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君 ⊙ 哑君的一千零一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哑君二十年裸语诗选(1995-2014)

◎哑君




 
《噪音》
 
萤火虫从春天唱到夏天
到了冬天
寒蝉还在嘶鸣
 
2014年12月27日于王家湾
 
《窗外》
 
挖土机在不断地摧毁
建筑工在不断地构筑
 
大大小小的车辆
改写了道路
 
匆匆忙忙的行人
绽放成车海的花朵
 
2014年12月18日于王家湾
 
《山中》
 
老虎
从高高的山上下来
 
孩子
在低低的山谷尖叫
 
山民们
在各自的洞穴忙碌
什么也听不到
 
书本上的武松
在电视里跳跃
怎么也不出来
 
2014年11月22日于王家湾
 
《秋分》
 
这些年我经历过太多节日
却似乎从来都不知道
还有秋分这个节气
 
这些年我四处颠簸
租住别人的房子
却让自己的房子闲着
 
这些年亲人和朋友
一个个离我而去
而我依然活着
 
这些年因为生存我遗失了太多
午夜的诗句;这些年因为诗歌
我常常忘记了自己白天的工作
 
2014.9.23 于王家湾
 
《 中秋书》 

1
这个中秋
我们这个
已经四世同堂的家庭
依然冷清
 
父亲依然啃着
外孙女送来的月饼
围绕这空荡荡的餐桌
母亲依然自斟自饮
 
而我
却不能与母亲
对饮成三人
 
2
这个中秋
我独自在阳台上喝酒
看天上的月亮
竟然这么小
这么小
小到掉进我的酒杯
也没有人知道
 
历代的诗人和黑客
是不是都被骗了
还有那个嫦娥
还有儿子、儿媳和女儿
还有我刚刚安定下来的妻子
怎么都没有回家
是不是也追嫦娥去了
 
3
这个中秋
我听见电视说
月亮有可能失约
但我仍不死心
到了夜晚
我把月饼留给父母
把自己装扮成为
一个风花雪月的诗人
漫步到人民广场
看那些有家不归的人民
看浑浑浊浊的天空
看被阴云遮蔽一半的月亮
这时候手机铃响了
妻子在那边说
王家湾的宽带装了
明天你就搬过来
 
     2014年9月6-8日于长寿里
 
《菜市场》
 
你已习惯了沉默
在这遍地农民的菜市场
你每天都沉默着
挑选二样荤菜
三样小菜
 
你总是避开
那些高大的嗓门
绕过那些五光十色的
卤菜摊、熟食店
 
你知道那些盖有蓝色印章的
不见得就是放心肉
那仰着肚皮不动的鱼
未必就是死鱼
 
你知道青菜会喷农药
萝卜、莲藕和土豆
会用污水浸泡
但你却无法分辨
这菜市场里
谁是菜农
谁是菜贩子
 
1998年6月 于王家湾
 
《除夕》
 
这个除夕之夜
我忘记了看电视里的春晚
也没有兴趣等待
火星合月的壮举
我只能读一株向日葵
也许仍是梵高的那一株
或者只是
哪个无名氏农夫
不小心撒落的一粒
任凭我拨掉它的外衣
将它抛掷到牙床上
细嚼慢咽
它都默默不语
 
