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4年新作选

◎唐果



 1.某小区
 
某小区
有几位独自生活的老妇人
在花草环绕的别墅
飘出飘进地
像个没找到阴伴的鬼魂
 
偶尔有客到访
厨房里便烟雾缭绕
像每年清明
活着的亲人给死去的亲人
焚香、烧纸
 
2.烂苹果
 
一枚外表光鲜
里面坏掉的苹果
 
它为什么
坏得那样透
它的演技
怎会那么好
 
是哪所电影学院
表演系的优秀毕业生
 
电视剧的导演们
快请它去当主角
 
3.老妇
 
每次,当她纠结于
是继续躺着
还是咬紧牙关起床时
她浑浊的眼泪
就会从深陷的双颊
无声的淌下
 
4.玛瑙手链
 
戴上玛瑙手链后
偶然用手腕敲击木桌
木桌除发出“咚咚咚”外
还发出“哒哒哒”
 
貌似机关枪
在疯狂地扫射
于是,我迷上了
用手腕敲击木制品
 
书柜、茶几、饭桌、床板
这样的声音
让我身上的小刺直立
让我的指甲变得坚硬
 
仿佛于顷刻间
我就变成一个怀揣利器的战士
面对越来越多的迷障
射出刺穿黑暗的子弹
 
十天敲碎一串玛瑙手链
一个月敲碎三串玛瑙手链
至今,已有无数玛瑙
死于我的白腕之下
 
5.树眼睛
 
树的眼睛
不仅长在额头下面
(没有明文规定
它应该长几只
于是它想长几只
就长几只)
 
它不对称
(没规矩
排不成方圆)
也不水灵
(它眨眼时
像老母狗
泪水随之涌出)
 
睫毛不长
(主家舍不得
多订购雨丝)
眼睛揉进沙子
得等虫子清除
(鸟儿停在鼻梁上
等着清除虫子)
 
