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人 ⊙ 远人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为亡灵弹奏

◎远人







为亡灵弹奏
——献给奥克塔维奥·帕斯

1
还有什么光不可消逝?还有什么梦
不可阻挡?一年的四月,还有什么雨
可以像拆散的珍珠,降下一阵闪光,一阵忧郁
在一个人心底,搅乱阅读的回声
一个人灵魂的影子,我看见他,在凌晨离去
他的起身,让房间凌乱,沙发与书案
停住喧响。一年的四月,一个季节的终点
奥克塔维奥离去,一串钥匙,不再于他手中转动

他不再思想,不再创造,一片时间内的阴影
从寂静里起身,不再支撑语言,仿佛
时光里的旅行结束,墨西哥不再存在
恢复平静的,依旧是一个懦弱、向远方游动的
世界。在今天,诗歌已丧失震动它的力量
就像光明令人餍足,被推入黑暗里熄灭
对于我们,这是否是一次惩罚——
奥克塔维奥不再改变自己,他要独自睡去

我们不再看到他的脸,记忆里留存的肖像
不再清晰,像四月的一个凌晨,他预留的
时辰,我们无法看到
抚摸他脸庞的手掌,究竟属于上帝
还是时间,一些谜底
永远无法揭晓,像他没有写出的诗歌
被时间阻挡,我在这阻挡里看见了永恒
——那只是一首哀歌,人类不可能抵达

2
美洲已经将他贡献,遥远的城邦
在现时里还能展开怎样的寻求?第二天
只具备寂静的密度,像布满书卷的激情
看不见任何阴影的投射。他吟颂的喉咙里
只有一首中断的哀歌,窒息在没完没了的词句里
曾经痛苦梦见的世界,如今只是黑暗里
一声微弱的呼唤——他到过的广场与城市
他拥有过的身份,如今只是几个单词,在遗忘里悬着

但废墟还在那里,细小的现实
保存着它的创伤,时间总不停地
想要把它越过,貌似虚弱的文字
总不停地把它阻拦。在那里,没有人怀疑
呼吸与痛苦,是否存在。一张青年的脸
不停地追逐,直到反光, 把一切结束——
中年和老年,那仿佛悲伤的标志
牵引着思想和灵魂里的事物,让它们成为自己

——毫不盲目的激情,沿着力的中心旋舞
沿着墨西哥的谷地、镜中的鬼脸、恐怖和呕吐
国家图书馆的收藏、探戈的舞蹈
阿兹特克石历的明亮、明亮里的阴影
他认识的没有名字的人、顽强的水、岩石上的文字
在磨损里震落尘土,激烈地对抗死亡
突然间一切收拢——记忆里没有尽头的通道
在一支室内乐的完成里,熄灭他描述过的双重之火

3
今天,一个跟在他身后的人,渴望看清他脚迹
的人,还能摸到一些怎样的深刻与真实
没有人告诉我,他今天应处的位置
通往花园的门已经关上,从那里回来的
已是另外一张面孔——和他多么相似
但已不可能是他,令人疲倦的天堂
在我双眼不能目睹的地点,将他的回声收集
其中一个声音,在狭谷和宇宙间飘散

更加孤独的迷宫,信仰的陷阱,不再以假释
命名的自由,以及数字里
出现的永远,都不再让人
找到对事物的补充,因此我确信他对死亡
肯定有过期待,这个星球上的每块手表
声息窒人地走个不停,活着的人
感到这种惧意,语言从虚无里出来
他躺在自己床上,在它凝视里获得休息

这强有力的沉默,最终潜入一个人的声音
——里福尔玛大街,咖啡馆的表面
一切赢得记忆的场所,是否仍停留一个死者的
梦中。不需要弥撒的葬礼,缓缓起程
在词语里越过,抵达他遗留的日子
还有什么是他的宿愿?需要重新寻找
继续某种旅行,现在道路消失、界限中止
一年的四月,奥克塔维奥起身,从我们身边离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