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虚空赋(5首)

◎张小美



虚空赋
 
“大江开阔,水鸟已经盘旋过一次
在那里,现在什么也没有。”
 
我觉得这样还不够,为了更深的
体现我的蹩脚,为了将那些不能描述之物说出来
我在深夜,练习隔空抓物
和看不见的人对话。
多么迅速,他们用影子反对了我。
仿佛一面倒的秋风
借助凛冽的耳光,逼我承认
它的存在是有形的。
 
所以,你们看
我的竹篮还是提起了一些水
漏掉的那部分
不上不下,正因为悬浮感而尖叫。
 
四美具
 
我可以从身后
变出一朵花儿来递给你,把无说成有。
满目河山,说推翻就推翻。
我可以是唯一
我还可以说相信
我无数次描述的黑暗,
就在眼前。
历尽颠簸之苦,微微喘息。
 
伸手不见五指。
我的良辰与美景,缺少一个魔术师
我虚构的人。
他一甩手,就能从身体里摸出山泉,云朵,与鸟鸣。
 
 独弦操
 
事到如今,天还是蓝的。
我尤其不能容忍我们的两只脚,
竟然走在同一条路上。
为了有别于你,我涂成黑脸,唱反调
把牢狱变成天堂。
我肯定是对的。我的错误证明
时光一再向前
从来没有后退过一秒。
当所有的美好
都已经美好过了
没有意外,
一天中最后的时辰
停在暮晚的大江之上
那儿,逆水流得痛苦又畅快。
 
曲有误
 
找不出破绽,苦夏已过去。
日光四射之时,我已看尽你全部
孤独的裸露者,习惯于关灯,羞于在大白天里弹琴。
 
一个可爱的习惯,长成树的样子
用来汲取阳光,制造迷人的阴影
我恨你这么完美,修长的手指
弹奏无人破解的琴音。
 
我从岐路而来。将回岐路去。
可是公瑾,此时松裂长风,弦因何而断?
曲有误啊!
你只犯过一次错。
你眼看将有无比正确的一生。


异教徒
 
他一半隐在黑暗中的脸
具有哲学的诡异性。
我抚触过,他被光明伤害的另一面
充满厌倦,来自于绝情与寡欲
 
我爱他,祭台上丰富的供品
开满白花,白得一无所有
数十年孜孜不倦
在他死后,人们终于确定他异教徒的身份
 
人间的生死契阔
如他口含的一段流水
正在不舍昼夜,正在让鱼儿们渴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