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君子 ⊙ 保持一种姿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出席了你的婚礼

◎匪君子



      
脸若白纸,微笑
手持金笔签下自己的名
现在递给你的
一定是你最喜欢的,厚厚一叠
那曾杀了我的东西

不知为何,今夜身着一身黑衣
十一岁的我无辜地向我迎面走来
我向你迎面走来
却不想直视你的眼睛

和所有同龄男人一样,发福了
身边的女孩依旧年轻美丽
想起有些变形的手,拖沓的日子
等候,在飓风里曾温暖过我的手
数着卖了情份的钱财的手
伸出手,轻轻一握
而我现在正向你走来,出席着你的婚礼


邻座一只玻璃杯忽然在空气中碎裂
我知道不是多年前的那一只
不是那一只能让我们携手奔出
在街边狂笑不已,碎裂中美妙绝伦的声音

我拨开人群,拉回一些破碎的声音
打开这本记忆中奄奄一息的圣经
从圣诞夜捂住胸口的第一只袜子出发
南北方天空里都能听见
光阴的孩子坐在双程里哭泣
这最后的孤儿,被摇晃出绯红的脸孔


想起过去,我是会哭的
关上窗后,我是会寂寞的

关上窗,我曾偷偷地原谅过你
原谅过自己
原谅过曝晒在光阴中的贪婪与天真

乘着这日渐泛白的夜色
离开哀伤,这红彤彤的夜色
背弃了哀伤
这使我多少会变得有些不安


香槟还是有力地开启了
你正开启一些未知的物质
一扇门、一段路的十字标志

我艰难地开启了几个字
祝福,这最俗
俗到心痛的字

向你走来,我签下一些
生命中唯一的字
让我缓缓伸出风中等待老去的双手
递给你,厚厚一叠
我知道是你最喜欢最爱的
我愿意给你,曾断裂过
这写满字的一叠


2001.12.19 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