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辉 ⊙ 肉和灰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很快(9首)

◎徐辉




《水和瓶子》
 
嘘,安静
我们一起来审视一只瓶子
和瓶子里的水
这么多的噪声
仿佛是那瓶子里发出的声响
它们形态各异
被各自的经历所挤压和塑造
有时我看见一个迎面走来的人
如同看见这瓶子里的水
于是就此猜测到那些发生过的事情
而另外一些看似坚固的形体
则无非和一只瓶子的形状相类
所以你可以分得清
面前的这个人
做水和做瓶子的时间大概各有多久
有时很长,已接近凝固
有时很短,松松垮垮
好像一股刚刚跃起的海浪正在塌方
对,正是这样
大声告诫,小有悲伤
 

《画一幅画》
 
在不存在的画布上画一幅画
这是昨天的工作
我忙于从那天夜里的被子下
不断地抽取可供描摹的素材
我的手
一次次回到那颤栗着的
摸索着的,极度的兴奋中
它和我看见的美不一样
不,它纯粹和美无关
它的名字应当叫做“埋藏”
有时我们在酒桌上的醉态里
或是在一首隐晦的诗里
把它唤做美妙
但却是见不得光的,和永远也无法说出口的
那么一种洋洋自得
和再也不会重现的卑贱景象
 

《一支烟》
 
竖起来看,一支烟像一把尖刀
这只是一个念头
不经意的
来到我的左臂
那里在少年时曾经领略过
几枚钢针的温度
刺痛就这样过去了
但它终于
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使我更近似于一名无聊的精神疗养者
 
2014、7、16
 

《一张照片》
 
只要是喜欢
最好不见面
有臆想的思想
心灵和长相也就够了
请看这五官
和渴望
与需要的一个样
 
2014、6、17
 

《遗忘》
 
一个人来到山顶
那些过去的事情都在脚下
 
2014、6、16-17
 
 
《春诗其2》
 
我坐进了一棵树
人们开始分不清哪些是我的肢体
哪些是枝叶
 
我坐在一棵树中
似乎找出了我的轮廓
但那些与我不符的枝叶,光影
和斑剥,并不显得多余
 
我在梦里发出惊呼
并从梦中惊醒
那些枝叶和光影险些涂抹掉了我
 
2014·春
 

《听一首老歌》
 
我想我再也写不出一首诗了
我走出那些暗地里
对这个世界和人们的羞涩
都活见鬼去了
看起来我多么坦然
轻易地递与你们
十根不再神经质和偏执的手指
 
2014-6-8
 

《很快》
 
他们很快地读了一首诗
很快地表达了对善良的赞美
他们很快地说:“哦,这个,嗯,真是这样”
他们很快地撇下了那些章节
很快地表达厌烦或懊恼
“那个谁谁,那个事,哦,哈哈哈”
他们很快地从人世间消失掉了
也很快地读完了死亡这本书
 
2014、6、8
 

《关于夏天,我能写一首什么样的诗》
 
写写黄昏吧。今年夏天的黄昏,我43岁
经常一个人散步
眼下的人们管这个叫“徒步”
 
有时和大家一样,用手机拍拍建筑和云
它们看起来强壮,庞大
甚至超过了那庞大的宁静本身
也有悲喜,只是和我一样说不出来意义
看起来我终于可以
把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拿开了
它清晰地觉察到我
在观察身外之物时的一点欣喜
 
43,该另起一行了
就像以前我们写一首诗,总要留点言外之意
或者就像现在大街上的躯体
它们毛孔张大
呼吸空气
爱惜这孱弱的身躯
一天要做到全力以赴
就没什么可怕
剩下的一切都可以交给天意
 
有时,我会突然想把以前
所写的诗全都修改一下
眼前的每一天都更像是一首首“改诗”的日子
而不是什么“创作”
不是那些捉摸不透的东西
不是那些显得灵气十足的东西
不是那些因为像诗而被传阅的东西
 
还是要写这首诗
这是约定。哪怕世界是干瘪的
像黑夜哗地收起一张网
把白昼的一切收回又撒出去
一天走到最后如此枯干
新一天像只漏网的鱼
很有经验地浏览那些老练的鱼饵
这和与你赤裸相对的那一年不一样
你哭了,还是我?我想了很久很久为什么
我觉得这一切都只是好玩
不让人开心
 
2014、6、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