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醒石 ⊙ 后北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乡土与人生的无极追求》作者:王子龙

◎孟醒石



乡土与人生的无极追求
——评孟醒石《诗无极》
□王子龙
 
在物质时代的海面上,谁还会在意一朵空灵的浪花?在经济文化的海滩上,谁还会关注一片不曾被海水打湿的泥土。孟醒石,这位生长于燕赵大地的诗人,就用这一部裹挟着泥土的芬芳、孕育着生命希望的《诗无极》[①]为我们在浮躁的夜空下,聚拢起了一片宁静的星光,让我们可以栖息在那一方不曾被海水打湿的泥土上,去欣赏那一朵空灵的浪花。
孟醒石,1977年生于石家庄市无极县。始终坚持站在故土的情怀里写下动人的篇章,是河北省著名的青年诗人。《诗无极》收录了孟醒石创作的119首现代诗。诗集的名称很有意思,诗是主语,“无极”是双关语,既作为诗歌意境无限的呐喊,又是对全书始终围绕的乡土主题的点题。作者的乡土在“无极县”,而作者对诗歌的追求更在“无极限”。
现代诗,是用现代白话文写就,以情为主,不拘泥于传统格律的艺术形式。在现代物质社会的背景下,现代诗能够在夹缝中生存,靠的自然不是利禄功名,靠的就是人们在仰望星空时,心里那一丝未曾泯灭,也绝不会泯灭的柔情。所以诗的动人之处绝不在形式,而一定在能撩动人心弦的感情。诗是生命韵律跳动的符号。——读孟醒石的诗,这种生命韵律的跳动感会非常强烈。
全书所有诗歌共同的母题就是乡土,乡土孕育了我们每个人的肉体和灵魂。有了肉体和灵魂后的我们,开始有了不同的轨迹。有的人依然在乡土劳作,有的人离开了乡土在外乡漂泊。无论是否离开乡土,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烙印在生命中的不朽的符号。在乡土情怀这个母题之下,作者为我们展现了“依恋故土、赤子之心、城乡和合”这三个子题。
 
一、依恋故土
 
首先扑面而来的就是诗人对故土的眷恋,这眷恋不是虚伪的、做作的,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热爱。
比如《蚯蚓》:
 
一踏上家乡的土地
我立刻成了软骨头,像一条蚯蚓
情愿弯曲成任何形状
对生者点头哈腰
对逝者双膝跪倒
这样做,其实还远远不够
如果明月如钩,我情愿作一条鱼饵
如果残阳如血,我情愿被两只麻雀来回撕扯
而父母却不情愿
在父母面前,我仍然是泥土中最柔弱的部分
混同于小草的须根
 
诗人用了蚯蚓这个意象,传达给我们能为故土弯曲成任何形状这一感人的心声。为了传达这个心声,诗人不惜使用了“点头哈腰”、“双膝跪倒”这两个触目惊心的词语。其实,在外乡功成名就的我们,在追逐灯红酒绿的物质生活中,会经常性的实践着这两个词语。只不过从来不曾为故乡实践过。而诗人做到了。这就是诗人感人至深却辽阔深远的胸怀。
再如《树荫》:
 
