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 ⊙ 影子的声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羽微微的诗(2015年)

◎羽微微



 
羽微微的诗(2015年)
 
 
◎ 你会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们
 
他们是安静而沉默的
但你会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们
他们在火车上,在大街上
可能你会经过,看他们一眼
便走了。可能你会接近
问他们借个火,点燃手里
虚无的空气,便走了
但有时你的心里空落落的
你会停下脚步,和他们
随便说一些什么。比如,嗨!你好
他们会望向你,可能也会说一些什么
但你知道,真正孤独的人
你不会比谈话前更懂得他们
他们说的那些事情啊
都和他们的孤独无半点相关
 
 
2015.01.03
 
 
 
 
 
◎ 人间喜剧
 
始料未及的是
太荒谬了
足以令一部分人先笑起来
急剧转弯的叙事
如此精彩
正在粉墨登场的
忍不得心里也暗叫一声好
尽情地鼓掌吧
从座位里站起来
尽情地笑吧
根据剧情
替我们在最后敲响丧钟的
是一个笑得
浑身在颤抖的小丑
 
2013.10.31
2015.01.13改
 
 
 
◎ 深陷在人间
 
逃是逃不出去
神说如此,便如此
但我仍然对神心存疑惑
疑惑神也会来不及孕育奇迹
疑惑没有神
再微小的尘埃
还是会懂得许下愿望
再微小的愿望
还是会往呼唤它的方向奔跑
但我啊,我说,我深陷在人间已久
惟有将热爱过的事物
再热爱一次,惟有在人间
看那些美好的事物,顺从着时光
显露出毫不挣扎的样子
 
 
2015.01.19
 
 
◎ 坐在你对面
 
早一些的时候
阳光在屋外
后来它经过了窗台
缓慢地接近我的膝盖和手腕
 
我想再等一等
再等一等,我也还是没有张开口
也忘记看阳光,往哪里消逝
 
我想我并不擅于抒情
我总有着不合时宜的腼腆和沉默
 
 
2015.01.22
 
 
 
◎ 一滴墨
 
马停在画室外
雪已经下得够厚
没有梅花,不能强求
但我曾推开门,把梅花画在纸上
树叶在雪的下面
可能你看不到
 
而我已不纯,尘垢老厚,手上不持短刃
我散步,听自己的呼吸
我曾擅长与爱我的人
反目成仇,让恨我的人
显得他们愚蠢
 
现在无所谓我或他们
一滴墨
能开好几朵梅花
梅花旁的茶
是铁观音
 
2015.01.28
 
 
 
◎ “下来,下来” 
 
曾在中国某省蔓延的血灾
你可以谷歌
或百度
有一个绝望的母亲选择
垂直地离开
她的孩子啃咬从屋梁垂下来的脚趾
他两岁,他叫“下来,下来”
后来他死了
他的母亲不会知道
 
他的母亲不会知道
这才是她
最后的绝望
 
 
2015.01.30
 
 
 
◎ 沃土
 
我们明天就自由了
来不及等国家长大,更别说等国王穿上新衣
我们笑,便是笑他们自以为仁慈
藏起了长刀,却换上了毒药
我们各有牢笼,遥相致意
而人群只是想像。当我们使劲地晃动手臂
以为我们呼救的大多沉默或消失
但我们明天就自由了
我们要去到大地上,看青翠的麦子
骄傲地仰着头。阳光多么好
阳光灌溉大地,人民都是沃土
 
2015.02.09
 
 
 
◎ 迷局
 
有时她要把自己藏起来
为了能找到自己
她细心地作了标记
藏在绿皮书下。藏在衣柜抽屉第三格
藏在前天和昨天之间
藏在新和旧的旁边。有时也会忘记藏在哪里
但她只要发现自己不见了
也就安心。现在
她希望能把一只杯子清洗得透亮
来结束这个迷局
把一只玻璃杯子洗得非常干净
是她结束虚无的
方法之一
 
 
2015.02.10
 
 
 
