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叶芝诗八首

◎骆晓戈



叶芝诗八首
               骆晓戈译

1、当你老了的时候

当你衰老,灰色的,充满倦意
在火炉边昏昏欲睡,请取下这本书,
缓慢地阅读,梦柔软地注视
曾经在你的眼睛,他们的影子幽深;

你曾爱恋过多少愉快优雅的时光,
爱你美的事物,虚幻的或真实的,
但是唯有一人爱你神圣的灵魂
爱你的悲哀,它使你面容改变;

和容光焕发的骏马相比你衰老,
玛玛,小小的悲哀,爱已飞逝
它的步子在山顶之上
在星星之中埋藏它的面容。

2、渔夫

虽然我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生一脸雀斑的他却远走了
走入那小山上灰蒙蒙一片
在灰色康尼马拉大衣下面
在破晓时分他投放他的飞行物,
从此,我开始一种渴望
埋头于一种呼唤
一个智慧的质朴的人出现。
所有的日子我观望
我十分希望从我的种族的本质上
写出真诚;

我憎恨活生生的人群,
我热爱死去的人,
卑怯者坐在他的位子上,
傲慢的人毫无反应,
流氓没有带来书本
他只有醉后的欢呼,
机智的人和他的玩笑
瞄准了大众的共同趣味,
聪明的人在流泪
愚蠢的人便抓住这个弱点,
这是催人苏醒的智慧,
被挫败的伟大的艺术。

也许是一年之后
突然,我开始
轻视那些公众舆论
一个人的形象
和他布满阳光雀斑的脸
在灰色的康尼玛拉大衣下
朝着一个地点攀登
石头在黑夜的泡沫之下
从他的腕关节处落下
此时他投放的飞行物便落在小溪里;
那个活生生的他不存在了
但他的梦想还在;
在此之前我哭了,现在我老了
在寒冷中我将为他写一首诗
充满热情的,在破晓时分。


3、为女儿祈祷

又一次,暴风雨咆哮着隐去
在蒙着纱巾和被单的摇篮里
我的孩子睡得十分香甜
在格列高利的森林和裸露的山丘
这风为何在干草堆和屋顶逗留,
在大西洋上形成的暴风渐渐延缓;
整整一个小时我边走边祈祷
因为我内心的巨大的忧郁。

我一边走一边为年幼的孩子祈祷
听着从塔尖传来海风凄厉的呼啸,
从弓形的桥拱之下传来风的呼啸
从洪水涌来的川流之上榆树叶间呼啸;
激动的幻想让人浮想联翩
未来的年代已经来临,
人们正踏着爵士乐舞蹈,
从致命的清白的大海逃生。

也许她将被承认是美丽的但是不
陌生人发狂的注视制造这种美,
或许她的美只是在梳妆镜前显示,
这样的美丽显得有些过剩,
考虑到美的极端完善,
将失去自然的温柔,也许
对心灵有启迪的亲密伴侣
才是正确的选择,却从未找到一个朋友。

海伦选择并渡过她平庸的一生
到头来有许多愚人的烦恼,
当她是受人尊敬的女王,玫瑰纷纷飞来,
没有父亲替她选择生活方式,她
又选择一个罗拐腿的铁匠的男人。
为何丰饶的羊角破灭了
无疑,是那个精美的女人狂吃
一顿乳脂沙拉及肉类之后。

请允许我使她首先有学问;
精神不是天赋是后天挣来的
只有通过努力世上没有完全的美;
也许很多人为了非常自我的美
努力,那是一种愚人的游戏,
美的本质是智慧的引力,
许多穷人终年漂泊,
热爱并挂念他心爱的女人,
不能夺走他眼里愉快的善意。

也许她能成为一棵遮天的繁茂的树
伸展她的思维像那只展翅红雀,
没有经商却将她丰满的
宽宏大量的声音传向四方,
既不喜欢追逐名利,
也不喜欢与人反目为仇。
呵,也许她像一棵绿色月桂那样成长
扎根在一个永久而珍贵的地方。

我的心,我的心充满爱,
这是被我认可的一种美,
成功几乎是短暂的,到近期已干涸,
是憎恨在断送了它。
令人满意的是所有的不幸都已发生
假如在一颗心里没有留下仇恨
没有留下攻击和报复的旋风
树叶间的红雀不会落下泪水。

智者的妒忌是最恶劣的品德,
让她的思考去评判这些可憎的行为。
我从未见过一个可爱女子诞生,
会与丰饶羊角出现在同一个月份,
因为她执着的精神与丰饶的羊角
交换,这是很好的事情
顺从宁静的天意去理解吧
一个衰老的风箱何必装满愤怒的风?

