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洋港桥(二)

◎墓草



                              墓草 / 文

 
一个人的晚餐,简单。
孤独的你,吃过中午的剩饭,天很快就黑下来,路灯在亮。步行,人行道,穿过街道,左转弯,或右转弯?再走几步就是河道,河边有散步的人,零星的,吸烟的男人。
你很快就走到了洋港桥,黑黑的桥洞下,肉眼能看到一个人影在徘徊,走近他,感觉他的体积比你大,呼吸声,叹息声……很快,你感觉那个人是一位胖老头。
他知道有人到来,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他移动两步,看了看你,看不清你的脸,感觉你的身影不是一个老头子,不是老头子就好!因为一个老头子很难喜欢上另一个老头子。
再没有第三个人了。你的叹息给自己。是接着再等,还是凑合一次?
脚步声,在移动,你听你的脚步声距离胖老头越来越远……你听胖老头的脚步声距离你越来越近。你走进了女厕所,胖老头也跟了进来。女厕所晚上没有人来,里面的臭味比男厕所淡,地面也干净很多,不过,都是黑灯瞎火。那个破坏照明灯的人是个“好人”,是他帮助了卑微的人在黑灯瞎火里得到快乐,羞耻次次被黑暗隐藏。
时间飞逝,烟灰从冷冷的指尖飞落,污浊的流水声,声声带走破碎的梦景。
是要凑合一次吗?
一个年老的零号去满足一个年青的零号?
胖老头已经主动蹲下来,他等你转身移动一步,拉开裤子拉链……
你拉开了裤子拉链,但没有转身移动,你突然身心麻木,疲软的尿尿声,有完没完……你继续疲软,那个胖老头继续蹲在便池上等待。
这个时候,有脚步声从远处走来,声音越来越近,声音在公厕门前停住。里面的人看不清外边的来人,外边的人也看不清里面的人。
你突然想,期盼外边的那一位走进来,胖老头也是这样想的……当你对一个看不清的人影充满欲望时,一下子就勃起了!胖老头兴奋起来,他重新摆正蹲下来的姿势。
外边的那一位穿着黑亮的皮衣,他看清里面已经有了两位,就不想再进去。皮衣男就移动脚步,向桥墩的另一处走去。
你快速提上裤子,拉好拉链,追随皮衣男的脚步。
你知道皮衣男会在什么位置停下,他果然停下了,你走上前,两个人鼻子对鼻子对视,还是无法判断对方长的俊还是丑!两个人,一前一后,就再移动几步,走出桥洞,借用从桥上落下的灯光。
你喜欢上了皮衣男,不过,还不是特别的喜欢。
皮衣男渴望接近你,他没有开口问话,这样更好,不说话要比说很多废话和谎话要好很多!皮衣男的手很凉,和他身上的黑皮衣一样凉。他开始抚摸你的大腿,只几秒,就摸到了正点上,他拉开了你的拉链,就像打开重新包装过的礼品盒……哦!他的手真凉,再多摸两下你就会软下来,你就用一只手守护好自己的阴茎,说:
“你抚摸我的蛋蛋吧!”
皮衣男附下身,亲吻你的睾丸。
脚步声,是胖老头的脚步声,确定他快要靠近时,你提上了裤子,重新拉回裤子拉链。
“都是出来玩这个的,不用怕,你们玩,我在旁边看!”胖老头在你们身边停下脚步,很想参与进去。
你移动脚步,走到另一处的桥墩。皮衣男也跟了过来,这样很好。
皮衣男从背后拥抱住你,亲吻你的脖子,你感觉很舒服。皮衣男的手像结了冰,而他的嘴唇像火苗。你全身的温度在升高,睡醒般的血液奔流到四肢……
胖老头的脚步声,走走停停,越来越近。胖老头靠近你们,呵呵一笑说:
“你们继续玩你们的吧,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只在旁边看。”
你蠕动了几下嘴唇,想骂胖老头,没有愤怒,发不出声音,使用厌烦的眼睛暗示给胖老头,相信他是看不到的。你移动脚步,回到原来的桥墩处。
皮衣男一直不作声,他似乎满不在乎胖老头。
你走到什么位置,皮衣男就跟过来,胖老头也很快跟过来。
你突然有点心烦,很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你伸出手,拉开皮衣男的拉链,想快速知道他勃起的长度,如果很小,你就丢给胖老头,自己离开……
皮衣男在你的抚摸下,慢慢勃起……你高兴了,就蹲下身子亲吻!
这时,胖老头又走了过来,他在你们身边停下,说:
“我在等我的一位朋友,在电话里已经约好了……”
你向另一处桥墩走去,背后是皮衣男的脚步声。
“你在什么地方工作?”
“火车站附近。你呢?”
“我在人民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工作。”
你闭上嘴,不想再多问也不想再说一句废话,无论问什么或听到什么,都和性交无关……你想要的仅仅是一次很满足的性发泄。