◎ 离开
 
开始不是这样的
开始是人间小。时间慢。
开始是美好的东西简单地美好。不深刻。
开始是青草,玩笑和黄昏
唉朋友,我为贪恋你们的气息和温暖
好几次忍住了忧伤的泪水
开始不是这样的
开始是,我哭得理直气壮
哭得受尽委屈
 
2015.02.10
 
 
 
◎ 从天愿
 
临江揖别,我将乘船,而你骑马
各自远方都远。往事若苦
道别时就不必再提
珍重复珍重
我愿你总记得桐花落树下
我愿你记得风筝飞了很久才不见
卿卿何必泪潸然
你且拍马离开
待我立船头
再吹一曲《从天愿》
 
2015.01.23
 
 
 
◎ 故乡
 
人生当然漫长
沿途结过的果,又开了花
树枝上挂满斜阳
有人从此走过,别了故乡
有人从此走过,回了故乡
又在故乡洗干净了旧衣裳
 
2015.02.19
 
 
 
◎ 有了教堂就更适合祈祷了
 
快画尖屋顶和屋顶上的星星
画我乌黑的卷发
画我虔诚地低头祷告
画窗外的月光
照在我光洁的额头上
画从远方来到的骑士
有着勇敢坚毅的脸庞
快画他在窗外,勒紧了马缰
 
2015.03.19
 
 
 
◎ 默默 
 
满山坡的花开着
山坡那么安静
春天短暂如一生
花朵凋零,各有各的美
正如你我在人间默默地死去
 
2015.03.31
 
 
◎ 那时只道是寻常,  
 
那时我看到樱花,亦看到湖水
那时我看到风,吹过樱花,又吹过湖水
风吹过我时,我说起明年的事
那时我没看你,那时只道是寻常
 
2015.03.31
 
 
 
◎ 迷途
 
那不远的山坡,鞭声清脆,点点萤光
隔着山沟大声喊,兄弟啊,等等!
我笑靥如花,盈盈前去行礼
这汉子,背影健硕,头发乌亮。他不回头
他说,天快要黑了
他要把这群星星,尽快赶往天上
 
2015.04.09
 
 
 
◎ 偶遇
 
你邀我去你那儿坐坐
墓碑上刻:请勿打扰
“但你没有关系,多年的老朋友了”
墙上挂着若干影子,柔软而残旧
“我经常带它们出去转一转
它们喜欢”。然后你沉默
还写诗吗?我问你
“偶尔写写,但不再重要”
然后我沉默。然后我们沉默。
“那时,我们多么年轻啊”
你忽然低头笑着说
 
2015.04.29
 
 
 
◎ 离开
 
如何分辨真假?
回忆中的事物全无影子。
我当然明了这个秘密。但我比往事要轻。
碎花裙子飘起的阳光,
有着柠檬的形状。沿着金黄的弧线,往下走。
写诗。爱上坐在路边的那个男人。
看着他,爱他。
用他的身体喝掉,他面前的茶。
抹去茶杯上的灰喜鹊。
撒腿就跑。
白云是我的风筝。飞。
望着下面的翅膀。
我有灵魂。
灵魂是我的风筝。任性地飞。
浑圆的乳房,掠过天空。
甜豌豆的芳香铺满大地
爱我的事物,必定抬头看我。
而种子沉重。它让我下坠。
它用我的欲望潜入溪水。
那样单纯。
有什么比灵魂爱上肉体更美。
更隐秘的事物,在黑夜到来时,才会颤栗。
各有各的根须。各有各的帆。
风正好,可以吹动
一座小城。西北方向的月台,有离人。
但我不哭。我想起正午时,小巷子,很阴凉。
悲伤的人在穿行。
悲伤的人,分不出影子的真假。
分不出有谁往人间外
迈了一步
我细看我的掌纹,与昨天的不同。
毫无疑问,谁伤害了我。
我愿意祈祷。
我不知道该向谁祈祷。一火车的上帝
正在离开,没有一个回头
向我招手
 
 
2015.04.18
 
 
 
