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酒歌行

◎马新朝




之一
 
城区立起的世纪塔
几百年里有你,几千年里有你,那伏地的民居里
有你。饮水于环形的湖
 
舀起黄昏
舀起颤抖
灯火通明的酒杯里高楼林立,灯火通明的酒杯外
商城遗址在生育
 
时间和寂静,嘴唇和嘴唇
水乳交融。背过身,便是长久的分离
背过身,便是城市的黑,城市把自己的酒盏
举向高处
 
黑暗
生育光明
刚刚发育成熟的一条路,原则上属于
婚姻制度
 
酒归杯,杯归酒
它们在穿行于一座钢筋水泥的男性建筑时
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雨
 
 
 
 
 
之二
 
 
此刻,它是水
横流
 
此刻,它是水,被枝头的音乐演奏
燃烧之前的水啊,透明,柔顺
低垂
 
水啊,它的名字叫黄昏,诞生于床单
燃烧之前的水啊,已经没有骨头
没有抵抗
 
横流——
它的名字叫黄昏,诞生于四月,诞生于
牡丹花蕊的微颤,此刻它是水
一个人身体有多深
它就有多深
 
一个小小的杯盏
千里万里,春天有多深,它就有多深
折叠的欢乐,浓缩的家乡
 
 
 
 
 
    之三
 
 
花树月影
媚词艳曲
 
酒在杯中晃,穿着薄薄的丝绸
风吹不动的丝绸,高高丝绸,山岳般耸峙的
丝绸,照耀着丰满的月亮
 
打开丝绸,第一个看到了酒,盛在灯光的碗里
打开丝绸,看到了第一场雪,满满的雪
盛在道德的碗里
 
你是小小的酒杯,千里万里,碰到我的嘴唇
就会燃烧。你燃烧的样子没有灰烬
额头眼角都是水
 
你只是小小的酒杯,近在怀中,碰到天上的星星
你又会还原为水,还原为大地
你燃烧的样子全是水
 
 
 
     之四
 
一次又一次,我走在通向你的途中
今晚,多么安静,一棵柳树站在路边
它由风、枝叶、鸟鸣构成,我怀疑它就是你
 
当我走近你时,你突然散开为满天的星星
或是大地上遍布的湖泊,并一再
成为今晚的中心
 
我知道你是用世上坚硬的钢铁,制造出来的
最为柔软的丝绸,在你和我的肉体里
建造的皇宫
 
你是十二个月的回声啊,时光走廊里
十二个月的回声,你是前世的眼泪
经历了最深的忘川和黑暗
 
今晚,你被我一再传颂,从长江到黄河
细微到你的发丝,被我一再传颂,只是你的身世
住在一滴水里,深藏不露
 
 
 
 
 
    之五
 
 
杯盏里的海
装得下诗律中的李白和苏东坡
他们身后的女人,掩藏于波浪的帘幕
 
就在今晚,那些波浪后的女人们
被月光照耀的女人们,重新在杯中复活
取代诗歌,成为大海
 
她们的呼吸由远而近
波浪起伏的海,由远而近
潮汐在丝绸里涌动
 
就在今晚,那些波浪后的女人们
今生今世的女人们,重新在酒中行走
成为灯光中风生水起的岛屿
 
就在今晚,岛屿喊着了我,我也喊它
我们一起默念着杯中的诗歌
打开这层层的岩石之门
 
丝绸后面的岛屿,雨水丰茂的岛屿
拨开生育的暗示,我看到音乐中
隐隐约约的皇宫
 
就在今晚,你封我为王,杯中的王
赐我以虎符,赐我
这杯中的海域
 
就在今晚,我率领着我的
军队和马匹,星星月亮——
在虚无中长驱直入
 
形而上的山影,丝绸中的山影
在音乐中晃动
伸手可触
 
 
 
之六
 
南方红润,南方阿娜
南方斜靠在满觉垅后山坡的杯盏里
 
南方,从西湖的潋滟里一次又一次地起身
香气环绕的五月,杯盏在荷叶上
一次又一次地端起
 
你说,我是北方
我说,我是一个陌生的探险者,我要深入
你的内部,你水声四起的南方
 
从花港观鱼走到湖心岛,一生的路程
瞬间就能抵达,而一片柳叶下盈盈的湖水
缺下我的武装
 
软软的吴歌越语里春梦良宵,我是一燕子
飞翔在你的宽檐下,房东在窗外咳嗽
我把满地的春光折叠
 
最平坦的地方叫小腹,南方啊,最高耸的地方
叫乳房,我将在那里留下杯盏
灯一样的杯盏
 
南方啊,只有一次的南方,一次就是一生的
南方,我深入南方的腹地,在窗外的
栀子花蕊里一次又一次地打开
 
 
 
 
 
之七
 
 
多少次,始终是第一次
我们在杯底相遇。两棵树,抱在一起
 
风暴从杯底旋起,晃动门窗
看上去,仍然像杯酒一样透明,安静
 
我在黑暗的旋涡中追逐着你,日行千里
两条鱼,一前一后
 
我摸到一小片陆地,那里有房屋和炊烟
有着你的小腹一样的平坦
 
那里有许多的路,每一条,都有你的山脉
与河流,有你的呼吸和幽径
 
我登上了一条船,航行在波浪上
我们不知道去往何处,每一个方向都是
 
福祉,都是神的领地。大海啊,盛在一杯酒中
波涛啊,盛在一个夜的子宫里
 
 
 
之八
 
 
我像回到了家里
桌子放着三只酒杯
郑州,南阳,洛阳
 
三只酒杯,三个拱门,三条水系
像三个身体,三道光环里
坐着三个家乡
 
当我解开第一个纽扣
那时那刻
那些日子
 
神说有,就有
神说此时此刻,我便拥有此时此刻
 
我有一千匹马,一千个军队,一千个
钢铁,从拱门通过
 
我正走在通向三个城的途中
三个城,三个湖水中
一千个马匹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天堂,它坐落在
尘世中,在居民楼的一侧
三个纽扣的后边
 
——由一些微笑和喘息组成
 
 
 
 
 
 
 
 
之九
 
 
 
二楼
右侧
 
世界被推向远处,内心更换了频道
 
我们曾经在外边游走了几个世纪,现在又回到了
原点,回到了浅浅的皮肤
 
酒杯凌乱
音乐猛烈
 
七、八个方向,汇成了一个
成百上千个人,凝成一个
 
我们从皮肤上出发,到酒杯中去睡
雷声敲打着墙壁,一遍遍,猛虎在灯光里喝水
 
经过洗礼,捶打,那些旧山河,风声水起
草木在斜坡上吹动
 
喊出来,那些旧歌词经过你的嗓音,我的嗓音
全部变成了水的皮肤
 
你说,外边冷得很。因为他们只是一个人
 
我们有两个人,或者是更多的人,这样就可以组成雷声
组成热烈的,挥汗如雨的季节
 
这样就可以力量,打倒自己
 
二楼,右侧,我们在酒杯里,脸对着脸
亮出肝胆
 
 
 
之十
 
酒中没有仙
我们只是活着,在酒里
 
天下酒杯
收尽你们,收尽你们这些含有精液气味的
黄昏和夜晚,收尽你们的协从和传说
还有滑过骨头和血之上的
短暂的意义
 
把我引渡到哪里
一浪盖过一浪,高过这个时代穹顶的
是杯中的酒,穿着性感的衣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