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幽灯、阴影,或者厌世者》

◎沈鱼



《幽灯、阴影,或者厌世者》
文/沈鱼
 
 
昏暗中,余生还可想象和追忆
忧伤的人活下来,哀叹的人早逝
花生米的叹息像一个流亡者:不是因为革命而是爱情
 
窗前幽灯,少女昏睡,美好的事物柔软,肝肠一样
如果你纠结于往昔就会越来越怀疑
也痛失了虚空的醇酒,越醉越真:革命是杀戮爱情也是
 
阴影有知音呀!芬芳的鬼影是冰凉也是安慰
寡欢也是欢,孤怀与独身的微妙
只有单调能理解,单调也是一个坚定的处女
 
我从不责备昏暗,但阴天总是抱怨我
虚度的人在换算湿气和心碎:他手淫时总选择面朝满月
“他也是一个阴囊潮湿的人。”
 
蚊子血有朗姆酒味,也可能是剥开的桔子
“磨刀时要避开自己的影子,并避免
和月光相遇……”——但你要杀死的前身有桔瓣那么多!
 
余生也是一条狭路,总侧身不是办法
我躺下来了,让路过去
我躺得越久身体就越薄,一阵微风把我吹过去
 
过去了就不哀叹了,过去还是人世、此身
在人世穿行,像一场雾茫茫的雨
你说,不是雨,是烟。我说,是悬念
 
一个喜穿花衣衫的人可以是空想家
一个热烈谈论食物的人怎么可能绝望呢?弥留之际
凯恩斯与契诃夫都谈到香槟,而金圣叹思念豆腐干和花生米
 
吃喝、冥想、花草、乌云,何以照影?
厌世者生很多孩子,厌世者热爱生活
“每次听到孩子们的哭声,活着就是对的”
 
2015/10/23  20: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