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 ⊙ 影子的声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简单》等等一些

◎羽微微



《礼物》
 
决心要离去的人
存下了他本可继续的生命
“你好,我去死了。剩下的光阴存在四大银行”
“密码是我生日,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有痛风”
“有良性肿瘤”
“容易失眠”
“拜托,请别靠近狗”
“这是一份礼物”
“这些瑕疵也是礼物的一部分”
“用到这段生命时,请小心使用回忆”
“我恐怕它会弄哭你”
 
2014.11.14
 
 
《蚂蚁》
 
如果把那只蚂蚁放大
像只鸟儿一样大小
我们就不会那样掐死它
轻易地,毫无罪恶感地
因为痛苦的表情,能看清了
扭曲的身体,能看清了
乞求的或愤怒的眼睛,能看清了
甚至能听到呼号的声音
但现在不是,蚂蚁太小太小
小得像装不下痛苦
小得像没有装上一个真正的生命
 
2014.11.12
 
 
《相伴》
 
与植物相伴
心颇为宁静
 
你知道它的名字
它知道你的内心
 
2014.11.8
 
 
《带来》
 
金黄的落日太沉重
我没有带来
决心停留下的风
我没有带来
这恐怕会令我看上去
像个你不熟悉的人
但我带来了一些正在消逝的往事
掌心里轻握着
 
我等待自己终于忍不住
要和你提起它们
 
2014.11.6
 
 
《秩序》
 
有一个神奇的国度
雪花也要整齐地降落
一行十片,一片六瓣
不能多,不能少
下吧,下吧
凌晨过后,你们再下也不能称做“雪”
 
文件上就是这么说的
 
2014.11.5
 
 
《牧星人》
 
你厌倦了人间
说倒不如在天上放养十万颗星星
闲时提壶饮酒,俯瞰春秋
何等逍遥自在
我当然舍不得你
也从此害怕星星掉下来
你找不到,会伤心好久
你想我时总是好办的
我喜欢提着火红的灵魂夜行
你会看到我,偶尔停下来
你会看到我,接着再走
 
2014.11.4
 
 
《她》
 
这许多影子当中
我独爱这一个,她美丽、单纯、勇敢
她曾陪伴我度过多少
暗黑的时光啊
就像影子也会舍你而去的那些时光
惟有她,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
惟有她安静地陪我坐在那个人的身旁
风吹过,风很凉
我笑着低头,悄悄示意她
不要太慌张
 
2014.11.3
 
 
《蝉蜕》
 
没有哪一只蝉会飞回寻找它的蜕壳
只有人会,只有人会把它
重新负在背上。以为它就是
故乡。命名它就是故乡
只有人,离开自己的身体
却不都叫做灵魂
埋在地下的,也不全然叫根
但人善拔根而起,善附枝而生
善鸣。善蜕壳重生。
但人不能没有故乡,他会飞回寻找
重新把它负在身上
 
2014.10.30
 
 
《简单》
 
如果能够,我愿意
只描绘一些简单的事物
我愿意描绘微小的,容易消逝的
或者说,我只擅长如此
我曾一度自卑、害怕
写下的句子,它们原因不明地
枯萎或消失。现在不,现在我相信
我虽然只写下细节
但还是说出了,整个故事
 
2014.10.29
 
 
《走!》
 
你说:走了。
我问老哥,你要去哪?
其实我更应该问的是
你要从哪里离开
从海上,悬崖上,还是火焰上
你要怎样离开?
只带上三分之一还是全部
还是留下了一丁点不屑
让它们生根、发芽、以熊熊的绿叶
扑灭火。老哥,你别忘了酒
别忘记捞起醉了的月亮,扔上天空
你不欠什么什么了。
你点头说:走!
 
2014.10.30
 
 
《鸡冠花》
 
我种过这种植物
在1989年,金塘镇
照相馆隔壁,二层小楼天台上
那是相信种子和期待萌芽的年纪
花盆的瓦沿烂了,浇水的女孩扎着马尾
是美丽的,成长真是一件
很缓慢的事情,鸡冠花开并不好看
但有什么关系,只要它曾经
也是一颗种子,曾经在盛开之前
也呼唤过露水和星星
等待美好真是一种急切的心情
那个女孩急急地扔掉书包
爬上二楼,相信今天
和昨天不一样,就和许多种子的信仰
是一样的
 
2014.10.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