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晚听

◎余文浩





 
 晚听姑妈谈太祖父
 
太祖父余八爹余锦谦
生卒年月不可考证
一介读书人
在叶路洲
姑妈说,他的房子也是
一个前后进的大宅
一家几十口人,在一起
门第和穆,孝悌卓然
八爹主持族中诸事,了得
1949,那一年
惶惶,惊吓,至于
死在汉口亲戚家
后来,大家庭如《项脊轩志》
“诸父异爨,……。
东犬西吠,……。
庭中始为篱,……。”
到了我们这一辈
生得晚了
离之在深圳,在广州
在贵阳,在长沙
在茫茫的四野,飘
院子拔掉了
冲走了,不知从哪里来
没有过去的人
在老者那里,才
想象一点,如果我要
和儿子讲
更不知从何说起
又说些什么
这没有过去的人
往哪里去
也是走失
我今天记下这
一页故纸
让它乱飞
 
2015/7/21
 
 
黄果树瀑布
 
如果这是欲望
便是天下
如果这是力量
便是无人
我能想到壮怀
和激烈
我能想到巨大的快乐
和深切的悲伤
我能想到什么是
一往无前
在世间上一切的
的柔软
和刚强
在黄果树
我看到了水
大刀利刃一样的水
雨丝清泪一样的水
整体的水
个别的水
孤独的水
轰鸣的水
而她
在那里
摔落,摔落
这深刻,巨大和响应
就如同
古典的丽人在白昼出行
 
2015/7/22
 
 
早晨
 
妻子说:
“好安静啊!”
7月15日的早晨
窗外淡红的花、深绿的树
静静的小路
风也不曾带来哪一种消息
我们说着这安静
突然,幼稚园里
孩子们的叫声,笑声
嘻戏声,开始了
新的一天总让人心动
这时候
阳光渐强,明晰的路
依次展开
阴影也慢慢现出
在等待中
歌声响起,孩子们
唱着童年的歌,像飞鸽
一阵清凉的风
拂过我的面庞
 
2015/7/15
 
 
仙湖
 
微风中
饱满的绿树下
我吸了好几口新空气
梧桐山和仙湖水
那样安静
好像遇见一只草地上蹦蹦跳跳的小松鼠
那时候,西湖边上
游人如织,有一会儿
我忘记了你,但需要你
 
2015/6/28
 
 
想着美
 
“风吹来的时候
真理是多么简单”
当我
看到树上的新芽
打开小小身子的时候
这样想着

 
2015.5.2
 
校园里
 
又看见两个女生
在操场上跑着
茂密的大榕树、芒果树
下面,她们跑着
升旗台阶上
还有两个女生静静地
读书
有鸟声从高处的树上递来
我看着,听着
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
跑步的女生在跑步
读书的女生在读书
我走过去,像昨日
吸进了早晨
芒果和榕树
青叶子味道的
一丝新空气
 
2015、4、23
 
 
蓝色的天空下
 
树上长出的新绿
小路上
年轻女孩望着男朋友
娇嗔的模样
电梯边空地
我们的妈妈
教孩子一遍遍游戏
旁边走过去的我
今天有时间记下了这
静静的
蓝色天空
 
2015.2.13
 
 
在网上买张伯驹集子的时候
 
在网上买张伯驹集子的时候
猛然想起
哪里读过张伯驹
哦,想起来了
是在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中
我读过这个有节有义的老人
那些往事
再去找《往事并不如烟》
一个下午也没找到
妈的,忍不住要粗口
一本书,一本那么好的书
感动无数读者的书
从这个世界突然消失?
如果有机会
我会买很多很多的
《往事并不如烟》
送给每一个认识的人
让他们有一种,世界上
漆黑得如午夜
的认识,世界上
过去和远方
的沮丧和我要
是时候了,我要
请你读
 
2015.8.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