这些树也是我的穷乡亲
见了面就向我打招呼
它们绿给我看
它们黄给我看
它们脱光了上衣给我看
每一棵都青筋暴露  瘦骨嶙峋
 
我却不知道它们是谁
搞不懂我们之间有啥亲戚关系
它们都参加了我祖父的葬礼
一棵树高举着灵幡
三棵树披麻戴孝
五棵树跪倒在夜色里  大声哭泣
 
据说有一棵树是祖父栽的
据说有一棵树还把母亲搂在怀里
据说有一棵树见证了我的出生
据说我曾骑在一棵树的脖子上
据说树干上还有我刀刻过的痕迹
据说我长的越高树荫就会越低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就是一种依偎在土地上的家庭文化。我们的祖先在土地上生,在土地上繁衍,最后死去,入土为安。建立在土地上的是家,建立在家上的是国,建立在国上的就是天下。家国天下,就是我们的文化。在家要孝,孝的横向扩展到国就是忠。孝纵向扩展到今天就是史。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历史其实就是建立在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的一封炙热的家书。诗人用敏感的心灵诠释了乡土的厚重,在这厚重的乡土上,连树也成了乡亲。不是吗?祖父的葬礼上,他们举幡、戴孝、大声哭泣。哪一位亲人的生、老、病、死,没有大树这位乡亲的注视?有些时候,大树这位乡亲距离亲人的距离比我们自己近得多。诗人把对故土的情怀延展到大树身上,赋予了大树以父老乡亲的人性。其实与其说作者赋予了大树以亲情,不如说大树,唤起了我们心中的感动。
 
二、赤子之心
 
诗人对故土的依恋不只体现在亲情,更体现在对于农业收成的守望,更体现在对五谷丰登的祈求,这才是赤子之心。
比如《颤音》:
 
世间最好的音乐,莫过于久旱之后的风雨声
那么多棵树,鼓着掌,打着节拍
洗净骨缝的积垢和叶面上的灰尘
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憋屈很久却哭不出声
站在旷野中,任雨水瓢泼下来
也洗刷不掉年轮中的原罪和枝桠间的宿命
脊椎通往大脑,道路伸向故乡,像叶脉一样清晰
而此前没有雨,为了生存,我们垂头丧气
一次次索取,用根吸干土壤中的水分
大地龟裂,沉闷
太阳和月亮——两个鼓槌,轮番敲击
鼓角争鸣,黄沙阵阵
也不如一滴雨,坠落蛛丝上,弹出的颤音
 
这首诗中,诗人把土地期盼甘霖的焦急心情,用贴切的修辞表现的淋漓尽致。久旱之后的风雨声,的确是世上最美妙的音乐。当然能意识到这一点的必须是把土地当做母亲一样眷恋的人。作者就是用这种对土地母亲的爱,呼唤着甘霖的普降。普降的甘霖不但能够滋养土地母亲,更主要的还能够给依偎在土地上的生灵以无尽的希望。所以作者下了一个石破惊天的结论——太阳和月亮,两个棒槌轮番敲击,也不如一滴雨,坠落蛛丝上,弹出的颤音。这是回归人性的大胆的呼唤,这是对土地充满眷恋的誓言,这是对美好明天的企盼。诗人这一份对土地企盼甘霖的理解与渴望绝不会孤单,德不孤,必有邻。在千年之前的宋朝,曾几面对倾盆而下的大雨,在自己屋漏床湿的尴尬境地中写下了“无田似我犹欣舞,何况田间望岁心。”的千古名句。曾经自家的床湿了却还在为农田得到雨露而激动,这同样是赤子之心,孟醒石用自己的诗和千年前的古人成了知己。他们一脉相承的不是血缘,却胜似血缘,那就是对土地的眷恋。
 
三、城乡和合
 
由于从乡土中来,又离开乡土在城市中打拼,诗人敏锐的目光还触及到了城市与乡村文化的二元裂变,诗人试图用博大而又细腻的情怀去构建城乡二元文化的终极和合。
比如《揽月》:
 
一刀切下去,祖国被分为城市和乡村。
太阳被分为朝阳和落日
两者上面,全是黑色的种子
 
这是对于城乡二元体制有着切肤之痛的人才能写出来的直指人心的句子。孟醒石出生于农村,工作在繁华的市中心,居住在城乡结合部的郊区。他对于农村、都市,以及城乡混搭的郊区都有着直观的认识和细腻的体验。这种体验表达的最为酣畅淋漓的要数《边缘》:
 
我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居民区
楼上住着胖城管,他的对门是小商贩
楼下住着洗脚妹,她的床上躺着包工头
……
 
这几句诗用诙谐轻快的笔触,勾勒出郊区居民区的常态。让我们感到那么真实。这就是诗歌对岁月的写照,不是刻板的、社会学的、历史学的,而是灵动的、影像的、艺术的。
接下来作者的笔触照顾到了孩子——这个人类历史上永恒的话题。文明要延续,希望就在孩子。
 
