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猫头鹰(十首)

◎张万新



《想起1988年秋天的木材站》
 
我将一盏煤油灯
递给桌子。
不想活得像小说,
不等于要擦掉笔迹。
就算当时还有人在赶夜路,
正穿过矮墙外的竹林,
也不能从命运角度观看。
 
2014年9月10日
 
 
《生锈的陷阱》
 
我曾把一圈生锈的铁夹子
安放在乱石和杂草中。
我想在靠近森林的地方
学一学打猎。
当时是春天,铁齿间长出了
苦蒿,没捕捉到什么东西。
到了秋天,我还在观察,
陷阱有多么善于等待。
枯干的落叶堆里,没有动静。
冬天被雪埋葬之后,
我就把它忘了。
 
2014年9月16日
 
 
《磻溪村》
 
我靠在栏杆上,
观看一群飞鸟,
绕着一条渔船盘旋,
每一只鸟儿都是
一团羽毛,正在有目的地
退出渔民。
 
我看着鸟群
怎样飞出我的视线。
一些被雨点击沉在
树叶中。
另一些自己
选择了细微的碎片
飘落到屋瓦上。
只有两只不合群的,
在湖面上,被一股隐秘的风
传递向对岸。
 
2014年10月16日
 
 
《尽管》
 
尽管一首诗里的
草和肉
都不能放弃。
我还是可以看见
其中的树木,
正把一个人的肢体
伸进我不太了解的
褐色树洞。
 
衣服退出寒冷。
 
然后看见
电线沿着大路
伸展而去,最近也有
五公里远,丢掉汽车,
拐弯进入林区,
往年的生活闪烁,
浮起,
但永远。
 
被解释成血管,
吃昨夜的剩饭。
 
为了一秒钟的阳光,
把桌子推出来
摆在中间。
 
2014年10月30日
 
 
《苹果》
 
那个人
不戴手套
就开始缝补
心灵的破洞
 
他使用的句法
超过五里路
脸色就红润起来
有点昏了头
 
但他还是
拿出一个
攀枝花小苹果
轻轻咬
 
只要一点点果皮
给那个花生米
也许就可以
让他知道
 
谁说得清楚呢
反正那个人
现在穿好外套
开始下山了
 
2014年11月1日
 
 
《猫头鹰》
 
天黑以后
我看见
一只猫头鹰
提着一只小动物
从我的窗户
投下的长方形灯光中
飞过
 
猫头鹰
可以看清黑暗
我不能
 
我追随它的黑影
越过了矮墙
只看见
一片模糊的空地
远处的树影
 
那里有个学校
实验室还亮着灯
有个物理老师
撑着一柄扫帚
看着烧杯和试管
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许他在想原子
那很小
 
2014年11月11
 
 
《避寒》
 
这么冷的天气,
像是广告
制造出来的。
棉衣冷死了。
 
那个人
顺手牵来一口温泉
围在脖子上。
留在水面上的脑袋,
像一个潜望镜,
只剩下看的功能。
 
比肉体更深处
有很多卵石,
像一个个眼球,
比人的眼光更清澈。
 
一个很老的人,
像死了几次
又复活了的人物。
提着手腕处的关节炎,
也来泡温泉。
 
他抬起左脚,
先用脚尖,
再用脚跟的弹孔
试水温。
战争年代没流完的血
又流出来一些,
像红酒。
 
2014年11月12日
 
 
《光之教堂》
 
从昏迷中
也能察觉心灵的存在。
祈祷者在祈祷中
失去了被日常生活
日常过的记忆。
 
在昏暗中
不能举起虚无的蜡烛。
也就看不见光
像个白色楼梯降落
在昏暗里。
 
在一段时间里,
把问题铺开,却没有方向。
没有植物。没有汽车。
没有广场和人造神。
 
只有幽暗的水泥
围成的长方体寂静。
这些结构不包含
人的价值。
那个完全由光线
自由发挥的大十字架,
没有钉死什么人。
只投下长长的灰白,
因为要有光。
 
2014年11月15日
 
 
《土坪河》
 
楚国的西边
仍然渊面漆黑。
乡村路打着转弯灯
寻找高速路。
 
土坪河从史前时期
通过光年,流下来了。
从山上滚落的巨石
却没有时间覆盖青苔。
 
一条火雷鱼,
是一条带闪电的肌肉。
它跃出水面
变成一只翠鸟,
是一团带闪电的羽毛。
它怒而飞,
不知飞了几千厘米,
它扶摇而上,
肯定是九万厘米。
 
那个看见鱼
也看见鸟
在反击战中
受过重创的肉身,
像一根木头,
被扔在岸边。
心灵还在水上游。
还在水上游。
 
过了很久。
鱼没有帮他,
鸟也没有帮他。
心灵返回来,
注入身体,
重新合成一个物种。
合成的物种。
 
2014年11月27日
 
 
《吴清源》
 
他早就可以用棋子
编织人类的基因图了。
他早就可以把棋子
下在空间中的任何位置。
一颗白棋的背面
是白色的。
一颗黑棋的背面
是黑色的。
 
2014年12月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