树眼睛
比牛眼睛大
经常吓坏
在树下
捉迷藏的孩子
 
6.灵魂实验
 
看一个人,要多看几遍
要把他,深深地刻在心里
 
仿佛
你就能看到他的灵魂
 
像红色的丝线
织在雪白的棉絮上
 
仿佛
你伸出两根手指
 
就能把他蛛网状的灵魂
轻轻地拿起来,仔细端详
 
又仿佛,你看够了
就能把它原封不动的放回去
 
7.低处接纳高处
 
低处接纳高处
即便是
意欲坠落的乌云
即便是
山峰生出大象
 
冬天的蚕豆青青
昨晚我亲吻她
像细雨飘在芭蕉叶上
 
在荡漾如江水的被窝里
有人制造了满山的
春回大地
  
8.珠玉
 
一点点颜色
一点点通透
一点点水
这椭圆的珠玉已届中年
 
为了火速售出自己
她曾找到魅惑的外套
装上青春的假脸
拉过陌生人的裤腿
 
已然遭到冷落
她倒不着急了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
她用珠玉打磨石块
 
她想把石头磨成玻璃
比自身珍贵
天知道
她到底有多傻
 
9.乌鸦
 
黑色的天使
长着一张巫婆的面孔
 
我该如何形容
听到它凄惨叫声后
见不到你的惶恐
 
偶尔,它在屋檐停歇
把自己当成倒挂的铃铛
却从不跟风密谋
 
当它用黑色的翅膀
击打风,虚无
便从它稚嫩的胯下诞生
 
10.孔雀湖畔
 
树木从湖边
一直延伸到山顶
湖畔看似静谥
实则暗藏凶险
 
有厚厚的腐叶
有依靠树影捉迷藏的鬼魅
有受惊后
迅速逃窜的松鼠
 
我们低头行走
身体前倾
双手划动着空气
像是赶赴一场盛会
 
突然,我被一阵鸟鸣击中
作为战友,你没有武器
不知该如何解救我
只是催促我加快脚步
 
我们如波浪,被推搡前行
即便没有什么追赶
在潮湿的湖畔行走
我们的肉体需要挨得更近
 
11.女英雄
 
春天来了
原上草仍沉浸于
冬的昏蒙中,不愿从泥土中
探出稚嫩的小脑袋
 
这怎能怪它们
冬天惯使回马枪的伎俩
很多天真的姐妹
因为高兴得太早,而殒于枪下
 
可总有些不畏死的丫头
她们脚步轻轻
她们手指纤纤
测试春天的温度
 
逃过枪口的,与泥土中
鲜嫩的姐妹共享春天
而那些死于枪下的
是无人纪念的女英雄
 
12.孤山
 
孤山到底有多孤独
十多年前,我来到孤山对面
欲到孤山上找一块石头
留下深深的牙印
 
可天色欲晚
渔船都靠了岸
屋顶袅袅的炊烟就是他们
向天空发出的白色信号
 
再次相对是在一个冬天
我已懒得登临
我抓一把雪白的细沙扔进水里
我撩冰冷的湖水冲洗脸庞
 
13.我期望听到
 
我期望听到几句真诚的话
哪怕是
“耶,你的脸,黄褐色
像是蝴蝶飞走后留下的阴影
你的腰,水桶般
更加不幸的是
它再也无法纤细”
 
说吧!用你喋喋不休
谎话连篇的嘴
说些真话吧
就算它是子弹,也会有人挺身接住
 
14.
 
没有战争
便不能把笔伸进墨水瓶
吸红墨水写诗吗?
无辜者的血液难道不是红色的吗?
 
孩子失去父亲
或者,母亲失去儿子
他们的痛苦有什么区别吗?
就因为缺少一面随风飘扬的彩旗?
 
手为什么犹疑?
写出来的字为什么要低头?
叹出的气为什么
扬起的是黄色的粉尘 ?
 
15.备忘录
 
1
胡安鲁尔夫
库切说:耻
有人在守灵夜
曾宏说:挣扎与美
 
2
五百元
十次眼部护理
十次脸部修整护理
十次免费水晶面膜
 
3
粘蝇板的厉害在于
苍蝇粘上后
还来不及挣扎
就死翘翘了
而粘鼠板的厉害在于
老鼠粘上后
还能在上面打滚儿
把自己裹成棉花糖
 
16.恐惧

孩子摘水果
只摘低处的
问他为什么
他答
“高处的水果是鸟雀的
他不敢与小鸟抢食
他怕鸟雀
喙他的小手”

17.节奏感
 
节奏感是在鸟嘴与树皮碰撞之后
发现的
 
树是空心树
鸟是实诚鸟
 
它一下  又一下
以为自己的嘴是个锤子

18.好天气和他的妻
 
腿脚有多累,她不甚清楚
但它的勤劳有目共睹
 
当她想让它歇息的时候
她喜欢把脚搭在高高的办公桌上
 
或者伸进抽屉
有时连着小腿
然后尽可能拉上抽屉
 
她曾把脚置于一堆书上
书板着脸,硌人
她又把腿搁进垃圾篓
 
在医院
一个病友坐在轮椅上
而他的脚却放在窗台上
 
窗外是天空和她的妻
——一个心情大好的天气

 19.移动的坟墓
 
我写字,盘腿坐在小饭桌上
小饭桌是柚木打制的
当时图便宜,它打造得不够精致
至少是缺少几朵开不败的花
如果不与火焰相遇,它会活很久很久
总有一天,它会活成老妖精
 
厨房有水煮沸的声音
那是因为电饭煲里炖着雪梨
据说它能治愈顽疾
走投无路时
即便是一条铺满荆棘的绝路
你也得去试试
 
雪梨的最后时光在电饭煲里度过
它的坟墓是你白天移动
夜晚关闭窗户、进入幻境的身体
哦,与野兽相比
这身躯不够庞大,也算不上凶狠
可它曾埋葬过无数动物、植物的尸体
 
20.你是他的朋友
 
你是他的朋友
不是要饭的
他去蛋糕店买来一个面包
递与你,让你赶紧离开这里
 
你是他的顾客呀
不是要饭的
他从地沟里
舀起一汤匙黄澄澄的油倒进你碗里
 
你是他的职员
不是要饭的
他从钱夹里抽出几张零票
“喏,比起面包,你更需要打狗棒”

