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 ⊙ 我们暂住在地球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5首

◎天乐



 
《悲伤的难度》
 
 
基于破解痛苦的理念
又作为对真诚的回馈
折断的银币迅速复原
逝去的烟花再老一次
 
我在飞机场遇到一群鹅
它们在寻找起飞的机会
它们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出现
 
这种事屡见不鲜
有时候,借助于真理而不
依赖于真理,譬如
我只服务于我的个性
一群鹅只服务于自己的翅膀
又譬如,是傍晚的鸟鸣
重新唤醒我对和平的幻想
 
 
《一半和另一个半》
 
 
过度的寂静不会来自修辞
路灯把光明也只普及了一小段
只能守候路灯的光明
像牙签那么长 又很独立
一般来说,最后一道光
百分之七十是希望
剩下是绝望
 
这很不精准 还有一个对白
男人说:阴茎断了
女人说:另一半也应该切掉
这个界限很明确
一半和另一个半 
 
 
《父辈》
 
村庄傍晚的寂静
被爷爷一把紫砂壶倾注而出
而我获得一次安全的勇敢
长大了,才知父亲为什么喜欢秦腔
这戏剧中的摇滚乐
我们都是糟糕的摇滚乐手。
此刻,是你催眠了我的心
父亲,
冬季过半,
你在我心。
 
 
《湖底》
 
 
为了赋予纯净更准确的意义
扔出的石子湖面上短暂停留
那是接近真理最近的一次
几个跟头 穿梭云彩中
溅起水花 瀑布眷顾它
最后一声惊讶 静默湖底
真理也被静默起来了
为了赋予静默更现实的意义
更多的石子在湖上短暂飞行
 
 
《赎救》
 
 
骄阳对盛夏的忠诚
被一场雨水过度修辞
葡萄早熟般俯冲大地
也轻手轻脚过来旁听
 
衰老的妇人屋檐下读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王维也没能阻止那些苦
七月,更没能阻止八月
 
摩诘兄,虽无挂碍故
琴弦上的锈生得不整齐
许我为陌生人哭一场
 
 
《镜言》
 
 
水天一色
让两个几近崩溃的灵魂共处一室
她把来吧
说成白色的
她把拥抱
说成蓝色的
她把一会儿
说成一片云
她在那个世界待太久了
她说大海不及格
月亮在生锈
仿佛再一次警告我
不要轻易更换爱情
不要轻易谈论灵魂
 
 
《回忆的尺度》
 
 
一次无关紧要的旅行
光模仿自己,卸下灿烂的头颅
与我回应着什么
那只虫子,像花骨朵一样飞
一条河流接待了我们的旅行
一条河流用温度衡量着我们的悲伤指数
只需低头靧面,抚摸依旧
去年的叹气声
还在屋子徘徊
脚步丈量着回忆的尺度
屋外,鲜花不尽其然
墙外,疑似有人走过
 
 
《律令》
 
支持玫瑰花开的力量 消失殆尽
支持杨树生长的力量 前来救援
巨大能量运转的过程中
透露着万物协作的完美
 
 
《包括但不限于》
 
星云的浩大
并不影响我对杨树阴影的体察
这让我冷静下来
有时间思考自己
死亡有多重
如何减轻繁重的自尊
身体还藏有多少恶念
 
天上的云富饶如沙
海底的云棉如柳絮
水道两旁的芦苇
每一棵迎接着旷日野风的检阅
 
多费解的夕阳西下
像没有愈合的阴影
干枯的胡杨躺在沙漠上
像一件半成品的石雕死了技师
在生死之间不生不死
 
让我有一颗向日葵脑袋
重新恢复与土地的联络
恢复一个词应有的地位和尊严
同时,也理解了向日葵的痛苦
 
 
《宠辱》
 
 
多么令人心碎
他欺骗了自己
用这样平庸的开场白畅谈民主的细节
当然不妥了,年轻人
 
大风把地铁入口抹平了
包子褶子遗弃在马路上
一群蚂蚁缠绕着
能羡慕它们什么呢
宠辱不惊是有处可逃
 
不知他死在屋子里
还是屋子死在他体内
建议没有搞清楚之前
你先别生,你先别死
是自然的执法者
将他沟壑纵横的脸盛满雨水
 
没有鞭子的牧羊人
没有雨水的云彩
那些积极的拖延、勤奋的懒惰
注定与你无缘
只有门忠实于墙壁的沉默
把所有风暴统统关在外面
 
 
《橘子水》
 
 
此刻,万物迎接宁静
夜空中投掷睡眠
橘子水在嘴里吵闹
像两个赶夜路的人
用迅速消失的气泡
打招呼,交换观点
 
油画?颜色的舞蹈
凝固?我不喜欢高大建筑物
你呢?和我一样喜欢巢穴
压抑的湿度,像妈妈肚子
有意思!好多人也喜欢
你要去哪?消失后还要去哪
 
 
《饥饿感》
 
 
舒服的饥饿感
并非来自食物的匮乏期
各色药水一同混迹杯中
调和出王维来
诧异吗?我觉得还好
也调和出舒服的饥饿感
 
明亮的高脚杯
透过你的脸色和酒色
留驻时光并非讲讲道理
选择风筝拉长童年的技术
还是把每一秒当一天过
那个更接地气
 
怀疑主义者一杯鸡尾酒絮叨
他不会盲目地生吞下一只咖啡壶
坦率地说,更多惊叹在喉咙酝酿
围观才是人们接受的方式
所以,把每一秒当一天过
更容易获得
 
 
《回到生活中》
 
 
用记忆力减退的快乐
欣赏少年黑板上
书写的飘逸
轮回犹如雨后彩虹
春夏秋冬般行走
 
是什么样的生物流程
让我爱上这场虚无
大量的化学分子
操纵着我的情感
 
我的心肝和爱情
不过一粒灰尘大的
感性物质 
繁星皓月般清澈绝望
恐欲回到生活中
无意义也无目的
 
宇宙依旧像它儿时一样
冷漠无情
却潜伏着很多未被识别的圆形
例如:干涸的游泳池呱呱叫
青蛙,你没那么绝望
 
 
《朋友家看到一张照片》
 
 
他站在合影里最后一排
白色的网球帽压得很低
合影里的人一个个变黄死去
他却越来越清晰
像一个准备新生的人
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撑开笑容
其他人成了可有可无的背景
像一个脱离集体的人
 
 
《哭一场》
 
就像黄昏的身上又落了一个黄昏
她那么美 她一点儿也不知道
蹲在地上 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不是愉悦,不是伤悲
不是愉悦里的伤悲或
伤悲里的愉悦
只想安静地哭一场
哭声的远处有一阵雨
近处有一匹马一条船
一片被自己打湿的绿草地
就像清晨的身上又落了一个清晨
 
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背影消失在一匹马一条船之间
她那么美 她一点儿也不知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