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赤 ⊙ 苏赤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过夜(3首)

◎苏赤





《过夜》

铅锌厂的大巴从城郊驶来,气刹吐出
最后一班疲惫的工人
很快与粉尘,在光亮里分散
渐渐下沉的夜,月亮已如一块钝器
照着街角的额头,一小块夜市
几个空酒瓶尖刺倒地
几个拉扯月光的人,翻滚进路
敞开的黑。过夜,过夜的边缘
斜的巷道,屏息转动的门把手
熟睡的人被漩涡搅拌
月亮从中心褪掉白骨,只剩一张
软旧的皮,像一件脱下的脏夹克
挂在城中的矮灌木林上



《少年时》

十二岁我跳上火车
从煤块堆里,看蜿蜒的河岸
煤块安静,河岸飘忽

十五岁那年我服下一只白鸽
用来驱赶体内的黑鸟
两个身子划水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那时我在土里奔跑、水中造浆
“瞧你们多幸运”,一个大人说
我低下头,煤块滚落脚边
他说,他并没有看到什么火



《缝隙》 

关床头灯时
爬墙虎蔓出
这并不是什么
超现实
在一面墙里住久了
有温度,它的一层
隐形的皮肤
在时间里,一间房子的
凹陷,是向下
街上有人,窗外有景色
有人住在楼上
听起来像虫子
两个房子的缝隙
不能避免的藤蔓,近如墙中的虫鸣
我美化叶子用以修饰
我用它们相互填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