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秋落暮雪(7-11月诗选)

◎一地雪



《和她一样》
 
为什么我和她坐在微风里
害病。为什么我无法抬眼看四周一切
寂静而神秘……的一切。
胃酸吞噬着光的羽毛。
——这谁赐予我多皱的眉头。
黑暗从身体里挤进,
挤出。那忙碌的无尾的风——
 
她如此萎靡。和她一样
享受着,无法言喻的苦难。
且,被那个喜欢赏赐的人,
赐予时间的鞭痕。
 
2014-9-12
 
《走进秋天》
 
她已走进人生的秋天,
缤纷的落叶携带冬的寒冷。
她已不敢提起我。
那日渐肥胖的躯体
属于别人,那眼角,新添的皱纹
渐次粗糙的手指,清晨
镜子里突然呈现的一根白发。
——她命令这些与自己
无关,是另一个女人拥有的事实。
她不愿意想起那个女人是
谁。为此,她已经不会
使用第一人称……再不像
年轻时,那一大把的我纷至沓来。
甚至,她想与自己绝交。
但为什么,为什么人到中年竟会
极端排己?
在一个清晨,她
蹲在马桶上不由地想着这些。
透过窗口,看见乌云、秋风,
和雨,它们抱成一团
有一搭无一搭地
坠入,她干涩的眼帘。
 
2014-9-18清晨
 
《给H》
 
你看,黄昏晚来。消失的你
消失在安静中,打捞着暗香。
 
淡金色乌云吹来轻柔的暮年。
我不是不说,而是将说托付于梦。
 
你一定做了一个金色的牢笼,
时刻准备着将晚年放生。囚室呀
 
病虎?如何将喧嚣洗净
安恬于一行诗。让我在无尽处
 
寻找——墓穴,光。而一桌纸牌能否享尽
万古……我们多次夜深时忆起。
 
2014-8-1
“淡金色乌云吹来轻柔的暮年”:见柏华诗《我在怀念》
 
《小事件》
 
遥控板电池失效。除非停电,空调永远转。
我们为生活中的一些小事
耗费着,而这些耗费串联了我们的一生。
换言之,我们的一生正是这些小事件。
我们这样真实的活下去。工作,吃饭,
睡觉,洗衣,逛超市,打牌看电视……
被日子牵着,或你追逐沙漏。
也像现在,我把键盘视为赌博,赌光阴。
你或许无法忍受,但基于事实又无法不
承认事实。而事实又是,你爱。
爱爱人,爱孩子,爱嗜好。
有时你也会分不清楚为谁、为什么爱。
或许是为冥冥承诺。对世界,对自己。这些
司空见惯,而无论精神的或肉体的,都要
在小事件中逐一完成。因此,
小事件是你的所有,你的命。
 
2014-7-24
 
《如果我有大把的时间浪费》
 
如果我有大把的时间浪费,
首先我要坐在阳台上看一本小说
就着花草的芬芳,在新买的卡通塑料小凳子上安坐。
或喝一杯咖啡。说起咖啡,让人想起
那桶将要过期的兴隆咖啡,因为
没有喝它的场景。看来很久都没有需要我
提神的事情了。这有点小悲哀。
其次我要打开房门,到小区内走走。
那些花草是否依旧葱郁?应该是在去年夏天,
我曾经从它们身边度步浏览。
时光真快,它锋利的刀刃也割不断岁月
更割不断记忆。又有多久没步行到小区以外了?
威武的小区大门就是一尊矗立的
盛装死亡的巨大棺材,它里面的尸体轻易
不会诈尸起立。时光如此平静
如此微澜不惊。唯我驾车于每一个清晨
或黄昏,出入棺材的大门。
而最后,总会停止于四十二号楼前。
这看上去是不错的生活,但却薄如蝉翼,
匆匆如风。可如若我有大把的时间浪费,
我又将该如何支配?我甚至会惶惑得不知所以。
也许,我想做的一切依旧不能兑现。
也许直到我的一生都为不想做的事情浪费。
 
2014-9-27
 
《她以这种方式完成生命中的又一天》
 
顾不上拂去汽车上的尘土,她
钻进驾驶室,引擎响后重复早晨的路线。
她要赶在天黑前将车停在自己的车位。
做晚饭,看电视,漱洗,上床……
然后想起,下午的虚度,
在网上到处溜达,什么也没做,甚至聊天。
有点小后悔。但不这样又怎样?
一个上午她都在忙碌那些毫无意义的
事情。报表,税金,结痂的封面……
打印机出了点毛病。喝口水。唠叨。
叹气。屁股一直粘着椅子。
她没功夫想起清晨,快到光武路口时,
她看见两辆撞架的汽车,像乌龟
占着快车道四平八稳地斗气。
她想骂娘,但还是忍着了。
为了早餐喝下的豆浆在胃里
舒展身躯。就在早上起床时,
她还对这个未知的一天曾经提神,虽
只那么短暂的一瞬。而此时,
她拉灯,睡觉……。
黑暗以沉默迎接重复的黎明。
 
