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克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朗润园采薇

◎杨克



   (为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朗润园采薇阁开园而作)
                

          
我特别心动"朗润"一碧如洗
垂帘听政的天穹深不可测
阳光瀑布犹倾泻嘉庆年间的回声

前后河岸,密植垂杨
两百年前殿院后墙的军机处
怎锁得住今天明朗的读书声

树是绿的砖是青的琉璃瓦明晃晃
赶路的汗水将一行行诗歌从额头写到脸颊
诗乃寺言,致辞者在诵经
老教授仿佛入定,端庄如打座
心静自然凉
身上的溪流淸澈了首都的高烧
中青年诗人批评家纷纷躲进廊檐
进进出出如头带黑毡帽的燕子
被念到姓名的佼佼者,惊恐若一只小袋鼠




从廊角探出头来
白墙深处影影瞳瞳
皮影戏般晃动穿长衫的人物
我看见胡适、钱玄同、刘半农、沈伊默
周作人、鲁迅、康伯情、俞平伯、傅思年
罗家伦、朱自清、冯至、何其芳、卞之琳依次走来
如同电视里的出彩中国人
我仿佛还看见紫禁城小朝廷的戒心
载涛是朗润园合并为校园之前的
最后一个园主

园子里刚种的花蔫巴巴的
诗人的小春天谢了顶
幸好有几个女大学生灿烂如夏花
空气中飞来片片红的柳絮
浮想中杨柳依依雨雪霏霏
润泽覆盖大理寺




采薇采薇佳人在水一方,露尚稀, 雨未停
惟有我能分辨李淸照蔡文姬的今生前世
左迁在岭南
天上白云若蒲团
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问斯人,等到繁华落尽胡不归
早有屈原、李白、杜甫、辛弃疾一只只蜻蜓
此刻正立在莲花那看不见的高处
冷眼看我们在人间沙沙翻动诗页
不过浩瀚长河泛动的几丝涟漪

为何叫紫禁城胡同的墙总涂层灰色
所幸今天雾霾没了踪影
失踪不等于消失,如同片刻的慢
挡不住时代的快
静好的未名湖外中关村大街车如长龙
它鬼鬼祟祟的尾巴在汽车尾气摇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