想到这些,从此驱赶所有的恨,
让灵魂重新获得本质的纯真
终身学习,学习,再学习——
自我愉悦,自我安慰,自我克制
学习上帝那种特有的美德;
她能,尽管每一张脸都将怒视她,
每一阵风的四分之一都是嚎叫;
或者每一个风箱因幸福的静谧而爆裂。

也许她的新郎带给她一幢房子
所有婚礼的程序都按风俗,隆重的;
跟在大道上沿街叫卖那些适合于
傲慢与敌意的陶瓷器皿一样。
就在这种风俗礼仪中
清白与美丽怎样诞生?
为这个用丰饶羊角换来的女孩典礼,
为了撒布月桂树而制定风俗。

4、谁与弗格丝同行?

谁将与弗格丝驱车同行,
穿透那一片树木林荫,
在宽阔无际的岸边起舞?
小伙子,扬起你的黄褐色的眉毛,
少女们,飞舞你柔水般的眼睑,
希望之上孵出的没有恐惧。

更没有动摇从这里孵出
希望之上爱是最大的神话;
为了弗格丝,控制黄铜色小车,
控制树木的浓荫,控制
暗淡的海的白色胸怀
和所有散乱漫游的星星。

5、愚笨的安慰

昨天曾经有一种说法:
“你的灰白色头发很受人爱戴
小小的影子来自她的双眼
时间得到智慧能轻易制造一切
虽然现在似乎不大可能,但是
所有的一切在于你需要耐性。”
        心在流泪,“不,
我不曾拥有少许安慰,不,一点谷物。
时间能再一次制造她的美丽:
那种强烈的崇高的美丽
当她走动,她搅动熊熊烈火,
络腮胡子无疑更多,当整个野性的
夏日出现在她的视野,呵,她不走这条路。”

呵,宝贝!呵,宝贝!如果她不变心,
你知道这种安慰的存在多么荒唐。

6、柯尔庄园的野天鹅

树林在一片美丽的秋色里,
林中小道那么干燥,
在十月黄昏的水面之下
映照着一片澄静的蓝天;
在石头之间溢满了水
水面上是五十九只天鹅。

从我第一次计算它们
这是第十九个秋天;
我还没有数完,就看到
它们一下子全部飞起.
大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形成大而破的圆圈飞散。

我凝视这些光彩夺目的天鹅,
现在想来仍是一提就疼心。
一切都改变了,自从我在黄昏,
在海岸第一次倾听。
她们翅膀的铃声在我的头上拍打,
她们的身姿与一只驳船并行。

不知疲倦的,愈爱愈深,
她们涉水于寒冷的友好的
溪流或者攀援于天空;
她们的心没有老去;
无论何地,激情和雄心,
将与她们相伴相随。

现在她们飘逸在寂静水面,
神秘、美丽;
什么样的急流由她们构建,
在一个湖滨或池塘移动
取悦于人们我将被唤醒去
寻找她们已经飞向何方?

7、政治

“在我们时代,以求得人的命运出席政治协商会议为目的。”
                  ——托马斯.马林

我能怎么办,那位姑娘站在那儿
我在留意
罗马的或俄国的
或者西班牙的政治?
但是这里的那位旅人知道
他谈论这一切
拥有阅读和思考
才是一位政治家,
也许他们说的是真实的
关于战争和战争的警告
但是,啊,我再次年青
我将那位姑娘拽进我的双臂间!


8/基督重临

旋转再旋转在向外扩张的旋转之中
猎鹰再不能听见主人的声音;
事物全在裂变,中心不能控制局面
整个世界上只有混乱在弥漫
血流的潮汐弥漫,无论什么地方
连纯真的礼仪也淹没其中
最优秀的人们信心丧失,
坏蛋们则充满了炽烈的狂热。

的确神的启示即将显灵
的确基督重临即将到来
基督重临!这几个字还未出口,
刺眼的是从大记忆来的巨兽:
荒漠中,人首狮身的形体,
如太阳般漠然而无情地凝望,
慢慢挪动腿,它的四周一圈圈,
沙漠上愤怒的鸟群阴影旋转。
黑暗又下降了,如今我明白
恼人的恶梦一直在摇篮摇动,
二十个世纪的沉沉昏睡的
何种狂兽,终于等到了钟点,
懒洋洋地朝向圣地来投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