2009.1.25 于文正街
 
《过年》
 
我从来也不会
对孩子们
说出年的来历
哪怕他们每天都在倒计时
盼望着过年
 
因为我知道
孩子们已经长大了
在游戏中长大成人的孩子
与童话、寓言或者书本无关
他们只相信自己的五官
 
也就是说他们
只相信自己的视觉
听觉、嗅觉、味觉甚至幻觉
哪怕视力一天天下降
甚至遭遇流感
 
2009.1.27 于文正街
 
《父亲》
 
在夕阳西下的路上
父亲,终于走进城市
走进已定居城市的子孙
 
半篮草莓,一袋花生
敲开了十岁的孙子
守候的大门
 
那双沾满泥土的布鞋
却被门槛搁浅
他踩着一双拖鞋
在地板砖上,怎么也走不稳
 
1997.3.11 于王家湾
 
《城市疑案》组诗选三
 
103号
 
死亡原因不明
法医作了鉴定
 
他不属于意外事故
也不属于疾病
更没有自杀或他杀的凭证
 
他死在自己的床上
家里,没有别人
 
106号
 
现金被盗
保险柜完好无损
门窗完好无损
 
室内
只有出纳的脚印和指纹
 
可能的作案时间
她在外地完婚
 
107号
 
婴儿染上毒瘾
婴儿没离开母亲
 
母亲没有吸毒
介毒所作了验证
 
1997.6.22 于王家湾
 
《夏》
 
那些水,千百次地
涅磐
就是找不到一个家
 
1996.7.20于王家湾
 
 
《冬》
 
大人围着火炉添炭
孩子寻着空地堆雪人
 
1996.12.30于王家湾
 
 
《生活》
 
一对夫妇
只生一个孩子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或者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只要一个孩子
 
三、五对甚至十对男女
不要孩子
 
1998.3.26 于王家湾
 
《断章》
 
以前
一坛酒
喝不倒一个人
 
现在
一瓶洒
喝倒一桌人
 
1995.5.7 于王家湾
 
《事件》
 
一只狗,路经一个孩子身旁
孩子吓得嚎啕大哭
狗,瞪直了惊奇的目光
 
孩子的父亲闻声赶来
对准狗就是一棒
狗狂叫两声,躲过棒
一个反扑,咬住握棒的手不放
 
1995.2.11 于王家湾
 
《早晨》
 
一个孩子
背着书包
握着一部大屏幕手机
 
二个孩子
坐着书包
捧着一部大屏幕手机
 
四个孩子
没有书包
围着一部大屏幕手机
 
2013.3.16 于同岗里
 
《弃婴》
 
你不懂雪的暗示
路的含义
在匍匐的雪地
你终于站起
 
北风依旧
匆匆的行人依旧
一个乞丐把你抱起
却不能带你回家
只好,把你还给雪地
 
一只麻雀飞过
你展开双臂
 
1996.12.22 于王家湾
 
《立秋》
 
你不知道夏天与秋天的分界线
就像不知道
黑夜与白天的分界线
但你看见电视说
今天是第一个秋天
 
2001.8.7 于王家湾
 
《飞机》
 
小时候
我哭着要玩具
妈妈叠了一只纸飞机
 
长大后
我终于坐上了飞机
妈妈笑了,我却独自叹息
 
1996.5.2 于王家湾
 
《给妻》
 
我们共同生活了二十八年
我却没有给你买过一枚戒子
 
我们生儿又育女,但我们
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个“爱”字
 
我写了三十年的诗
却没有给你写下一首诗
 
2014.7.1 于长寿里
 
《母亲树》     

你还会相爱
三百年后
如果你还是一棵树
石头被堆砌成
一座假山
在这座公园
你的青枝落叶
会常常把石头抚摸
将石头缠绕
而那些游客或者清洁工
不会询问公园的历史


2001年8月于王家湾

《赛跑》

为了摆脱缠绕
你就与影子赛跑
但不是乌龟与兔子那种
你讨厌兔子
更讨厌那
没有身体的树
如果非得让你
做一只乌龟
那你只好四脚朝天
像一块滑雪撬
在喜马拉雅山顶
朝着太阳升起的东方
朝着对手相反的方向
一跃千丈


2000年10月于王家湾

《处 暑》

我热爱全世界的大学生
我打开电视机
看他们运动
谁知今天又是球赛
我讨厌球
我上下收索
终于看见了
霍元甲的弟子
陈真
几个蒙面人
将他团团围住
我知道是日本人
小时候在电影里见过
只见他飞起一脚
就停了电
我点燃一支烟
仍然看不清
他是否打倒了那些蒙面人
但我记得
里面有一首歌
“孩子,这是你的家……”
虽然忘记了歌名
但我不会忘记
这是一首主题歌


2001年10月于三元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