶
 
 
正午的烈日下
我独自登山
喝水,流很多汗
看见风,吹动鸡鸣山上所有的树叶
 
绿荫与石阶。毛毛虫与松果。
安静的事物都有忧郁的心脏。
一阵风过后,
他们将被落日惊醒。
 
我也被风吹着
在风里持续磨损
妈妈,我想起你。离你上次抚摸我时的鲜嫩
已经很久了。


最高的山
 
除了最高的山,所有的山都一样
石阶弯折,欢迎行人又抗拒着行人
这么多年了,短松,还是短松
卧于山岗,可遮天
不可以遮眼
我没有爬过最高的山
好多次在黑漆漆的夜里,我朝山谷投石头
那些山,回声不一
那些山,总要应和你
我想最高的山不是这样
最高的山在传说中,终年积雪。
 

春天
 
没有谁能与之呼应
离她更远一点,鸡鸣山迟疑
试着返青。
嫩芽生出一片,又一片
春光柔软,浸于其中的人脱去单衣
在春天还想着春天
是不对的
下山的小径
灌木丛生,小兽出没
有人唱着上邪
有人在窗前远行
有人在路上沉睡
 

我知道……
 
我知道,雨夜繁衍着秘密
在我睡着之后,草木枯荣,自消自长。
除此之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女人,她们的爱情生在桃树上
果实凋落,无人问津。
我知道,在春天
一只风筝断了线,一只鸟归了窝,
一朵花开了,终究要谢。
除此之外的一切我不知道
当我看着你,目光清澈,但无知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他们这么说,他们转身,又那样说
野火,焚烧着道德律
落日,已经不能再旧了。
它的余辉让人倍感惆怅。但我们不知道
明天……
一台生锈的机器?
一只蛰伏的猛兽?
我知道,我不能绕过它们走到那里
我知道,那里有爱人,还有坟墓。
 

落地窗
 
此刻什么也不能做
我们像盘中的水果
天越来越暗
外边好像在下雨,
救火车呜呜地开过去
窗帘闪动,那么徒劳
但我知道
路灯下面,很多事情在发生
我看到落地窗
可以被打开
像一个人
刚刚把它送来
放在你身后。
 
活着
 
我的一天是每一天。像你,你,还有你。
我们忽然被命运点名,呆若木鸡。
有相同惊讶或迟钝的脸。
 
念去
 
还没有去过,我已经回来了
在鸡鸣山,我常坐的那条木凳上
树叶分开阳光,影影绰绰,
我坐上去就被阅读。
像一种细微的交流,千万金色的光束散开,
又在我身上合拢
这样的时候不孤独
山中寂静,大片苦楝树在风中结子
在幼时,我就喜爱它苦涩的清香,
无人共鸣,安之若素。
 
无题
 
为了将我抹去
雪下得更大,
为了永远不再开口说话
我写下更多的诗
为了一株腊梅
冬天更寒冷
我虚构了温暖的皮肤与热血
我虚构了我的一生
 
总得有人代我活着
从故乡到他乡
我以为我深深地
理解了一只空地上觅食的麻雀
它不停点头
像承认了什么
 
光阴的故事
 
一月,林中树木仍萧瑟,在空寂中欲渡苦寒
偶尔阳光稀薄,看见一些鸟蹲在枯枝上
偶尔天是蓝的,想起故乡,也已经是冬天了。
 
二月,雨夹雪。拖着巨大的行李回乡
没有人出现在出口左侧。长春观的银杏树长高了不少
叶子已经掉光。
 
三月,某个夜晚,借着生辰大醉。
他们喝着红酒,在烛光下的人影多像一对对爱人
我哭着给谁打了电话,说了些什么现在已记不清
 
四月,柳枝返青,母亲的坟墓更矮了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看我
在家乡的老屋,我找了又找,看见窗台上一盏煤油灯落满了灰尘。
 
五月,火车开出山洞,拖着长长的尾巴。
它经过哪儿,哪儿就以火车的速度绿了
这多么好呢,它还带来一个陌生人。
 
六月,气候依然美妙。潮汐在远方自起自落
我第二次爱上这个月份。
不仅仅因为林荫道上,行人往返,初夏宁静。
 
七月,云朵还是云朵,棉花还是棉花
亲爱的,它们是被比喻的,它们只在被比喻时接近
我反复叮嘱过你,你要爱云朵,你也要爱棉花。
 
八月,月儿圆了。
我和女儿散步回家,树影下她的眼神澄澈
脸庞白而干净,像我当年一样。
 
九月,草原上开满野花,山中排列着青松。
我明白了,美只能用美来缅怀。
我们唱歌,我们哭泣。
但光阴已逝,不可怀恨。 
 

鸡鸣山上的芙蓉花
 
如果我来早一点,它还没有开花。
如果我迟些日子来,它已经谢了。
如果整个秋季,我都不上山,它就不是我的。
 
我看不见它红硕的花冠
隐于夕光闪烁的绿叶中,向我揭示
远方
不过是一个神秘而唯心的世界。
 
坐在石头椅子上
秋风吹我,
鸡鸣山是地球上一座不确定的小山。
 
夜宿新桥
 
货车碾过路面
我在旅馆的床上感觉到轻微的震动
推窗,夜深沉
整个温州城昏暗,无法进入深度睡眠
月亮也醒着
不是从前的枫桥夜泊
过客如我,辗转,侧耳,顺应
这个城市的节奏
听一些声音
由远及近,越来越大
 
