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冢 ⊙ 灵的编年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续进学解·峨眉纪游

◎蝼冢




续进学解·峨眉纪游



 
乙未之春,三月上澣,萧子与南村吴丈震寰同游湖湘巴蜀毕,
及将归京,方从门友处获知温锦泓氏迁居峨眉半山,设馆读
书,遂驱车往谒。温子善守古法,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持
顾亭林一路衣钵,当世则属钱默存一脉。又从鉴泉先生处所
得独多,刘氏一家诚乃輓近蜀学楷模。得识温君,缘于贾勤,
见之则视若贾君,身体单薄,骨肉不足八百两,然谈笑间气
吐虹霓。手术甫就,匹配尚在适应期,候表显明。血液已换,
所幸筋骨完好。吾与内子云,此即三体,当另有一能量体入
驻。奇哉,当世贤俊,吾识得一二,皆好染异疾。温君云吉
有宋儒之遗范,乃黄百家一流人物。某云以此类之,贾乃弼
肇之流可乎。温氏漫然。吉推贾于温,贾推温于我,均与延
安四君子有渊源。是夜宿峨眉山门外旅店,待晓径登金顶。
寄翁云:千秋山河,一刻身世,何足与人道哉。又半山观景
台作短句:天心婀娜,光阴婆娑,峨眉竟是旧约,一山候我
寂寞等句,颇为动人。予曰:持戒谨守之人也陆续动荡不安
啊。泉石膏肓,烟霞痼疾,吾人游山玩水,何处识得苏子所
谓江山不可复识。
江山之养何可得焉。归而哦大句纪之。
庆丰三年时在公元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于退溪草堂萧乾父


 

来者已走进山体
我们只能被远看包围
就像眼前的白雾,一种漫漶的
自由的液态,在目遇耳得有无之间
在物体和蠕动的边界
清楚地包裹,描述,山体
再次成为一种不可饶恕的审美
好比山体自身发出的闪电
来者对眼前的加被赞叹不已
那种枯瘦,高寒,冷峻绝非一般心肠
尚不时被雨水湿透
簇簇阔叶中的花朵在层层叠叠的针叶林里
释放糖类,以一种螺旋的炉膛般的会响
释放出膜翅目鳞翅目昆虫
砂,砾,岩层,黏土,散泥,草木虫鱼
在土壤中仍然像鹿胎一样
孕育种种新鲜的立场
回风不侵,远处 被雪解释着
白雾是多么表面的深渊
而为来者击赏,在他者的眼中
似乎可以驾一叶扁舟,鼓棹而去
尾随的路径如琥珀蜂巢星团
清风明月必作一种震旦旧见解
正如与山合体的胡僧,塔林
它们已开始用负氧离子解释登高的意义
来者已漫步至半山以上
目力所及渐趋崆峒,碧落而清楚
脚步参斗,在高原和高山之间
入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