◎ 良家妇女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
哪怕影子也没有离开过,哪怕
一次。她上班。下班。下班途中
买菜。在孩子的作业本上签字
在夜里奉上妻子的颤栗
和喘息。她如此恰好,就像一首
精心雕琢过的诗——
她盘发。微笑。不吵闹。
她的手袋精致。里面藏有
身份证,钥匙,护手霜,钱
和小小的一枚
杜蕾斯
 
2015.04.13
  
 
◎ 赶上敌人
 
在影片的最后
在敌人熄掉手电筒
沉默地走开前
敌人弯下腰
发现了藏在坦克下面的诺曼
就着微弱的光
我看到诺曼脸上的绝望
 
我看到诺曼成为那支队伍中
惟一活下来的人
我看到敌人快要消失的背影
我要告诉敌人我爱他
在影片的最后
我看到自已小快步地
赶上敌人
 
2015年5月9日
  
 
◎ 那么,那么
 
那么后来我还是爱上了你
那么带我去那个小岛吧
那么屋前种菜,那么屋后种花
那么把衣服挂在树丫跳进清凉的河里
那么躺在阳光下眯着眼睛吧
那么把红薯和芋头埋在火堆下
那么把煮好的花生递给朋友们吧
那么他们说谁来讲一个故事
你说有一个人爱上了一个姑娘
后来她也爱上了他
 
2015.05.05
  
 
◎ 深白色
 
她的白色与你的有所不同
它是深白色。它是掩盖了黑色
灰色之后仍然白的白色
你能看出它的镇定和努力
如同她的人生,一天一天往下活着
将昨天的痕迹盖过前天的
在最后,她挣扎恳求着要再活半天
好把左下角那一点小小的污渍
掩盖掉。很好。完美的深白色。
 
2015.06.03
  
 
◎ 空盒子
 
把一只好看的空纸盒丢弃
需要反复地下着决心
美好的事物曾经存在那里
你把它移到窗台,书架,床底
你把自己移到窗台,书架,床底
“为什么放弃总是让人如此焦虑”
是的。尽管空了下来。
美好的事物仍然存在
你每一次经过,它都在练习
一种你能听懂的语言
 
2015.08.20
  
 
◎ 碧城
 
梦的故乡是碧城
城中所有时光,都在缓慢伸展
都因漂浮而宁静
 
“你喜欢我说起往事那些
淡绿的脉络么?”
在山上,在雨中
植物总是更适合制造梦境
 
但万物因忧伤而漂浮
“快乐就是梦境,亲爱的”
你从山上走下来,递给我叶子
“来吧,这是唯一的锁匙”
 
那绿色的细微的锯齿
就是传说中那些颤栗的想念
“亲爱的朋友,那么来吧
带上你的忧伤和泉水”
 
2015.08.25
  
 
◎ 他的妻子
 
他知道她的失意
所以安排了一场好电影
一次两天的旅行
一桌好饭菜
他希望她能尽快地高兴起来
他举了一个蹩脚的比喻
后来他迷失在
辞不达意的中途
但他及时想起
可以顺路去市场买芫茜和芹菜
“明天我们吃饺子!”
他这样兴致勃勃地
转动着方向盘
旁边坐着他闪闪发光的
沉默的妻子
 
2015.09.14
 
 
◎ 雨中 
 
真高兴我们一起,在雨中走着
就像回到的是
我们共同的故乡
月亮缓慢升起
把降落在它身上的雨水
带到高处,面目模糊的人
从远处走来
 
我总因欢喜而沉默
像一片叶子
被一滴雨水拉着
垂向低处
 
2015.10.24
 
  
◎ 墓
   ——访徐志摩墓及故居
 
树木很好。草很好。
沉睡的诗人
被打扰的时候并不多
 
旁边是诗人三岁小儿的墓
 
后来在故居才看到相片
坐在木椅子里,那么像他的父亲
 
他认得父亲的名字
每晚亲吻父亲的相片才肯睡去
他从未见过他的父亲
 
并不知道后来
可以离他父亲,那么的近
 
不是被抱在怀里
不是逗弄他
 
2015.1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