发现院子里到处都是这么大的孩子
都是我们的下一代,也不知道该感谢谁
他们眼里没有坏人,只有叔叔阿姨
他们由老人带着,玩沙子、和尿泥
把城市与乡村,做成夹心饼干
他们是中间的巧克力
 
“把城市与乡村做成夹心饼干,他们是中间的巧克力。”这一句是神来之笔,夹心饼干真的是这个被割裂为二元的城市最形象的写照。而孩子,总是那么纯洁,他们不管在什么样的夹缝中,都开心的玩耍着,开心的企盼自己的小小的幸福,即便只是简单的玩沙子、活尿泥。孩子的幸福很简单,但我们为孩子做了些什么呢?
作者接着为我们描绘那副生动的画面:
 
“为了孩子,洗脚妹竟然去勾引假警察
胖城管遇到小商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蜘蛛人……爬到吊塔上向包工头讨要血汗钱”
 
这三句诗概括了诗歌第一段出现过的人物,浓缩了这些鲜活画面的背后的人生。无论是洗脚妹还是胖城管,都从这些平凡而又千篇一律的生活中延续着自己的生活,这生活中饱含了对孩子的热爱,这就是人性。
所以作者做了总结:
 
“不管是打还是骂,大家对孩子的爱,不分阶级。”
 
的确,有钱人让孩子出国旅游,这是爱。贫穷的打工夫妇给孩子做一顿饱饭,这也是爱。这两种爱没有差别。金钱衡量不出爱的深度。爱就像诗歌,你永远无法衡量,但她却时时刻刻在那里注视着你,去矫正着你的精神。刘心武在八十年代的成名作《班主任》中大声疾呼“救救孩子!”孟醒石这首诗没有这样的呼喊,却用电影一样的画面,让我们自己走进这个既魔幻而更现实故事里,去思索我们对孩子的爱。不只是对自己孩子的爱,更有推己及人的爱。因为孩子,不是一个,而是全体,才是人类的未来。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乡村,乡村的发展也离不开城市,城乡能否在二元状态下走出一条和谐共赢的发展之路,而不是非此即彼,厚此薄彼的。这是诗人用诗歌试图与我们交流和探讨的。
已故诗人陈超教授说过,“诗人应该具备双重想象力。即美文想象力和历史想象力。”的确如此,美文的想象力能够把读者带进那个魔幻又现实的神奇意境里。而历史的想象力决定了诗的厚重与沧桑。孟醒石的《诗无极》无论从美文上还是历史上都体现出了非常精美又犀利的想象力。
《诗无极》收录的一百余首精美诗歌,都是作者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相结合的结晶。“依恋乡土”与“赤子之心”与“城乡和合”这三个子题又是互为因果完美统一的。依恋乡土必然有赤子之心,有赤子之心的人必然企盼城乡和合,而企盼城乡和合必然会更加依恋乡土。这三个子题就像卫星一样围绕着乡土情怀这一母题旁。让我们读之心有所动,思之心有所感,品之心有所悟。
这部《诗无极》就是永远依偎在乡土上的孟醒石用诗歌这个魔法棒,给我们变幻出的五彩星空。孟醒石的诗歌是透过文字诵读给心的作品。《诗无极》是一部透过纸面朗读给灵魂的书。
 
-------------------
作者简介:
王子龙,今年31岁,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2岁时就依依呀呀跟着父母学背唐诗,小学时看完了四大名著,初中背过了《红楼梦》里所有诗词,高中开始发表作品并获奖。先毕业于石家庄学院中文系。2010年考取了渤海大学的公费研究生,攻读秦汉史。现就职于石家庄学院,致力于诗词写作和中华传统文化传播。参加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与台湾国学高手过招,蝉联六期擂主。
(作者单位:石家庄学院 图书馆 河北石家庄 050035)
 


[①] 孟醒石.《诗无极》[M].桂林:漓江出版社.2014年9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