21.仿佛骗子
 
我先写下
街道对面的三轮车
危房
花圈店
麻将
男人打女人
女人的嚎叫
把各种声音搅拌成摇滚乐
 
再写下
街道这边的小桥
流水
森林
掩映的洋房
鸟虫交汇
高空月亮的微笑
把各种声音搅拌成轻音乐
 
真是瞬息万变呀
连我自己仿佛都觉得
老天又制造出一个骗子


22.灰烬是他不甘心死去的部分
 
你把鱼皮卷送进嘴时
鱼眼睛死命地盯着你
它曾屡次从他的筷头滑脱
鱼已死,鱼眼睛替它活着
 
你撕扯麂子的脚趾时
腿骨在他的腮边晃动
仿佛它仍然在原始森林奔跑
麂子中弹身亡,腿替它活着
 
穿山甲的肉在锅里翻滚
作为装饰品
盔甲被你置于展示柜的最底层
穿山甲已煮熟,鳞片替它活着
 
亲人把亡者送进熔炉
骨灰装入陶罐
作为众多逝者的一员
灰烬是他不甘心死去的部分


23.太阳雨
 
长长的孔雀湖边
下起了陡峭的雨
像有人从天空放下一块帘子
 
它下在这边
不下在那边
它下给我,却不下给你
 
幸好是帘子,而非刀子
你可以呆在干爽的这边
也可以跑去淋瓢泼的大雨


24.致庞然大物
 
他是庞然大物
牙尖嘴利
老脸厚皮
 
他不但养着恶犬
还给恶犬配发
高端、精良的武器
 
他不是老虎
但也决不允许
你温热的小手抚摸他的屁股
 
如果双方发生冲突
你去厨房拿出菜刀
他去后院摇起钢炮
 
​你趁它不备
往他身上扎针
 
如果他发现你的企图
你只能跪在他面前
谄媚地对他说
 
“哦,小女子闲来无事
想往你尊贵的身躯上
添置银光闪闪的饰品”


25.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在流血
能否说明
仍有孩子梦想着,找到他的父亲


有一晚,她梦见一个人
驾驶大功率挖掘机
梦醒了,车斗里不见渴望出生的孩子


她做过无数这样的梦
辽阔的梦境
把她撑成一个满脸皱纹的胖子


26.暴风雨之夜


暴风雨之夜
我不能确定,自己真的尚在人间


许久没有他们的消息
不知他们是不是都还在


有的人,你以为他还在
其实他早已不在了


有的人,他早就不在了
可在暴风雨之夜,你能依稀见到他的脸


27.拥抱大象


楼上有大象行走
它把楼板踩得轰响

那么脆弱的楼板
它最终会掉下来吗

为了等大象掉下,她圆睁眼睛
伸开手臂,躺在床上
 
28.两双眼睛

我有两双眼睛
一双清澈、明亮
我用它来审视自己
一双浑浊、昏庸
我用它去研究旁人
 
如果哪天用错
我就会受到严厉地指责
其中一根手指
从自己的手掌伸出

29.姑娘,你犯贱时我恨不能赏你两记耳光
 
姑娘,你犯贱时
我恨不能赏你两记耳光
(这无形的耳光
我也经常扇在自己脸上)


