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黑拉望(六首)

◎张万新



《黑拉望》
 
1.黑拉望试图拿起报纸,
发现自己不够黑。2.黑拉望愿意
 
了解所有那些生活中的黑拉望,
无论经过哪条路到达黑拉望。3.
 
黑拉望坐牢时认识了一个真正的
粗人:那人手腕很粗,手铐铐不住;
 
脚腕很粗,脚镣铐不住。
粗人躲在警察后面,一点生气都没有。
 
警察往旁边一闪,黑拉望看见
警察的手铐铐着粗人的阴茎。
 
读到这里笑起来的人,就是黑拉望。
4.黑拉望光凭记忆就足够设计几条
 
越狱的路线。黑拉望走出大牢时,
已经可以忍受世界上所有的哭声。
 
黑拉望站在路边,5.周围的人都被一场
几乎烧掉整条老街的大火吓呆了,
 
只有黑拉望在嘲笑消防员。6.好像一阵
逐渐增强的风,楼下驶来一辆黑拉望,
 
黑拉望闻到了汽油味。在黑拉望看来,
就是这股气味把乡村搞得一点都不黑拉望。
 
2015年4月23日
 
 
《黑拉望2》
 
1.黑拉望在一堆白纸中查找
那首被删除的诗,用脚趾头翻到下一页,
 
几乎认识了在跑道上倒煤渣的20个
少女。2.黑拉望把杀人的刀子扔出窗外,
 
刀子钉在一株柳树上,有20个黑拉望
前来和刀子合影。3.黑拉望没能成为杀手,
 
要怪这个社会盛行的不良教育,他靠自学
就成了一个坏人。4.那一年,有20个青年人
 
在水稻田里追捕黑拉望,可他看见有人被枪毙
仍然庆幸自己只是坐过牢。他宁愿活得像一条
 
有20道花纹的水蛇。5.至于其他小伙子,
黑拉望从自己的角度看去,黑拉望的存在对政治
 
并没有什么妨碍,在某种程度上,这对那些黑拉望
还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6.黑拉望想到比他更坏的人
 
此刻都在组织里假装数不清20个女秘书的乳头,
因而反复数乳头,黑拉望就把一阵大笑归在自己名下。
 
2015年4月27日
 
 
《夏落村的红色》
 
夏落村在荒山中,
被森林覆盖,满眼绿色。
到了冬天,那些常绿树
仍然绿得有几分沉重。
夏落村出现醒目的红色,
是几十年前。一群革命者
到此刷写了很多红色标语之后,
当地在短时间内
病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
我到这里来收购木材时,
他们已经能够抵御
外地人带来的病毒。
我把两块钱放在皂角刀板上,
他们就端来一脸盆的
番茄豆腐汤,汤色红亮。
 
2015年5月17日
 
 
《皮亚塔》
 
这个头发花白的人,
在外生活了三十年。
他将一辆旧别克车
停在半山腰。
他用一根钢钎敲打轮胎,
确信自己单凭这辆破车
也能回到往昔。
 
谷仓还有老燕子,
柱子已歪斜。
新刷的外墙上
不知何人画了个小十字架。
 
那人确实死得比人类高,
就算老人不知道十字架的高度,
他也从画面中看见过:
那人死去的一双脚
确实离开了地面。
 
2015年5月30日
 
 
《储木场》
 
我坐着的一堆圆木,
都是杉木,有川杉、水杉和柳杉。
法官正穿过树林去另一个村子。
税务官正给蜜蜂登记。
村长正在搬运农药。
不远处那座小木屋在剧烈地摇晃,
牛贩子正在搞老婆,窗户露出上半身,
他一边搞一边笑。嘿嘿。
 
几个林农在堆砌板材,
都是松木,有枞树、马尾松和青松。
兽医正在用巨大的针管朝天空射水,
马车夫正在清洗矮马,
五个苗族人正淌水过河。
那座小木屋还在快活地摇晃,
牛贩子还在搞老婆,窗户已不见人影,
但是还能听到他在笑。嘿嘿。
 
2015年6月29日
 
 
《叙灵在终南山的积雪中寻找隐士》
 
积雪不算厚。当道路湿滑
仿佛自动滑向终点之时,
干枯的杂草才是稳定的台阶
可以踩着它往上走。
此刻,迷失在植物中,
只看见最远的寒冷,浓密,
和群山一起,变成淡蓝色。
就像树汁在树皮下潜行,
隐士在杂草下回家。惟有如此
才不会把野菜看成零钱。
 
2015年11月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