即使这个人爽的让你快要死去,你也不会去爱他,你已经习惯了,习惯提上裤子就马上忘记他……
你努力张大嘴巴,想把皮衣男全部吞下……
你褪下裤子,把屁股裸露给皮衣男,他的手已经不再冷凉,变的很柔软,而他硬起的东西正滚烫地顶进你的肉体……
“慢点插,有些痛。”你轻声说,不用撒娇的口气。
他放慢速度……
他加快速度……
这时,胖老头的脚步声靠近了。皮衣男不想拔出来,想继续……你推开皮衣男时,感觉是自己的大肠被扯拽走了。
你转身走进了男厕所,臭味扑鼻,你快速撤离,转移到女厕所,皮衣男没有把裤子提上去,他双手抓紧自己的裤腰带,一直挺着勃起的黑色的影子跟着你走。
胖老头的眼睛越来越适应这里的黑暗,他似乎看到一根大屌,在召唤他,他不愿意离去。
你蹲在胖老头曾经蹲过的那一个位置上,皮衣男站在你曾经站过的那一个位置。时间一分又一分过去,皮衣男开始疲软了。
你继续蹲,皮衣男继续站,胖老头站在门口,站成了雕塑。
你点起一支烟。
你不想再来回换地方,只要皮衣男不走,你就一直坚持住蹲下去,一定要让那尊雕塑崩倒!而胖老头经过来回的运动之后,身体似乎更加强健了!
黑暗中,看不清胖老头的表情,他突然拿出手机,拨一个号码……
“喂,你什么时候来啊?我还在洋港桥这个地方等你……”
电话声缠绕住你们,和你们无关,而又不愿离去。
你没有耐心了,提上裤子走出女厕所,皮衣男有些不高兴,似乎想离开这里,他跟随你的脚步慢了下来。
“我们去小树林吧”皮衣男说。
“不去,那个地方有人!”你说。
“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去小树林的,我们去看看吧,要是有人再回来……”皮衣男说。
“不去,什么地方都不去,我俩就在这个地方……”你说。
你用手继续抚摸皮衣男的阴茎,抚摸两下,就把手指放在自己鼻子下嗅了几下。皮衣男叹了一口气,他再次拥抱住你,亲吻你的脸颊。
你喜欢有人这样舔你的脸,一直舔下去,而你,坚决不发出一声快慰的呻吟。
你闭上眼睛,感觉自己正在慢慢死去,埋葬你的这个男人穿着光滑的黑皮衣,他从口中吐出无数个花瓣埋葬你……
皮衣男猛烈地抽插……你准备好了就这样死去。
脚步声,又是脚步声,脚步声唤醒你——胖老头来了!
“射了没有?射了没有?要是还没有射就接着玩吧!”胖老头似乎是在问皮衣男,又似乎是在问你,他一边拨弄自己的手机,一边轻柔地说:“你今晚来吗?要是来就快点来吧!我已经等你半天了……”
你提上裤子继续换位置。
皮衣男一边走一边用纸擦自己的阴茎。
桥蹲下,你又做好了性交的姿势。皮衣男的阴茎软绵绵的,贴在你的屁股上,你耐心地等待……用双手掰自己的屁股。
脚步声,胖老头已经到了跟前,他还是用同样的语调问:
“射了没有?要是没有射,就接着玩……”
你无语。
皮衣男又从口袋里掏出纸擦自己的阴茎。
胖老头又拿出手机,他看了看时间,没有拨号码,自言自语:
“太晚了,天气又冷,我不想再等我的那个朋友了,他即使现在已经来了,我也不想和他玩了!我要走了……”
你终于等到胖老头说出了一句你想听的话。
可是,胖老头说走,脚却不想移动。
你无语地站在桥蹲下,看着皮衣男,他的模样越来越模糊……他擦完自己的阴茎,拉上拉链,扣好了皮带。
“还玩吗?”皮衣男问你。
“射了没有?”胖老头问皮衣男。
“你还能硬吗?”你问皮衣男。
“还能硬!”皮衣男说。
胖老头又看了看皮衣男,说:
“我要走了,你们接着玩吧!”
你等待……
皮衣男等待……
胖老头移动了半步,还是不想离去。
“我把电话给你,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皮衣男对你说,他已经做好了离开洋港桥的准备。
“不用了,你下次什么时候来?”你问。
“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心情来这个地方!我走了!”
皮衣男快步离去,没有说再见,你也没有说再见,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心情再来洋港桥。
你不想和皮衣男,胖老头,一前一后走出桥洞。你站在空寂中等待……
胖老头似乎已经得到了满足,他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慢慢地走着,慢慢地走出黑暗的桥洞,在路灯下,胖老头布娃娃般的背影似乎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伤感、失落、厌世!
 

墓草2014/1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