面对你满怀希冀的脸
(你从未放弃希望)
我怎下得了手
只有话语,像漫无目的的机关枪


我希望无情的语言
到达你时,变成坚硬的石块
击中你
装满肥皂泡的痛苦辗转的脑袋


此刻,我已备好意向性的耳光
它将扇向自己红潮泛滥的脸庞


30.致蜗牛
 
我越来越喜欢蜗牛
喜欢它的慢
我经常在下雨前的土路上
看它们结伴
缓慢地爬行
 
以为自己的壳坚硬
可它哪禁得住
小孩之手轻轻地一捏
遭遇危险时,触角的反应
堪称灵敏
可有人跟我说
吸蜗牛如亲吻
我吻过无数蜗牛的尸体
 
有人想踩死一只蜗牛
它大得吓人
大概是劳作回家的父亲
情急中,我捡起它
把它抛向草丛
我隐约听到响声
蜗牛壳在石头上碎裂


31.漂染女工
 
我用一天时间
把白布染成红色
 
用一天时候
把红布染成绿色
 
用一天时间
把绿布染成紫色
 
余下所有的时间
我都在努力把紫色的布
漂成白色


32.凉爽的风
 
屋里闷热
我起身来到走廊
一阵风吹到我身上
 
凉爽的风
经过楼下的一排排树木
经过楼房和楼顶的蒿草
经过马路
经过半山腰的墓园
经过孔雀湖
以及湖边茂密的森林
森林背面未知的世界


33.你睡觉时,你是床的
 
你睡觉时,你是床的
你吃早餐时,你是馒头和豆浆的
你步行时,你是马路的
你坐上地铁
你是火车司机的
 
你上班时,你是电脑的
你喝下午茶时,你是玻璃杯的
你吃晚饭时,你是大饭桌的
你饭后散步时
你是身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唇的
 
你看电视时,你是肥皂剧的
你与人争执时,你是唾沫的
你准备哭泣时,你是眼泪的
你偷偷哭泣
你是酒精和马桶的


34.论思想
 
思想在我的脑海中
有过那么一丁点吗?
我表示怀疑。
有朋友抱怨,
说我缺乏思想,
我猜测,
他其实更想说的是,
一个执着于情爱的女人,
哪里还有多余的空间,
去思考情爱之外的事情呢?
那我想上天,想入地,
算不算有思想呢?
 
我喜欢奇怪的东西,
比如海宝,
比如那些脑子里,
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什么的
精神病患者。
 
暴雨持续了一个小时
它还在继续。
它击打洋铁皮,
我在雨中奔跑。
我疑惑的是,此刻的雨水,
看起来比一个在暴雨中
奔跑的女人更有思想?
它们真的具有思想吗?
需要思考吗?
我被雨水淋得睁不开眼睛,
头低垂,
像在赎罪,
因为我没有思想?
可我哪顾得了那么多,
后备箱那把雨伞,
就是我此刻全部的思想,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它。
我要撑着它去参加葬礼。


