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君 ⊙ 哑君的一千零一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哑君裸语诗4首(近作)

◎哑君



 

《大雪》

 

遭遇车祸的父亲

再也不肯躺在医院

挂断母亲的电话

我看见了雪

在祖国的北方

大雪迷失了道路

那些少男少女

身影多么敏捷

一眨眼

就路过我的视线

 

我点燃一支烟

看见窗外的那棵梅树

去年的黄叶

落了一地

一粒粒小小的苞蕾

站立在枝头

含而不放

  

《冬至》

 

狗肉又开始走俏

还有土猪肉

青鲩鲤、大边鱼

 

5点30分已经过去

妻子还没有下班

 

我打开冰柜

发现一支腊狗腿

竟然在冰柜里冷冻了一年

 

《小寒》

 

这些天妻子终于厌倦了理财的工作

成天都像热锅上的蚂蚁

打捞或者挖掘招聘的信息

 

这些天父亲的护工终于甩手不干了

母亲的老毛病又开始复发

一下了苍老了十岁

 

这些天女儿的婚期越来越近了

帮我们做了九年生意的女儿

我真不知道该为她置办一些什么嫁妆

 

这些天我总是做着同一个梦

同一个梦里,梦见的又不是

相同的场景相同的人。那些

亲人或者朋友,过去的熟人

现在的陌生人或者死去的人

总是会把我带进公园、广场

菜市场、购物中心、小吃城

加以施舍或者怜惜。我只能

尖叫与嘶鸣,从夜梦中惊醒

 

《大寒》

 

妻子终于辞退了

理财的工作

只交了260元的服装费

两张登记照

一张身份证复印件

就当上了人民的协警

协助人民的警察

管理道路交通

指挥大大小小的车辆

南来北往的人民

 

一阵欣喜之后

她长叹了一口气

唉!真是条条蛇咬人

早班七点到岗

六点半就要出门

晚班七点下班

七点半才能到家

每天要走那么长一段孤路

陪伴的只有昏黄的路灯

还确实有点骇人

好在冬至早已过去

冬天就要结束

往后走

早班或者晚班

就不会再走夜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