2014-10-13
 
《这个上午——》
 
眩晕像头驴
蒙着眼睛,瞎撞。
治愈的缰绳被一个叫麻木的时光
割断。它在蹄印上发呆。
 
是非学?星光学?
风牛马不沾边的暗喻。切开的光,
穿透窗玻璃
金灿灿的醒着。又睡着。
喝普洱。抬头看起重机架上
安然的鸟巢。
 
再细细想来——
人间。欢愉怀抱着悲哀从白云上走来。
 
2014-11-13
 
《是黎明让她……》
 
是黎明让她衰老。
她不该让自己搅进乱七八糟的俗事。
不该想那些衰老的衰老——
退休。失业。终极的无所事事。
她不甘心中年戛然而止。
未知的老年又让她惊惶无措。
是黎明让她年轻。
她抚摸了一下私有的欲望。
是黎明的气息让她在
黑暗里做着这些真的,假的
臆想……秒针滴答唤醒了她钟的意识,
仿佛在黑色的怀抱喝
曙光之奶。她的眼睛里盛着
一丝曙光——活着,
活着她余生穿戴的蓑衣。
 
2014-11-20
 
《在坟地*》
 
在坟地里,她想
做一件事但她怕别人……诧异因为
她想弄明白他们都是谁,
甚至怎么死的。尽管
她经历过不少的死亡,但神秘依然,
就像无法抑制对生的好奇。
有人怕淋雨,嚷着要走,
走,走。这让她无法看那些
碑文。有一瞬间她曾想,
他们与她有什么关系……
 
可眼前的这座坟墓,亲切
但不失遥远。她能听见他们说话,
却似乎有点陌生。是的,
她已失去感觉。躺在这里的
只是她,曾经拥有的一场美梦。
 
是不是该痛恨时间?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时间
掳走了她的悲伤,而又是时间度她
安稳活着。他们像流水,
你看着它们逝去,却又无法
离开它。当焚烧的纸烟
让她流泪……
 
2014-11-24
*十月一,与姐姐、弟弟去给父母上坟。特记之。
 
《在诅咒的冬天》
 
在我诅咒的冬天,
潮湿被阴暗敲响。
日子累积成灰尘,贴紧原本
沮丧的头皮。
她正为昨夜梦中的不快懊恼。
那些不幸
总在黑夜里不期而遇,
为什么,不是一些轻松的故事?
难道她还不满足现状,
还是对命运另有企图?它们
积压在黑夜,它们爆发
蹂躏她逼窄的灵魂。
而当黎明降临——无所事事像
一个空洞,盘旋
在她昏睡的头顶。
 
2014-11月
 
《无题》
 
她拉毛巾被。眼药水。
他的影子在黑暗中一闪。他们
 
围着篝火跳舞。
在山脚下。几颗星星划过夜幕。
 
野风轻喘。远处群山漆黑——
这沉默的基督。蛰伏的秋虫昂首鸣叫。
 
——那是知天命的年代。
莫斯科——
红场。她拉毛巾被
 
像盖一朵冰冻的茉莉。
夜行的火车慢慢停下。
 
2014-9
 
《走近窗台》
 
走近窗台时
她突然将纱窗推开,
贪婪地吮吸从窗口飞来的凉气。
不知多久了,这纱窗
从未被推开过。
她以为只要推开窗玻璃
就可以了。当
蒙尘的纱窗突然被打开,
原来裸露的窗口如此
清凉。
 
不知多久了,她一直被
这层,蒙尘的纱窗欺骗——
阻隔。
 
2014-7-31
 
《一些人……》
 
一些人是靠夜深人静想起的。
他们挂在缘分的鞭梢
远远地
悄悄挥动一下鞭子。
那轻轻的痛
就那么径直入室,
立于床头——
那是一双无法逾越的铜臂。
一道墙。
神秘的囚室。他们如此幻化成蝶
一只只
扑棱在苍白的黑暗里。
 
一些往事也是这样,
他们来得猝不及防
又好无厘头。
 
2014-7-24
 
《十二行》
 
怪异的手机铃声
让八月的午后陡然惊醒。黯
淡的窗帘,灰蓝的光东躲西藏。
 
她试图睁开双眼
结束一个梦呓的叛变。而持续的
手机铃声,让人想起顽强——
 
这打扰她宁静的坏词语!
鼓噪的蝉,唱着起重机的乐歌。
“他为什么远远的
 
在唐朝,迟迟不归?”
几次僭越,也无法恢复她心中的
版图。光,在第六感停留。
 
2014-8-18
 
《光带微笑》
 
她不想复习历史
就像不复习她的类风湿。
 
历史允许容忍一些小灾小痛。
走过了,路只是记忆。
 
它们被她甩在马桶里。
从卫生间墙壁的镜子上
 
她看见光带微笑
正一点点,潜入她浑浊的天空。
 
2014-9-5
 
《在无法描述的黑色里》
 
在她身体的内部
阴与阳不合
她们打架,点燃冰。
 
在无法描述的黑色里
她两耳轰鸣
那些蝉,毁掉她的安宁。
她有时想撕碎她,
有时——
 
在无法描述的黑色里
她轻轻一按
灯息,——灯亮,
啪的一声。
 
她们不合,
但无法描述。
 
2014-9-26
 
《清晨》
 
切菜声持续。
切菜声中断。继续。
是楼上,还是隔壁?
……她一直找不到它的出处,
直到听了两年。
睡意朦胧中,
一片山坳,一处房舍,一个围了水裙的妇人
嘚嘚地切着菜。举刀处
秋风落下金浪。
睁眼后,阳台外天空阴郁得滴水。
六点半。
清晨准时被切菜声弄醒。顿时,
她忘记了昨夜心悸的故事:
有人跳楼。有人面无表情。
 
2014-11-1
 
《周末》
 
当偏头痛撕下刚刚萌动的愉悦,
似乎有不知所措
沿着时光的缝隙越走越近。
 
瘦雨成群。落叶葬身小风中。
 
她不知道是不是将自己
交给大地阴郁的网——
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蜘蛛
缠在了角落里,那张不起眼的网心
 
2014-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