35.我已经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年纪


我曾把过多的尊敬
投放在棉花身上
现在,我收回
我曾把过多的幻想
搁置在假山
现在,我收回
 
在黑暗的道路上
我吝啬的掌声
从不给予追随者
现在,我仍然把掌声
献给那些因披荆斩棘
而头破血流的人


36.遥远的某地
 
某地遥远,远到想一次,心肌就抽搐一次
偶尔在本子上规划行程
芒市至某地,某地到某地
没有一次,有人出现在我的规划里
 
起落的飞机从头顶飞过
那么低,那么低,像要凌空砸下来
它是从某地飞来的吗
它是朝某地飞去吗
 
某地遥远
远到我想生一个亲人,安置在那里
远到我想把自己卖了
换回一个骨肉相连的亲人


37.哭砂
 
我在眼角摸到砂子
我怀疑
那是昨天
我吸田螺时吸进去的
 
它行走了一天一夜
终于走出我的身体
并且如愿以偿地
被我弹向地面


38.母亲
 
1
板栗成熟的季节
母亲大清早上山
她的女儿喜欢吃板栗
这个星期就要回家
 
母亲从草窠里拾起板栗
用小石头在大石头上
把刺猬一样的板栗壳砸开
取出那栗色的圆形物
 
2
她往返于客厅和楼梯间
这是个有洁癖的母亲
她从不用手
捡拾孩子的脱在客厅的鞋
她用脚
把客厅的各式鞋子
像渡船一样,摇向楼梯间
放置鞋子的地方
 
3
母亲螃蟹一样坐在床上
胸前是和她一样姿势的小女儿
小女儿流着泪
她被飞奔的汽车撞坏了肩胛骨
她斜着身体,歪着头已经有些时日
她每天要输液
很多冰冷的液体要滴进她的身体
 
为了女儿每天输液
母亲费尽口舌,伤透脑筋
而小女儿把哭作为她的独门绝技
女儿的眼泪在母亲那里
并非时时都能成为利器
母亲找来几个男护士
他们把她摁倒在床上
像杀小猪似的......
 
4
母亲病了
打电话给孩子
“你不要来,太远
而且开车不安全”
当他的儿子像天神一样
降临到她的病床前
这个坚强的母亲
——喜极而泣


39.看着你
 
我就这样
看着你
看着你
 
直看得你
垂下高傲的头颅
直看得我,用鞋尖
反复搓动泥土
  
40.暗影


独自在
夜晚的青石板路上
行走
 
突然近处暗影一闪
我以为是哪个
孤独的鬼魂
想与我为伴
 
我对他轻轻地呼到
“来吧,来吧
来陪我一走段
也让我陪你走一段”
 
暗影一闪,一闪
再一闪
便闪到远处去了
 
41.幻想的反面


幻想的反面
是大麻
是海洛英
 
你可以想象
戒掉对某个人的思念
有多难
 
卡苦的香味浓郁
弥漫在,城市的上空
 
42.泡制毒药


他们酿酒
熬制鲜美的鸡汤
而我自己
则更喜欢泡制
轻微的毒药
 
我喝下
我仍然活着
它让我相信
周遭的一切
只是中了轻微的毒
 
43.蜜蜂耳环
 
一天中,她暗暗地
扇了自己九记耳光
右三记
左三记
有三记打偏了
打在耳朵上
  
44.我怎么能…
 
我怎么能
在你的直视下
写诗呢
 
一个人在家里
换衣服
我都要关紧门窗
 
45.大象的母亲


我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
我承认,
我笨得
像大象它妈。
 
他们在台下热情地呼喊:
”现场来一个!“
“现场来一个!”
来一个啥啥啥?
 
为免拂了他们的美意,
我跳下舞台,
从农妇的菜篮子里,
 
拿了棵大葱,
插进鼻孔。


46.东边和西边
 
小城东边
是一个火葬厂
我不大愿意从那边走
胆子小是一个原因
我不愿意闻到人被火烧焦的味道
不喜欢看见人被人推进火炉
 
迫不得已
我们从火葬厂的围墙边走过
我转过脸,对旁边的人说
“我好像闻到人被火烧糊的味道
太臭,简直臭不可闻”
身边的人指着围墙那头
“你大概还不知道
火葬厂已搬到更远的地方
这里住着山里迁来的人家”
 
而小城西边是菜市场
菜市场有一个角落
是专门用来杀鸡、宰鸭,烧猪蹄的地方
那里经常发出类似于
人被烧焦的刺鼻的味道
它们粘附性极强
粘在我的身上,头发上,久久不肯离开


