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宣 ⊙ 鹿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孤岛

◎柳宗宣



  孤岛 

他时常跟随雨的脚踪,前往
那岛屿,那被田野,河渠
和树林环绕的,从远处看
类似于孤岛的乡村中学 

泥泞的道路连结着它
和十几公里外的农场
阴雨阻隔他和外界的联系
邮递员的身影也消失了 

一部老式手摇电话从场部
转拔到分场,再摇呼到这里
——只能接听,不能拔出
唉,那雨中走投无路的时光 

这类似于孤岛的校园
他的少年时光和青春岁月
在这里消磨,他出门
只见水杉林缝隙间

雨雾迷茫的田野。出门
即见的田野,它的碧绿
和荒凉转移到他的身体
深深渗透进他的意识 

同孤寂相处。挑灯夜读
走廊梧桐树叶风中滑行
疑似有人叩门。他开门
脚掌般的落叶在此俳徊 

这孤岛的孤寂塑造了他
顽固的午觉在那里养成
让他沉入慵懒,缓解重复
单调的压迫——时光让他 

从自我的睡梦中醒来
从熟悉的事物看见陌生性
阳光和空气;田野在转换
一茬茬学生——好象稻禾 

从碧绿到金黄,冬日荒芜
季节轮转。旗帜在飘扬
面影在更新。用作铃铛的
犁铧挂在屋檐,当当当敲响 

他们从田野四面汇向这岛屿
又从这里散开,回到炊烟升起
的地方,如同铃声和炊烟
日复一日,敲响或消逝 

凹字形校园向南:菜畦和田野
那里的河渠。池塘。水塔
教室北面的空地,边缘的厕所
被柏树环绕的土操场 

多年后,它们移置他的身体
转变成他的感情。他逃离
到了远方,孤岛在勾引他
返回那空间,但它们消隐了 

池塘长出棉花,铁塔变形
单身宿舍夷成平地,操场
耸起电信塔。那矩形厕所
坍陷瓦解,找不到少年们 

——奔跑的影子的喧哗
他在那里默悼,被时间改变
的空间和地理。阳光中蚊蚋
嗡鸣。一个声音在其中盘旋 

凡建立者必毁弃。一切抵不过
荒草和时间;也不必在大地
寻找虚假记忆,一切将被改写
如果在尘世,还有什么可依恃 

你可信奉语言,它得依恃典籍
也将化成纸浆或灰烬。噢,不
你不能这般虚无,还得有所
信靠。不可听从幽灵的私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