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赤 ⊙ 苏赤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首

◎苏赤



雷雨中
 
“坏天气让许多计划搁浅”,他说。
闷热中被迫的平静
鱼缸里,一条鱼在保守游动
绕着那些卷起背心提起腰部的肉
小范围晃动扇子的人
午后生活同往常一样挤满在下午
雷电在远端一次次露出加长的裂纹
探测天空之杯的强度
像是一种挑衅。他打开窗户——
过去应该是鸟而现在是树,一颗
被风刮的摆来摆去的树
过去他曾写到“我有天空湛蓝的喜悦也有
操场空旷的痛苦”
想到这里,大雨如豆子般落下
那些楼上伸出脖子的人纷纷缩回去
雷电还在远处自我消耗
雷雨之中再无他物
他退回阳台,像一艘船退回小岛
 
 
 
山坡上
 
许多事物都有其局限性,包括
上山时的体重,以及
小径分叉蜿蜒。
鸟群把路旁的山涧弄的哗啦啦响
山坡的形式
被敞开,引向来人
寂静的复调
开始再现,随着坡度
加深。
 
那些减弱的音符
落向山脚下变小的镇子
仅隔两公里的世俗场
未爬上来的人
滞留在那里扳倒酒瓶
他们认为将他们抛的很深了
他们紧握来时
山脚处握断的树枝
继续扫荡加深的草丛与
想象的蛇
 
山坡的露水爬上额头
傍晚的光和影
斜面里潜藏的神秘事物
很快就移不动了
每一个弯道都有人
被不断刷黑的夜色滞留
他们眺望下面升起的霓虹
零零散散,却易识别
山坡快将它们移不动了
 
歇气的人交换香烟
继续确认那间隔的美
烟雾飘向几颗高耸的树
将他们的剪影裹进山体
柔软的坡度。那些消失进
不同小径的人,从变弱的鸟鸣中返回
下山途中,有人吹起了口哨
利用彼此暂时变轻的体重
在下滑的隧道里,想办法将他们
变成一辆挂满易拉罐的热闹火车
 
 
 

原野
 
地平线轴移出
尽头的精致
沿风铺回
由远及近的粗糙
一层比一层的
树木舞动散乱
围着几堆
最远的火焰
慢慢凝成固态
被气流
越扭越疯
直到摔碎的石硝滚到脚下
月亮的鼓点混乱集中——
风沙掠地而行
几股灰蛇扭动
缠绕巨大石块
众草纷纷压低
 
 
 


黑梦
 
早上出门时我把他视为一只山魈
那个吹着口弦的神秘邻居
吸汲了昨夜万物睡去时的鼻息
或许你在其他某个场合似曾听过
待在暗中演奏的人将余音延伸进你的梦中
 
一个交警面对云霞发呆,落日是五个红灯的时间
他在车流中忘记身份。
大桥另一端,这个小镇为了保持荣誉
将浑浊的观赏湖泻空
垃圾物与鱼虫被升起的闸口流放
墨绿色河床的腥臭让考察团弃车而逃
 
下班时站在堤岸,看喜悦的人群
把大鱼向我们高高举起
流掉的江水在下游加速
直到回流的漩涡旋转成一个发呆的虚空
1991年那里发过一场大水
湖底的菜园和老式家具仿佛仍在里面打转
 
起床时我把自己视为一个滴了一夜水的人
如果时间可以像水龙头
孤独时关闭,流进一个陀螺的梦中
晚上梦见那个从窗口发出声响的人
在睡前架起一只望远镜
从山顶注视我睡在二十四层楼的空中
 
 
 
 
 
踩水术
 
谈到此处,我们有了分歧
但肯定的是,首先得有水
一面水,许多层,足够深
时常漫过我们头顶
我说,这不完全是技巧
不像水黾,天生的优雅令人生疑
我们从岸上丢下罐头、救生衣、五颜六色的书籍
等待水中理想的盐度
好比死海,大腿可以从水面里伸出
像一根根椰树,无焦虑的撑开在躺椅旁
而真正的水中,许多东西避让不开
比如此刻,你将我看作一个踩水的人
买菜,开车,下超市电梯时盯着
着陆口。有许多东西帮我减少重力
比如在浴缸里
我双手捂脸、吸气、划入水中
不用再担心停止踩动双腿
而下沉
 
 
 
 
让荷花
 
荷花早开,许多想法难以实现
站在野生的湖边
脑海总需有肥美布满
“让一让”,一对游客准备留影
荷花旁,不易有杂物
相比去年
浩大如毯的月末盛夏让人安慰
水面之上,人们礼貌避让
远近欣赏
盛开面前,不谈论事物的根部
来避开喉咙里涌上的淤泥
现在,荷花静立
我们让开
退回的脚将在八月里深陷
所有假装的开放都是多余




未名书

从城南广场到滨江大道
十年前那里是邮政所而那里
是宋屠夫一家向江里倾倒垃圾的堤台
抬头遇见一只惊起的水鸟,没有面目
只有颜色,它用二维的飞法提示悬浮的云
和移动的水。是有一些东西将我们
改变了吗?通过时间又在时间之外
水杯里的水被吸管吸走,草莓
在筐子的底部挤压变形
酒瓶中,我们正谈论一个走失的老同学
和每个人手掌中握着的黑
请问你对生活仍有所不满吗?
有人问,镜子不作回答
镜中的月,那个平坦盛大的圆满之物
我们描述了一遍又一遍
邮政所的铁锈邮筒,将城市抬高的
滨江大道,搬走的瓦房和新植的树
每个经过的人用差不多的方言与口音
描述这些,相同的替换与布置
在停顿中,那些飞鸟落向远处沉默的水面
我们的衰老相似,却又无法相同





挖藕

家乡的人在挖藕
舅舅带着堂弟,堂弟带着
新入门的媳妇
他们在水中摸索
他们与荷叶有所不同
他们的身上沾满了泥巴
荷叶惊人的高耸过头
他们在岸上担心又好奇的
目光中隐身下去
水面的强光让劳作
变得缓慢,仿佛淤泥柔软
软到可以同时吞下
这两个,粗糙的汉子
与藕一般白净的青年
他们在水中摸索
直到像两朱荷叶一样相似
在岸上的惊呼中
舅舅走向更深的水中,而堂弟
向爱人举起了一根调皮的白骨头




把它送给你

此时的月亮被吃了一半
把它送给你,这一片淡黄色的嘴唇
它把我吃了一半,这一颗
渐变色的树,一半还亮着的深蓝色
把它送给你




夜宿岛

面朝大海,我陷入了修辞的晕眩
在国家陆地的边缘,远离滨海浴场喧闹的海浪
仍如此颠簸,来自万有引力的漩涡
一层层相互拍打。退潮后沙滩上的漂流物
搁浅在这里,平静而呆滞
它并不包容一切,那些人们带来并丢进去的
都在月光下冲吐出来
更远的蓝,便无法接近
那些倾斜起伏的巨大平面,碎浪
像挂在飞机翼下的薄云,供短暂的拥抱
时间中,我们也仅在辽阔的参照物上
相对变缓。而吞噬之海,它本身的声音
是一切,也一切都不是,放肆
朝向我,一块反复失语的礁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