47.慢慢遗忘
 
返身回去
我又去看了一眼那棵树
 
一棵杂树,夹在大树巍然的森林里
那么小,那么瘦
 
我随身不带肥料
没准备一场雨水
 
我只能怜悯地
多看它一眼


48.他们睡着了,我还醒着
 
他们睡着了,我还醒着
汽车醒着,因此马路醒着
轮胎醒着,因此喇叭醒着
远处鞭炮轰响
因此鞭炮醒着,焰火醒着
 
所有物事都已入睡
我这个没有丝毫睡意的人
只得闭上眼睛
跟随颠簸的汽车
摇晃鸟巢一样,空荡荡的脑袋


49.当你
 
当你把自己
像小树苗一样
植于沙漠之中
 
当你被饥饿的沙子
吮尽最后一滴水
 
当你不再向上苍
祈求雨水
 
当你站在沙漠中
随风沙移动身体
 
泉水于你
就是一柄长剑,一副轭具


50.我想让你迅速变老
 
我想让你迅速变老
跟我一样
 
一个月的花期
缩成一天、一夜、一个小时
 
我需要一场夜晚的暴风雨
去摧残你
 
清晨,我拾起你,晒干你
把你装进玻璃罐
 
我需要永恒,它无关形式
只要你在那里


51.我们长大,勿需仪式
 
在闷罐车箱里
在昏黄的灯光下
在东倒西歪的旅客中
我搬出心里打坐的神
感谢他,让我活过今日
并且已安顿好明日
 
翻滚吧,明天
从额济纳滚到酒泉
从酒泉滚到兰州
从兰州滚到昆明
从昆明滚到芒市
 
在陆地上滚,在白云上滚
依附于一个角度
从大西北滚向大西南
从高处滚向低处
从陆地滚向海洋


52.天生阴谋家
 
天生阴谋家和他的靶子
是一对欢喜冤家
 
大多数时候
他们互相指责
各向各的青天大老爷诉说冤情
如果有强敌出现
他们才会握手言和
 
短暂的交汇之后
他们向各自的领域走去
一个走向阴谋聚集的森林
一个走向憨直的独木桥
 
笑意是这样产生的
为他的算计得手
为自己不灭的智慧
 
——为着他
拥有让人垂涎的
聚宝盆的一样神奇


53.黄瓜和香蕉
 
我买了黄瓜和香蕉
性感的瓜果呀
“它像你的性器”
(这是我的猜测)
 
我买它们的时候
它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放进一个篮子后
也不言语
 
倔强弯曲的那些
像怒目而视的情敌
憨直热情的,将更快地
被咬断、嚼碎、咽下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天文地理、娱乐八卦......
邻居家的猫害羞
昨晚偷偷下了一窝猫崽子“
 
唯独,不能跟你讨论
香蕉和黄瓜的尺寸
软硬、曲直
以及温度和口感
 
那是禁区,其宽度和深度
就是我们之前的距离
此刻,嘴里的香蕉真甜呀
甜得想让人掉泪


54.我知道
 
我知道我会死
什么季节
什么场景
我无法预知
 
我知道你会哭
哭一会儿,歇一会儿
如此反复
 
之前我会劝你
如果我死了,别哭
你也“嗯”过了
如果我真的死了
你仍然会哭
 
哭一会儿,歇一会儿
反复如此。别人的亲人死了
都要哭一哭的
我怎能剥夺你的权利
 
如果我不让你哭
我多么不近情理
如果你不哭
你多么不近情理
 
哦,那你就随便哭哭吧


55.我经常检视我的作品
 
我经常检视我的作品
我也经常无端凝视他的脸
 
有时觉得他们还行
有时希望我从来没有生出过他们
 
有那么一两次,我希望他马上消失
大多数时候,我希望消失的是自己
 
56.四顾无人
 
四顾无人
可我有话要说
“啊,今天的太阳真白呀
像天空倒下白色的胶水
涂在墙上,石头上
涂在迅速跑过的流浪猫
以及斜靠在廊柱的
我的身上”
 
