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君子 ⊙ 保持一种姿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刻蚀

◎匪君子




            
小屋还是坍塌了
我们努力忘却
这被夜熏黑了的样子

我转过头去,不忍将之称为毁灭。

(一)

别在那些痕迹上磨来磨去
并不是守住所有阳光,影子便能顺势生长
你手中这根虚线
已经渐渐刻蚀了我的心脏

而你,背脊是凉的
焦灼已融化在一小瓶毒药里

(二)

我好奇地将之攥紧
用上世纪唇印做封条
让你辩不出光,辩不出手心中
那些阴影刹那遁去的方向

也许此刻并无任何东西
可以将你梗阻
小屋,总是在某个未名夜
蓦然坍塌

我不会,在每一刻蚀时间
思索关于“毁灭”

(三)

于是我正行走在你身旁。

其实夜,在手心中的猜度
是永远不够的
当我写下这首诗
你是我指间唯一的理由


2002.1.29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