在路上
 
剩下的事,
就是等着旅程结束。
在大巴上,我这么想。
不能跳下车,不能大声对什么说
我不干了。
认清了事实,我安静的坐着
看云朵飘移
高速路两旁的青山
借助大巴的速度
又前进了一小段。 
 
深秋的桦树林
 
树下的叶子比树上的多
树下的叶子比树上的黄
在金华
在艾青公园
树叶不停地往下掉
铺了厚厚一层
我在那里
将要安睡
将要忘记
枝头上的人
 
覆盖于落叶之下
我们的爱
在沉稳的风中
在金黄的密林深处
谁曾摇响
一闪而逝
消魂的铃铛
谁在默数
树下的叶子比树上的多
树下的叶子比树上的黄
 
河流2
 
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我坐在岸边,看着泅渡之人,
在波浪中沉浮,声嘶力竭。像要求生,又像要求死。
 
肉体在濒临死亡时有多重要,
你大约能了解,
能珍爱
又能放弃。
 
所以我们在岸边,又在水里。
所以我们是一条河流
又是另一条河流
 
所以,遥远而漫长的旅程呵
短如一夜。
可以被挟裹,被遗忘,又被创造。
 
鸡鸣山
 
从一片黄叶上转瞬即逝的,除了光线
还有我们的青春。
野草从山脚扑上来,
让我们坐着,叹息,环顾而生荒芜。
这是我向你们描述的鸡鸣山
空空荡荡
不会比想像中美。
甚至,我也没有想像中
那么爱它。
秋风中
银杏叶簌簌飞舞,收容我的寂静
当我们到来
也许,这是我唯一可向你提及的事。
 
鸡鸣山2
 
空山不见人,就让它空着。
免得鸟惊飞,一地鸡毛。
免得果子坠地,不得好死。
其实我有秋风的心肠,习惯慢慢吹
慢慢,层林尽染。
 
偶尔突兀的说话,像一个杂音。
说我狠想你了
说我再也不上山了,就让整个鸡鸣山空着。像我们当初没有上去过一样。
 
冷酷的心
 
柔软的东西比较冷。
像冰琪琳,你吃过
称赞她甜,又害怕牙疼。
 
这也是我顾虑的
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冷的渐渐烫手
像热山芋
 
交替两只手
把你放在左边
还是右边
 
这真该死
我警惕着众人指给我看的美好
不愿意放下手中的冷。
 
此门
 
拾级而上,映山红是山里的艳姑
她的红裙一闪,状若莲花,有人在浩渺的人群里回头
岸在彼处,一泓春水
像一瓢水。
你可以饮尽,但不要问。
 
不要问这是个什么寺
不要问这是座什么山
照壁镂空,浮云去来,天空蔚蓝得大有深意。
 
垂荫蔽日
偶有三两香客
欲来放下,欲来求得
拦住他们的
是一个木头门槛。
 
初夏1
 
在春风里吮吸手指的人
剩下一把骨头
近处,
远山
青草亭亭玉立
从身体里
旁逸斜出,
漫延至先人的坟墓
永远
有多远
1997年,我的日记本遗落在田埂上
捡回它的少年
有甜蜜的唇
青草的心
风吹着他们
两片树叶在颤抖
哦,夏天,夏天
悄悄过去
像连衣裙
滑过头顶,裸露出修长洁白的四肢。
 
河流1
 
又回到水里。
暗夜的河水带着电波,奋力向前奔涌
一路山风浩荡,
青草火花四溅
我们推开昨天的浪花
再一次把自己抛出去
那么高,不再顾及那些惊叫与扼腕
是的,速度会让身体安静
可河流想要离开岸
河流总是最先湿了自己
我在隐晦的词句中
得以扭曲,
成为一条全新的河流
源头已不可考。
经历已不可考。
一如不可考的夜空
遥远,渺茫
还在滋生新的星星
 
无题
 
天空蓝得这么好,这么认真
蓝得让人想哭
白云隐去真相。但肯定有风
吹着我们
在蓝天之下,大海之上
帆船越来越远
越来越小
一副画所表现的,永远只是画外的部分
 
我还欠你微笑
欠你浪尖上的一次死亡
欠你无惊无险的一生
 
六月
 
天气这么冷
哪里又在下暴雨
哪里又在发洪灾
推窗,又是哪里来的冷风扑面而至
让我把燥热的身体
流放在空无一人的江滨路上
我命里的黑色
正在聚拢
多么丑陋啊
我的忿忿之心
对生活,我淄株必较
但我也接受过
那是前年,5月12日,孩子的哭声如暴雨逼近
云翳浮游于头顶
要叫我低头。无言。
 
公园
 
公园是一个城市的仁心之所在
是与钢铁对应的棉花
无论去哪个城市,都会经过一个公园
都会有黑头发女孩
坐在白漆长椅上读书
她的背景是绿色
 
静静的。
仿佛大地上温柔的湖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