第一排左数第二棵草
动了动叶片
等我蹲下细看
它又停止了
如果我没猜错
它刚刚应该点了下头


57.小区像个饥饿的嫖客
 
小区像个饥饿的嫖客
在它周围,有卖
 
户撒过手米线
红河烧豆腐的
 
天津狗不理包子
兰州拉面的
 
保山火瓢牛肉
四川麻辣烫的
 
山西刀削面
武汉鸭脖的
 
腾冲小锅饵丝
梁河早点的
 
丽江辣排骨
遮放撒撇的
 
盈江稀豆粉
大理酸辣鱼的
 
凤凰老鸭汤
长春铁板烧的


58.灰色的诗
 
我仰头看天
既是看天空自由漂浮的
可以不爱,也可以去爱的白云
又是看初升的太阳
怯怯地露出它绯红的小脸
它一会儿就会变成火红的狮子
像一个温良的人
猛然在你面前
抖开他紧贴于身体表面的尖刺
 
我仰头看天
是为了让眼泪抵制住地心的引力
不至于滑过冰冷的脸庞
把原本崎岖的路面
砸出一个可有可无的坑
我活得艰难,尚存羞耻之心
知道不能在陌生人面前流泪
 
我大获成功
可眼眶里那颗让人流泪的砂子
却因为地心的引力
越陷越深
它唯一的出路是脚踝
所以,请赐我一柄弯刀吧


59.芒市上空
 
在芒市上空
我常常看见白色的
小小的飞机
别在辽阔的天幕上
 
在芒市上空
我仅看见一架白色的
小小的飞机
别在辽阔的天幕上
 
在芒市上空
我从来没见过两架白色的
小小的飞机
别在辽阔的天幕上
 
有飞机飞过的天空
我连一只鸟都没看见过


60.假如你在她面前泪流满面
 
假如,你在她面前泪流满面

无论诗人、乞丐
流氓、暴君
羔羊,还是鳄鱼
 
在你泪流满面的那一刻
她会忘记自己年迈
而小巧的躯体
她会挺直身子
像绊脚石一样,挡在你的面前 


61.残忍与光荣
 
不知道是什么昆虫
八条腿被人扯下
 
他们特别小心
兰花指捏着细腿
 
耐心十足。按顺序
把细胳膊细腿,摆在水泥地上
 
他们多么专业啊
摆放的间距分毫不差
 
腿的弯曲度也保持了一致
摆好后围观,啊!惊喜连着赞叹

62.你的身体藏着无数条激流

你的身体藏着无数条激流
它们快乐的理由是
初始有清澈的泉水
结局是包容的蓝色海洋

偶尔,你也埋怨它们曲折
河道砾石太多,还有水草牵拌
可如果拿掉这些
你的快乐亦会折损大半

63.动物凶猛
 
一棵很大的火龙果树
只结了一个果子
硕大、鲜艳、饱满
我摘它的时候
它还没完全熟透
我像拧螺丝钉一样
把它从树上拽下来

它呆在茶几上晒太阳
我出门上班
梅花形的刺扎进手背
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
又是怎么扎进去的
这火龙果树上的刺啊

这唯一的生养
如果我把它吃掉
会不会很残忍
如果我不把它吃掉
会不会更残忍

你们总说,动物凶猛
说到凶猛
还有谁,比得过镜子里
我天天看到的这一位

64.道歉贴

对某个人,我食了言
我跟他说的是,如果我今年不去看他
我就变成某种动物
清晨起床,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没错,它仍然具有人形
慢慢地走到镜子跟前
我放下心来,脸还是昨天那张
只不过刚去医院走了一遭
面色显得比较灰暗
 
到如今,这事还没有定论
因为距揭开谜底,还有几天
如果因为我没有履行承诺
而变成某种动物,那就慢慢开始吧
 
耳朵变长,嘴巴变尖
衣服嵌进肉里变成不用换洗的皮袄
无论你跟我说什么
我回答你的,都是
一声比一声焦急的"汪汪汪"
哦,多么诱人的幻想
世界的秩序,将从此发生改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